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半只脚踏入豪门 正文 第023章 幸存者的游戏,继续往下玩

            作者:岩泊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06 10:39:3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穿成八零女配她是大佬的 半只脚踏入豪门 观察者的世界 我的手机连地府 听说你看我不顺眼 我被女配攻略了 的士惊魂录 恶徒养成手册 

                救护车是真叫唤了,却不是一个,或者也不是来拉一哥的,许是过路救人。

                ——

                实则不然,保安真是打了急救电话。

                谁知刚到楼前边,救护车就被二姑娘的手下小阿猫提前佯装心脏病发作给先利用了。

                并且一再保证刚才的求救电话就是他们打的,而且通过回拨电话印证那打电话的保安也在,好像被控制,配合演戏也很到位。指着地下假装的病人说,“就是他,就是他,不过现在好像没事了——不用去医院了吧?”

                “确定不去医院了?”救护车上的一个男医生抱着本子问。

                “嗯,确定!”那个假装的病人抢先回答道,模样很坚定,年轻的。

                “那好吧,我们走——”另一个陪同来的女医生说。

                “嘭”一关车门,救护车司机就给两个同事说,“真闹?”

                “呵呵呵呵,正常,很正常!见惯不惯——”

                “走吧——”

                随之警笛刺耳,“哎呦,哎呦”他们又被电话转令,又赶紧去救刚刚出了车祸的伤者,地点好像是历山北路的北头。

                但路上那个女医生也很纳闷:刚才接警急救不是说突发心脏病的是五十多岁大叔,怎么转眼又成小青年了?

                “闹,真闹!”

                “有点胡闹?!”

                ——

                谁知救护车一走,那个保安被脑后一击昏过去和一哥就都被几个神秘大汉给秘密抬进一个房车。一般的那种,不太奢华。类似“体育彩票房车”。

                当一哥醒来时一哥发觉自己仰坐在一个废弃工厂墙角的破旧沙发里,被五花大绑,身边一小木桌上还放着一个纯净水的大桶,桶边还有几个干馒头和几包方便面,三两只耗子也不时光顾,小眼珠子提溜乱转,跳上跳下,逮住那些东西也拉拉扯扯的。

                一旁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物品,铁桶、麻袋、木箱、破摩托、烂汽车和涂鸦什么的,好像原来做过改装厂的样子?

                一哥还看见那个保安也被同样绑着,头上还在流水,身边也正蹲着一个大汉,黑巾蒙着半个脸,根本看不清是谁?反正抽着烟,还举着一把很长很亮堂的西瓜刀在砍西瓜。

                别说,嘴干,他还真想来一块,但怕有毒,所以还是免了,没敢要??裳郯桶涂醋拍谴蟾龅奈鞴?,还是隐不住直咽口水。

                此后,又望着那桶水,一哥不由默默想道:“显然自己和那个保安都是被这玩意浇醒的?”

                “不过还好都没被塞嘴巴?”

                “看来这些绑匪很不专业?还是这地距离城市远,根本就没人来或发现不了?”

                “还是很难发现或压根就很猖狂不怕死的分子、坏蛋?”

                一通想,不好定论。猜测不透。

                但他内心敢保证:这些不法分子一定都是二姑娘的麾下或者爪牙。

                尤其定睛一看自己的手机居然还在桌上,于是挪着屁股想试探着看能不能拿到,好乘机报个警什么的?谁知突然过来一个头套黑丝袜怀抱土枪的人凶神恶煞地吼道:“别动,再动特么打死你!”一下子一哥又老实了,再也不敢动。心里却骂道:“老子特么怕过谁?你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但怕被撕票,还是不敢妄自尊大,或者轻狂。

                所以连忙改口问道:

                “小屁孩,你是二姑娘舅舅家孩子小阿猫吧?”

                “啊——您怎么知道?”小阿猫一惊,直接就把自己头套给摘掉了。

                很帅酷,也很率真,比小时候还好看。

                “呵呵呵,孩子,你小的时候你姑姑爱栗香常常带你去我家玩,你很多好玩的玩具几乎都是龙大大我买给你的——”

                才十七八岁的小阿猫短暂一回忆,“诶,别说,还真是?”所以顿感羞愧。

                “龙大大,真对不住了!都是二姑娘她?”小阿猫说着话还真给一哥鞠了一躬,很诚心的样子。

                “我明白孩子,都是二姑娘逼迫你们干的,不怪你!”一哥在用“攻心术”打亲情牌。

                别说很管用。

                当即只见小阿猫晃着一头彩毛直点头,“嗯嗯嗯——是是是,龙大大!”说着话不由自主就想给曾经的恩人解绳子。谁知那个蒙面大汉忽然大喊一声,“你想干嘛?死爱猫!”

                “我?”小阿猫顿时停手僵尸一般立在那儿。一哥很明白“攻心术”起作用了,但是那个家伙很凶悍,看着不像个好人,恐怕不好收服,再说了,一哥还摸不清他到底是谁?

                或者什么底细?

                但是一哥会听话听音,一番察言观色后就非常明白了,于是心中暗暗道:这个很凶的小子既然敢叫小阿猫个“死爱猫”,那俩人关系指定就不一般,或者,是个“死党”?毕竟小阿猫原本是姓——爱,大号叫爱阿猫。

                “既然他敢这么叫,不妨就继续打‘亲情牌’,说不定他俩还真就能放人?”一哥这样想罢,于是就欲擒故纵道:“猫儿啊,你别那么愧疚孩子,放走我,二姑娘是不会轻易饶过你们的?”

                “啊——”小阿猫一激灵?;毓?。

                “对对对,对对对,不能放,二姑娘是不会轻易饶过我们的?坚决不能放走他们!”那个凶货这样叫嚣着。

                而小阿猫却更加愧疚,总觉得太亏欠眼前这位龙大大了,小时候吃的喝的玩的,大大可没少买?

                所以他转身回头,即刻指着他的小伙伴就嚷嚷道:“对对对,对什么???你小时候玩的那些玩具及好吃的零食都是这大大买到送我、我才又送你的?快快快,把枪放下——”

                “??!”

                那货惊叫,还有点呆萌。

                “啊什么?把枪放下,四狗子——”小阿猫似乎命令的口吻,他四狗子为之一震。他也瞬间有点懵:放还是不放下?不放下,毕竟打小就是死爱猫的小跟班,吃喝拉撒睡,几乎都在他家,甚至比过命的兄弟还过命;放下吧,那二姑娘可真不是好惹的,压根就惹不起,很大程度上真能把命给弄丢了?

                一番想,他觉得太突然——

                这完全是个突然。

                但时间紧迫,容不得他们多想,再耽搁,二姑娘就真来了,到时候再想干嘛?黄花菜就真凉了。所以四狗子还是颤颤巍巍放下了枪。随之两个人一阵手忙脚乱还真把捆着的两个人都给解开了。

                谁知更突然,只见小阿猫摸起地上那把双管的土枪照着四狗子的左上腿毫不犹豫就开了一枪,三人都大吃一惊,尖叫,当即就见四狗子的大腿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四狗子也“扑通”瘫倒在地?;鼓檬种缸判“⒚?,“你?死爱猫?”

                天哪——

                又谁知三人都还惊魂未定呢,“哐”一声,小阿猫对着自己脚踝眼都没眨一下就干了一枪,血肉飞溅,骨肉分离,当即脚就不好使了。但他流血不流泪,更没有倒下。

                而是冲着一哥和那保安喊道:“快走啊,快走——”

                “啊哎呀啊哈嘿,我的孩儿?你你你,这是何苦哪?”龙一哥心疼的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涕泗滂沱。死死抱着小阿猫,心痛的死的心都有。

                那保安也感动地大哭,噗通一下子,都给跪了?;箍耐??!靶恍话?,谢谢,谢谢好人啊——”

                “快走啊,龙大大,快,再不走真来不及了?”小阿猫用力推开一哥。一哥也噗通跪下磕了一个头,咬牙含泪转身拉起那个保安就拼命逃开逃开了。

                自己手机都没拿。

                当看着龙大大他们身影挥手消失的一瞬间,小阿猫实在忍不住痛了,也“哐”一声倒在地上。四狗子还给他竖大拇指。小阿猫还坚强地爬到四狗子身边给他拥抱——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太惨了,二姑娘甩着小辫和三五人等从天而降,细细一看,心知肚明,问都没问,二话没说,一挥手,只听“砰砰”两声,小阿猫和四狗子就都命归西天了。

                这俩小子真爷们,死都含着笑而去。

                二姑娘更狠,一看一哥的手机,黑四同不停地来电,举手一枪就给干爆了。

                支离破碎。

                她还一阵狂笑,“啊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小屁孩就是不靠谱?”

                “这就是背叛的下场——”

                三五人等,都目瞪口呆,心惊肉跳,胆颤心寒。

                二姑娘却不以为然,小辫子又一甩,“走——”

                “哼,一哥,还‘绝密会议’?早晚跑不了他们?”

                随后,听,真牛叉,好几辆豪车都哇哇地离去了。

                而幸存者的游戏,继续往下玩——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