"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第458章 那是一段仙界梦游

            作者:黄河之子521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06 12:13:3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超级龙婿 公主开始了她的表演 报告夫人,纪少又来要名分了 富贵骄女 余生我们不走丢 首辅大人有妖气 都市无敌至尊兵王 一只高校的青椒 

                汽贸城。

                二楼。

                总裁办公室。

                宫梦冉和白可心促膝而坐。

                陆平敲门进来,一开口便冲白可心兴师问罪道:“白娘子,我好心好意帮你去抓猫,你居然出卖我。大小姐差点儿都又要扣我工资了?!?br />
                白可心说道:“她怎么舍得?小陆陆帮我去抓猫,结果猫没抓到,抓到了猫腻?!?br />
                陆平附和了一句:“是的,抓到了《庆余年》的作者?!?br />
                噗!

                “白娘子都跟我说了,你还想隐瞒什么呀?”宫梦冉扬了扬手,说道:“过来坐吧,我无所不能,无祸不闯,无……我无价之宝的陆司机?!?br />
                “无价之宝?”陆平笑呵呵地扯过一把椅子,坐了过来:“大小姐你终于认清我陆平的价值了?”

                白可心不失时机地说道:“你是没见,刚才你们老板还把我怒批了一顿呢。她说,‘我们家陆司机为了帮你才招惹上那个付公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饶不了你’,可凶了呢?!?br />
                陆平点了点头:“是好凶。但今天,还行?!?br />
                “别耍贫嘴!”宫梦冉抬头望着陆平,说道:“刚打了个伊士东,又收拾了个付……付什么息?付利息?陆司机,你就不知道要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一下吗?纳兰姑娘呢,这也太不称职了,我给她的任务是一天24小时?;つ?,她人呢?”

                陆平苦笑道:“还付利息?不愧是商人,钻钱眼儿里去了,人家叫付月希?!?br />
                “按月付利息呗?”宫梦冉神回复。

                “你……你说的对,大小姐?!甭狡叫南?,大小姐现在在自己的熏陶下,也开始学会有幽默感了。

                宫梦冉收敛了一下神色,追问道:“刚才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保镖呢?纳兰呢?”

                “纳兰姑娘她……”陆平迟疑须臾后,说道:“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纳兰姑娘很专业,什么保镖?保镖的形式分为明保和暗保。其中,暗保是最高明的?;ば问?。也就是说,看似无形胜有形,蓦然回首,那人却在暗中一直守护着……我?!?br />
                恰如。

                我陆平在暗中守护你一样。

                宫梦冉抨击道:“你还是改不了拿我当三岁小孩糊弄的坏习惯?!?br />
                白可心忍不住说道:“梦冉,你还给他派保镖呢,纯属浪费。你是没见,他打架可厉害了。昨天那付月希找来的两个帮手,被他刷刷两下就踩断了脖子……啊不对,是踩住了脖子。小陆陆,你告诉姐,你这些身手,功夫啥的,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陆平一本正经地说道:“若干年前,一个白胡子老头发现了我,说我天赋异禀,骨骼惊奇,所以就收下我当了徒弟。所以……”

                宫梦冉打断他的话:“白娘子,你在他嘴里,就根本听不到一句实话?!?br />
                陆平强调道:“我说的就是实话啊,大小姐?!?br />
                宫梦冉和白可心面面相觑。

                她们一致觉得。

                这天又快被他聊死了。

                但实际上,人家陆平比窦娥还冤。

                虽然那个糟老头子不爱洗脚,不爱刮胡子,但是他确实是我陆平的师父啊。

                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

                他到底能量多大,陆平到现在都没摸透。

                总之。

                那简直是:匪夷所思,无所不能!

                其实想一想,陆平到现在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那一年,陆平年仅十七岁。

                他是欧洲一个雇佣军团年龄最小的成员,参加过很多战斗,每次都是九死一生。

                但这一回,陆平并没有往常那么幸运了。

                古老的丛林。

                无休止的战事。

                这支还不算太成熟的雇佣兵,利用全体阵亡的代价,抵御住了上万名国外敌对势力的入侵,长达三天三夜,为政府军争取到了集结兵力和部署防御的时间。

                陆平在这次战斗中,不幸被炮弹炸晕,并且被当成是阵亡人员,扔进了一条湍急的河流。

                这条河流叫做‘匝西河’,横跨欧洲六七国。

                当陆平醒来时,他已经身在邻国了。

                山上。

                世外桃园。

                他正躺在地上,头疼,四肢肿胀。

                然后他闻到了一阵树木花草的气息,和一阵类似于臭脚丫子的味道。

                扭头看去。

                窝棚一个,梯田数亩。

                一个穿着破旧形象邋遢的白胡子老头,正蜷缩在一个用木头搭建的简陋床板上,抠着脚,吟着诗。

                他吟的竟是那首脍炙人口的《陋室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

                陆平当时就在想,这个要饭的老头,还挺有学问的呢。

                老头见陆平醒了,便停止了吟诗。

                “我怎么在这儿?”陆平问。

                老头答曰:“我在河边洗脚,看到你的尸体飘了过来,所以就救了你。其实尸体有很多,但我只救了你一个?!?br />
                陆平又问:“为什么只救我一个?”

                老头笑呵呵地说道:“因为你比他们长的都好看,适合给我当孙子?!?br />
                陆平当即道:“大哥,就喜欢你这爱说实话的样子?!?br />
                老头一皱眉:“小屁孩儿,叫谁大哥呢?岔辈儿了,我今年……多少岁了?我也忘了,反正你叫爷爷都一点儿也不吃亏?!?br />
                陆平道:“那你可真会保养,我还以为你才二十五六呢……”

                噗!

                老头伸手跟陆平一握。

                “小伙子,你是个爱说实话的实在人?!?br />
                “以后咱们就相依为命吧?!?br />
                “这山,这水,这果园这农田,都交给你打理了?!?br />
                “……”

                陆平问:“那你去干什么?”

                老头说道:“有你在这干活,我当然是玩儿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忍心让我干活吗?”

                “那不行,我还要去打仗呢!”陆平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你这里什么都没有,条件太差了,我才不留在这里跟你受罪?!?br />
                老头一阵唏嘘:“你?打仗?你会打仗吗?”

                陆平一挺小胸脯:“我都已经杀过十几个敌人了,我打枪也很准?!?br />
                老头呵呵一笑:“真正的打仗,是不需要用枪的。就像天上飞的那只鸟,我数三下,它就能乖乖落下来,成为我们的晚餐?!?br />
                陆平一撇嘴:“你吹……”

                话音未落。

                鸟已落。

                嗯?

                晚上。

                老少俩坐在那里烤着鸟肉,老头还整了几杯。

                老头说:“小屁孩儿,我看你骨骼惊奇,人也机灵,而且跟我也算是有缘分,干脆你拜我为师好了?!?br />
                陆平问:“你能教我什么?”

                老头说道:“飞檐走壁,种田刨地;结网捕鱼,一招制敌!”

                陆平又撇了撇嘴:“吹……”

                话音刚落。

                那老头便已经没有了踪影。

                陆平抬头看时,发现他正坐在一棵老树的树杈上,啃着鸟肉。

                好高啊……

                就这样。

                陆平拜他为师。

                于是,真正的九死一生,才刚刚开始。

                每天都是炼狱。

                每天都是从阎王爷那里逃回来。

                那老头看似嬉皮,实际上严厉的很。

                陆平好几次都有过逃跑的念头。但很遗憾,都被老头给抓了回去。

                ……

                一晃间,这么多年过去了。

                那糟老头子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还挺想他。

                当然,更想师妹。

                但这一切,仿佛在岁月的长河里,绵延成了一段似有似无的记忆。

                有时觉得真真切切。

                有时又觉得是一段仙界梦游。

                陆平很多时候都在想,那糟老头子是天上的仙者吗?否则,怎么会那般强大,那般出神入化?

                但是每次都被记忆中的诸多细节给否决了。

                敢问:

                要是神仙,脚能那么臭?

                要是神仙,拉屎还让别人送手纸?噢,大部分时间他都用树叶……

                要是神仙……

                我陆平岂不是也成神仙了?

                ……

                付云龙私人会所。

                父子二人正在下棋。

                小棋局。

                大棋局。

                仿佛运筹帷幄。

                “我付云龙干物业干了将近二十年了?!备对屏嗥鹨豢牌遄?,冷笑道:“还从未遇见过,有谁敢让我的物业滚出哪个小区。希儿啊,你这是给我捅了多大一个篓子啊?;购?,我来者不惧!”

                付月希在父亲面前显然有些放不开,唯唯诺诺地说道:“那家伙确实太狂妄了,我先后跟他交过两回手,结果……结果都是马失前蹄。这回,连小牛和小赵都……都没能对付得了他。对了爸,小牛和小赵吵着让您给报销医药费呢,说他们是因公受伤?!?br />
                付云龙狠狠地将棋子落下,阴里阴气地说道:“没用的东西,我还给他们报销医药费?这两年,他们在我这儿领了多少薪水了?让人踩断了肋骨,把我这张老脸都丢光了?!?br />
                付月希强调道:“对,就不能惯着他们!”

                “一盘滥棋,不玩儿了!”付云龙猛地将棋盘掀翻在地,问道:“你说你这次的事情,是因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翡翠庄园的一个女业主?”

                付月希点了点头:“是啊爸,我就是……看上她了。结果……结果被那个姓陆的家伙给阻拦,这一次次的,才把局面弄成现在这样?!?br />
                “混账!”付云龙骂道:“我儿也老大不小了,看上一个异性,这很正常啊,人之常情!他凭什么要从中作梗?还想抢我的物业?”

                付月希附和道:“就是!太欺负人了!”

                付云龙往嘴里塞了一支雪茄,随即说道:“人家都已经出手了,我当然要接招。我付云龙玩儿物业玩儿了这么多年了,想在我手里抢肉吃,那会白白咯了牙,会咯出血的?!?br />
                付月希试探地问道:“爸,现在我们没有已经回头路了,已经跟他们下了谈判的通知,万一他们不来怎么办?或者,不同意和解怎么办?”

                “傻孩子!”付云龙冷哼道:“你以为我叫他们谈判,是为了和解?”

                付月希道:“那是为了什么?”

                付云龙站起身来,面向窗户厉声道:“杀——鸡——儆——猴!”

                付月希猛地一惊:“爸,难道您是准备对他们下手?”

                “怎么,不行???”付云龙运筹帷幄地说道:“今天晚上,谈判桌上,我们的阵容会很强大。强大到让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更不应该与我付云龙为敌!希儿,今天老爸我也算是让你长长见识,让你看看,什么叫实力,什么叫血腥!什么叫……特么的以——大——欺——?。。?!”

                付月希听了,心里一阵颤抖。

                老爸给自己的印象,一向是沉稳老练。

                但今天。

                他却如同一个嗜血的狂魔。

                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付月希如果有老爸十分之一的气场,能被那小子欺负成这样?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