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酒曲剑歌 卷一 仙路 第二十一章 墨门风波

            作者:灰色默默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6-05 19:55:2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斩域杀神 超级仙门的养成 雷霆监狱 封神从穿越开始 悟空慢走 天火劫 创世神冥 神渡之劫 

                方可处理完季旺、季成,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众人无不惊惧,刚刚那判决直接在他们心上打了一道阴影。

                “因突发变故,现在擂台赛的团体赛继续,规则不变。队伍仍旧是十队!”

                方可看了一眼今次最后剩下的季氏季雅,话音刚落让第十队只剩下的三人极其不安。哀求的看了一眼方可,却直接被方可无视。

                “取二十九人!”

                冷冷的落下最后这句话,方可对着身边的童子点了点头。

                “看着这里,我先离开一会!”

                说完,直接朝印墨倒下的方向疾掠而去。

                将已经完全昏迷不醒的印墨抱起,方可有些哭笑不得。

                “东胜神州的疾风剑豪呵!墨兄啊,你可真是百闻其名不如一见。难怪,你五年前都敢将骊山阿房宫宫主,剑无极最最疼爱的儿子剑冼心爆揍!”

                带着印墨,方可直接消失在擂台赛上。

                擂台赛的比赛,却没有因为方可的消失而终止。一童子面无表情重新插上三柱香,高高喝道:“比赛开始!”

                疼、全身痉挛的疼痛,让印墨从睡梦中惊醒。

                看着空荡荡仿佛熟悉的茅庐,印墨苦涩的咽了口口水。

                “都是梦吗?”

                溺水练体过后,那痛彻心肺的熟悉感再次袭来。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悠悠叹息了一声,印墨从腰间将酒葫芦摸出仰头灌了一口。

                化形果酒涩而清香,印墨突然想到了什么,抿了抿嘴万分不舍将葫芦拧好,别回腰间。

                借酒浇愁,印墨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虎妞妹妹,又舍不得化形果酒。

                “骊山那群老大粗还是知道轻重的,她虽然蠢得跟个二哈一样,可是好歹学会了,啊哈哈哈?!?br />
                在心里自我安慰了一翻,印墨摸出怀中长笛。

                “扣、扣~~”

                还没等印墨吹奏一曲,抚慰孤寂心灵。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印墨愣了愣。

                “墨兄或者我应该叫你疾风剑豪兄?”

                方可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印墨感觉自己好像游离在现实与梦境之间,一时竟有些分不清楚。

                《Time Back》响声。

                见印墨没有应声,突然听到笛声,方可推门而入。

                看着坐在床上的印墨,方可呆了呆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一曲完了,方可这才开口。

                “你可终于醒过来了,我的疾风大剑豪,早就听说兄弟吹得一手好曲,今日得闻果然名不虚传?!?br />
                笑着对印墨摇了摇头,“我都敲了三天的门了!”

                “我,我睡了三天了!”

                印墨受到了方可笑容的感染,终于回过了一点神,声音沙哑的问道。

                方可点了点头,坐在印墨的身边,长长叹了口气。

                “诺,你的书架我丢在床头下了。你可知道我为了扯下它,费了多大的劲。我一个金丹都快被你给打败了!”

                方可向印墨示意了小白的所在,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用愁眉苦脸的,你已经通过第三关的考验。正式成为墨门的内门弟子。只是你实在是太能睡了,所以才担搁了这么久?!?br />
                “谢谢,也很抱歉!”

                印墨隐约知道自己最后搞出了多大的场面,可是他控制不住局面了,只能全力一搏。不这样,他哪怕打败了季旺也还有一个季成。擂台上还是那么多的人,虚弱无比的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根本不敢留手!

                “说这么见外干什么,你是守制的兄弟,以后也是我方可的兄弟了!”

                方可也了解印墨当时的情况,对此一点也不在意。

                “得,你醒了我得先向师门去禀告了!”

                方可见印墨没事,便雷厉风行的出了门。

                “吃的东西,我让童子准备好给你送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下守信他们也会来看你的?!?br />
                “吱~~”

                随着房门关上,印墨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淡淡笑容。

                “墨门,我,印墨,来了!”

                印墨兴奋的将书架中的小白提到眼前,光滑如镜的蛋壳已经消失不见,神龙的纹印也在那凹凹凸凸坑洼中不见踪迹。

                伸手将小白抱在手里,印墨这才松了口气。

                那道熟悉的脉搏出现在印墨的手掌之中跳动着,印墨轻轻将小白举高。

                “小白你看啊,我们已经在墨门了。你可快点醒吧,等你练气大圆满了,你也可以继续修练筑基功法了!”

                将小白抱在手心搓了搓,小白仿佛听到了印墨的话。那颗石头一样不起眼的蛋,轻轻的顶了一下印墨。

                方可说等下守信他们七人会来看他,印墨吃完东西收拾好了一切,静静坐在茅庐前半晌也没见人。

                反倒在日落黄昏的时候,方可和守信他们一起八人联袂而来。

                茅庐实在是太小,装不下九人。众人直接盘腿坐在外面草坪上,方可一脸疲倦深深皱了下眉。

                “墨兄不用担心,你的事情已经决定下来了。明天我就带你正式进入墨家隐灵秘境!”

                叹完气,方可直接对着印墨道。

                “季费那老东西又难为你了?”

                倒是熟悉方可的守制,直接开口切中要点。

                “呵~”

                方可轻笑了一下,炫耀的将一枚戒指从怀里取出然后戴在手上。

                只见他变戏法的从戒指中取出一大缸。

                “神仙酿!”

                得意的拍了拍大缸,方可一脸的自得。

                “该争取的东西,我可一点也没落下。今日还是拜墨兄弟的福啊,我们才能有此口福,就是不知道墨兄舍不舍得了?”

                “我可先说明,这是墨门对新入内门第一的奖赏!”

                “有什么舍不舍得的,我去取碗来!”

                印墨见八人眼中狼一样的光芒,为之失笑直接起身进了屋。

                见印墨离开,守信悄悄的问道:“那你?”

                “还不是季费那老东西,看我把他们季氏的二个人直接打到外门,心怀不满罢了。也没什么,只是继续去蹲接引使的苦窑。我算是想明白了,我还不如在那里逍??旎钅?!”

                听着方可的遭遇,七只葫芦娃恨恨的咬了咬牙。

                “呵呵,墨兄的动静确实闹得有点大。反正我金丹该得的东西一样没落下,没事!”

                看着方可那豁达的样子,七人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那能一样吗?”

                守义有些愤愤不平。

                方可连忙打断了他郑重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不能让印墨兄弟知道。他帮我的够多了,也不欠我什么!”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