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半只脚踏入豪门 正文 第022章 养虎为患,黑四同犯了大错

            作者:岩泊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06 10:39:3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听说你看我不顺眼 的士惊魂录 我的手机连地府 恶徒养成手册 穿成八零女配她是大佬的 半只脚踏入豪门 我被女配攻略了 观察者的世界 

                卓一龙一哥开会期间到底突然去了哪里,黑四同是丈二的和尚压根就没摸着头脑。尤其他还自作多情以为人家一哥秘书秦言言给他飞送秋波是潜移默化暗暗约他去开房呢?

                所以他想:好事马上就要发生。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

                看,此时此刻,他正喜笑颜开,得意忘形,跟在人家仙女小姐姐身后屁颠屁颠的。摇头晃脑,追逐死紧死紧,唯恐被甩掉似的。但是,最让他纳闷的是,办公间屏风后的暗室电梯什么时候改造的?绞尽脑汁他也没有想明白。但又不敢冲秦言言问实情。

                所以很蒙昧,也很堵心。

                可他那也佯装置若罔闻,充大尾巴狼。顾名思义就是装正经、装正派、装权威、上纲上线刻意表现自己存在感。其真正目的就是想人家秦言言的好事而已。

                这不刚下去那个暗室电梯桥门和厅门一开,刚迈出去两步他就问人家美女,“言妹妹,我们去哪个酒店?”可他万万没想到人家美女神回复,“酒店?什么去哪个酒店?我又不会喝酒?”

                一听他所谓的言妹妹这样说,他大吃一惊,挤鼻子弄眼嬉皮笑脸还笨拙地抓耳挠腮,嘿嘿嘿一番短暂傻笑后,又问道:“美、美女,我们不是暗暗约好去开房的嘛?”

                “哈哈哈哈——”秦言言仰脸大笑,还冲他很是睥睨,“四哥,我看您是想多了吧?我是谁?有那么低级嘛?”说着话,秦言言又拿自己纤细的指尖指着自己说,“四哥,您可看清了,我,白领,集团一哥首席高管——”

                “啊我天哪?”黑四同幡然醒悟,这才突然真正回归人类,于是两手一抱头就冲人家小姐姐赔礼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住,是是是,是我想多了,莫怪,您莫怪?”说着话黑四同恨不得找个地缝马上钻下去,太丢面了,这也?

                随之他又说,“秦秘书,您忙,您忙,告辞,告辞——”谁知一转身,走的急慌,“当”的一声他就撞上了还没有打开的钢化玻璃门,一下子就漫天星星晕地上了。

                秦言言见状“咯咯咯”弯腰笑个不停前拱后翘的,尽管她此时此刻有点幸灾乐祸,但她没落井下石,而是赶紧去搀扶黑四同,“四四四、四哥,您没事吧?”

                “没没没、应该没事吧?”这货就这么憨厚,直率。

                “来来来,起起试试?”

                “诶呦,不行不行不行,晕,有点晕——”他好像有点装。

                人家美女却不管那个,是又搀扶,又拉的,可他真的太沉了,高大威猛的,根本拉不动。尤其他还胸|毛多多,肌肉发达,都被秦秘书窥见,所以她漂亮的小脸蛋一阵红晕,春心荡漾顿也心猿意马。

                可她毕竟情商很高,是个老手,久经沙场,还很聪慧,可以说什么大场面她跟着一哥都见过,所以她即刻拨乱反正,甚至还惩前毖后。更是不再硬拉四哥起来,管他是装,还是故意?;蛘哒娌皇亲暗?。

                随后抹抹自己手心又问:“没事吧四哥?不晕了吧?”

                黑四同见秘书不再拉他有些小失望,一摇自己大脑袋,“诶,好像没事了!”可,刚起身随之他又装,“诶呦我娘喂?晕晕晕,还是有点儿晕,疼疼疼,站不???”说着话他故意就想倒下去,试试看看秦秘书到底扶还是不扶?或者上钩还是不上钩?

                结果秦言言还真就扶了他一把,还搀住他胳膊,他也借机吃人家豆腐,有意用被搀扶的那个手背“蹭”了一下人家胸,谁知人家美女猛地抽回自己玉臂,“你你你?真卑鄙,下贱,流氓?”

                “我我我?我也没乱动啊我?”黑四同俩手一摊开,仍装很无辜的样子。

                “哼,你流氓,人家再也不理你的了,竟偷吃人家豆腐你?”秦言言一反常态突然很娇嗔,所以,一下子又勾起了黑四同的野性。随之一把他就把秦秘书揽在怀里,很有力道,美女小姐姐即刻服了软,任她摆布,不但没有丝毫反抗,还很迎合。

                最打脸的就是她还踢掉自己脚上的高跟鞋子,用她右脚大拇指按开电梯门,接下来,该发生的一切就都开始发生了,黑丝都撕破,所以战斗很肆意,很狂野,很激情。

                可黑四同和秦秘书都想不到,其实这也是一哥布得一个局。

                而且暗处一直有个很神秘的人在偷拍。

                可那些大佬和小股东们都还没回到家呢,早就迫不及待地看完了那个《定本》,都大惊失色,大跌眼镜,甚至觉得更不可思议。

                匪夷所思。

                几乎所有人都说:一哥疯了,真是疯了,如若不然,怎么会出如此下策呢?这可是倾家荡产?这可是给二姑娘作对???二姑娘知道了指定会报仇?说不定还会像七年前的“作死风暴”一样出人命哪?

                所以看完《定本》的人都敢怒不敢言,都不敢互相联络,似乎唯恐有内奸彼此出卖再惹祸上身,只能自求多福,或者安身立命。至于“破产”后的股权资金分割及回笼同样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就像集团那个法律顾问老头说的,七天后自会有所分晓。

                那么为何看完《定本》那些大佬和股东们都如此胆战心惊呢?原来《定本》里真的正式宣布集团整个控股系统及商业圈或者整个卓氏商业帝国彻底崩塌、破产迫在眉睫,铁定,而且真是任何关联人员必须无条件服从或者妥协,否则那就是后果很严重或者后果自负了。

                最不能让所有人理解的是:一哥竟然擅自做主把卓氏那百分之五十一的大股权待“破产”评估资金分割回笼后,全部捐献慈善机构,一分都不留。

                行,这也可以,有的人能理解一哥的良苦用心“造福百姓”,其次是想教化二姑娘学好或者自力更生,这也许都无可厚非。

                可要命的是,七年前二姑娘飞扬跋扈为所欲为逼迫一哥划转给她自己百分之二十五点五的集团股权继承合同——居然是假的。

                那一纸之约不但官方没公证,盖章都是伪造,与其他所有同时重签合同公章完全不一致,尤其一哥认同的签字更戏剧或者更狗血,尽管是他真人的笔迹,却由于当时写的字体潦草模糊不清,卓一龙三个字横看竖看都不像,细细甄别倒像——真不行。

                所以,从多个层面论证,那约定等同废纸一张,毫无维权效力。再说了,法律更看重证据,谁维权谁举证,如果二姑娘真拿着当年那合同去维权,估计真打脸,指定证据不足被驳回。

                甚至搞严重了,她还会自取其辱或者自取灭亡,判犯法造假,或者侵占他人巨额资产。

                所以为此,那些大佬和股东参透《定书》对一哥形象的认知重新颠覆,几乎都在琢磨:一哥到底是何居心呢?

                “——”

                尤其此时此刻,他还故意布局让黑四同搞定秦秘书,实则一哥很自私,他是为了?;ぷ约捍蠊媚?,不再让黑四同觊觎或者骚扰她。至于集团的破产是他真实想法,对于二姑娘尽管是个“迷局”,可《定本》上的事都成了铁定的事实,那法律顾问的重要人士都按计划秘密进行了。

                尽管一哥做事也有点情急或者腹黑,但他还是很仁义的,他早置办了几张活期银行卡,卡里也都备下了好多钱,都一把交给了秦秘书,让她有空去分发一下,大姑娘、二姑娘、赘婿、黑四同、师爱玲,还有她自己每人一张。

                并告诉她:每个卡里都有五百万人民币,每个人拿到卡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要密码。

                还说:以后就自求多福各奔东西吧,他去出家,死到哪儿就算哪?集团的事也都安排好了,一切就都由法律顾问去按流程办。不然不这样的话,后患真的无穷,说不定就真得能死好多人?

                一大早给秦秘书交代的时候一哥老泪纵横,秦秘书也抱着他涕泗横流,尽管没有肌肤之亲,可一哥拿她真给亲女儿一样。所以她一听一哥这样安排,她也是很心疼。

                可她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

                一哥也早已心意已决。

                所以她只好听之任之。

                可是和黑四同亲密完她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她给了她所谓的四哥一张卡,还把大姑娘的详细地址偷偷告诉了他。让他去送。黑四同很爽快一溜烟就去了。

                但是让一哥还是万万没有想到,千防万防还是出了差错,那黑四同一到赘婿家,见家里只有大姑娘一人,一番彼此客套过罢,他一时念起摁住大姑娘就强行了。尽管其间卓冷雪拼命挣扎,但都无济于事,根本没有逃脱有力的魔掌。

                所以黑四同逃之夭夭后,她一头乱发倍感凌|辱,倍感凌|虐。

                紧紧握着那张银行卡,也一直痛哭。

                “老爸啊,闺女真的不喜欢钱哪?您这是‘养虎为患’害了女儿???这、这以后可让我怎么活???”

                “让我怎么活?”

                “怎么活?”

                一气之下她咬牙掰断那张银行卡,呆呆窝在沙发里,苟延残喘以泪洗面,这三句话不知重复了多少遍——

                而这一切还是没有逃过那个神秘人的眼睛,他都偷偷录了短视频。

                本来他想阻止或见义勇为来着,可他感觉真的干不过黑四同,更生怕再为此送了命。他甚至还想:一旦自己真出面,或许死的还不是一个人?

                所以看黑四同大摇大摆走后,大姑娘并没有自寻短见,才稍稍心安,赶紧也溜了。省得再多事非。

                那黑四同却很得意,“哼哼哼,反正集团也崩塌了,这一不做二不休并没有什么错?”随后还“哈哈哈哈”一阵大笑,又轻狂,“黑爷我今天运气真好,一天睡了俩妞,爽,真特么爽?”

                转念一想:哦,对了,赶紧去找言妹妹,她那儿还有爷的五百万呢——

                刚想挥手打车,就见一台黑色的悍马疾速停了下来,“四、四哥,快快快,上车?!?br />
                黑四同定睛一看开车的是秦秘书,当即就乐开了花,“噢噢噢——好嘞!”

                “嘭”的一声,黑四同上了车关上门。

                “大姑娘卡的事办妥了?”秦言言问。

                “嗯,妥妥的!”黑四同答应很爽快,还短暂回忆了一下刚才强行大姑娘的场景,呲牙笑。

                秦秘书看他办事很利索,不拖泥带水,很欣赏。

                所以开始冲他刮目相看。

                “走,找个地儿撸串去——今天我请客!”秦言言神采飞扬。

                “哈哈哈,好好好;呵呵呵,好好好?!焙谒耐赖亩贾坏雷约盒彰戳??光赔笑,酣畅淋漓的,一听美女请吃串,哈喇子都快顺嘴流出来了都?

                “去哪个地?四哥!”秦言言又问,好像她从来也没有今天如此开心过一样。

                “嗯嗯嗯,走,走走在说——走走看,顺着花园路往西走先?!焙谒耐檬忠换约鹤毂呖谒炙档?。

                “好嘞四哥您坐稳!”

                “嗯,好好好!”

                黑四同话刚说完,秦秘书就大脚油门“嗡”一下子车就窜出去了?!拔业墓怨?,吓我一跳,言妹妹你开车还怪猛唻?!”黑四同不是阿谀奉承,是随口而言。

                “嘿呲呲?!泵琅〗憬阋恍?,“猛么?还不跟你猛呢!刚才你把人家都弄疼了?”秦秘书妩媚娇羞着说。

                “呵呵呵呵,你还怪逗唻!”看着言妹妹脸,他一脸坏笑,还抬手挑逗了一下。

                “你真坏!四哥?!?br />
                “呵呵呵——”

                黑四同傻笑。秦秘书却不再吱声,专心开车。因洪家楼此处人流大,不专心开车还真不行。一不小心真会出事儿。

                而黑四同却暗暗想道:集团破产也好,自己终于解放了,自由了。没想到一哥真是大方之家,出手就是阔绰,五百万还有美女相伴,黑爷我今天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我?

                “还、还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姑娘——”

                但他却不知这回真犯了大错了,一旦一哥知道了,他也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丢命不丢命且不好说,反正会让他“生不如死”。

                这个时候,大姑娘卓冷雪含泪也想:要是赵风知道了,指定不会放过他黑四同,用脚后跟想想,真要知道了,还不立马拿刀劈了他?

                “不行不行不行,暂时还不能告诉赵风,不然真出大事? ”

                一通胡思乱想,她更加伤心委屈和自卑起来——

                而这些赵风真的都一无所知,此时此刻,他也正在为别的女人忙活出力,修房子。

                不多时,那个神秘人也拿到了一张卡,而且还是一哥亲自给他的,也是五百万,密码一哥也当即亲口告诉了他,好像是六个一。那个神秘人随之也把所有的短视频都转发给了一哥后,清了自己手机。然后,又听了一哥话:从此雇佣关系解除,老死不相往来。

                但当那个神秘人转身真正离去的那一刻,一哥他又老泪纵横了。

                尤其看着那些短视频不由又怒火中烧,“哼——黑四同老子不会就这么便宜你的?”而望着那个神秘人的背影又心生佩意,“毕竟他忠心耿耿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乍一走,还真有点舍不得?”于是又抹开眼泪,模糊了视线。

                那个神秘人就是乌三托,看他瘦小的身影晃动,还不时回头,远远望着一哥一叹,“唉——人这一生啊,不容易?”

                “真是不容易?”

                一哥也在挥手,“走吧,走吧,走吧——”

                可乌三托刚转角身影不见,一哥就腿一软瘫地上了。

                恰巧被一热心的中年男保安发现赶紧打了急救电话。

                不一会儿,听,好像救护车在叫唤——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