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半只脚踏入豪门 正文 第027章 卓冷雪和妮儿都彻底迷茫了

            作者:岩泊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06 10:39:3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穿成八零女配她是大佬的 半只脚踏入豪门 我的手机连地府 我被女配攻略了 听说你看我不顺眼 的士惊魂录 恶徒养成手册 观察者的世界 

                此时此刻,被黑四同玷污的卓冷雪依然窝在自家沙发里发呆发愣,还不停地流眼泪?;咕僮乓话阉?,一会杀苹果,一会杀杀杀,杀啊什么的,几近癫疯。

                像是唯恐黑四同再杀回马枪。

                所以门都被紧锁。

                看样子,除非拿炮|弹轰,不然,想轻易打开,很难。

                真的很难,因,卓冷雪她彻底迷茫了,把门都反锁,打算谁来都不开。

                就是丈夫接女儿放学回来也不行。

                而这个时候,在安徐氏洗车的里屋板房中,赵风和妮儿的情感刚想继续深入,门外就有人喊了,“风哥,房子都修得差不多了,您看哪里还需要拾掇?或者修理?”

                赵风突然听到门外喊话,生怕别人发现了什么猫腻,所以,赶紧撒开徐凤儿,不再明目张胆的撒狗粮??伤且菜呈置艘话阉挠冶叩哪谴Ω呱椒?,恣的个人不得了。此后,赶紧笑着走出门外。

                似乎带有几分轻浮。

                可,徐凤儿被赵风如此疼爱,被撩抚,反而感觉更恣更开心。但,一抬头见有人想迈步进屋维修,于是慌忙当中,赶紧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也紧随赵风出门。

                一看傻眼了,心暗想:好家伙,怎么来了那么多人,七八个?

                “刚才可没看见这么多?”

                “这是要干嘛呀?来打架嘛?”徐凤儿疑问着赵风。

                赵风却洒脱的一笑,故意装,“呵呵呵,姐!这不都来给你修房子的么,前厦塌的太厉害,人少了还真不行?修的修,还得买料?”

                “哦,这样啊——”妮儿也有点装?;箍峙侣冻雎斫攀裁吹?。

                “万一要有人认识猪头老安就真麻烦了?”

                所以又大声故意说,“修好了,都,??!不然还得赖着您,让这弟弟多赔钱?”

                “好好好,是是是——”

                那些人应答都很爽快,又开始修里屋顶子。竖梯子的竖梯子,扯电线的扯电线,备材料的备材料。

                看七八个人都在忙活,妮儿真有点感动:

                “天哪,就这点破事,赵风居然能如此大动干戈,如此用心?看来,这个男人很有担当,绝对比猪头老安强多了?尤其他这床上功夫,更是没说的,竟然让我都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愉悦?这个男人,我妮儿要定了,一辈子!”

                “一生相伴!”

                “不离不弃!”

                徐凤儿就这样独自念叨着,甚至,还有点得意忘形??牡刂蓖敌?。

                “……”

                “兄弟们,好好干,恢复到原样就行。我赵风,亏不了兄弟!”

                赵风喊着话,尽像个古代的侠义之士。

                “好好好,好好好,放心吧!”

                “找我们干活又不是一次了?”像他们队伍中头的一个人这样说。

                “好好好,好好干,干好了,加饭钱——”赵风又喊话。

                “好嘞——赵老板就是大方!”那个头样的人又拍马屁。

                可在徐凤儿眼里他赵风却是个采花大盗。也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冤家”?;蛘咭煌嫖?。

                此时此刻,突然这样看他,她自己都不理解,为何有这样的念头。

                原来,妮儿她自己心理在作祟:假如赵风真是个穷鬼,自己还得再寻觅下家?

                但是,看着赵风找来的那帮兄弟们干活那么地道,她的脸上还是乐开了花。

                “唉,得过且过,以后,再说以后吧?”

                “说不定他还就是一豪门呢?”

                想到此处情不自禁,于是乎,徐凤儿眼神一闪,娇呼一声,“风,别太累了,昨晚一共没睡好!”

                天哪,那些兄弟们蒙一惊,“老天,不会吧,难道,风哥昨晚把她给睡了?”

                尤其这个时候踩着梯子的赵风,他刚爬到房屋半腰一听妮儿突然说的这些话,猛一歪棱,差点就给滑下来卡在梯子中央。那徐凤儿眼疾手也快赶紧一步近前,两手死死抱住了他的大腿根。

                而赵风,却红着脸,“意料之外,意料之外?!?br />
                “吓死我了!”

                大家都还看?;褂行晟?。

                殊都不知,人家徐凤儿,脸色更红。

                觉得怪不好意思,突然就一撒手……

                “哎呀我娘!疼死我了。痛死我了?!闭苑缢嬷敖?。坐地上,直摸自己屁股蛋子。

                “意料之外,意料之外?!毙旆锒匆舱庋档?。

                大伙一听,瞬间笑得几乎都昏了过去。

                “笑死人了?”

                “真笑死个人?”

                “意料之外——”

                大家故意调侃。

                很显然,大家伙看那架势,徐凤儿撒手的那一瞬间,赵风就摔了个狗啃泥,所以,疼的赵风才吱哇怪叫。

                “太意料之外了!”

                “这也?”

                妮儿呆萌,呶喃不休。

                赵风也是直喊疼,因为屁股下面正好硌个石头,嘴说石头不大,可真硌的很疼。心想:还不如有个大石头蛋呢?那样至少可以整个屁股都坐上边?也许就不这么疼了?

                “疼的钻心!”

                其实原本人家徐凤儿是不想撒手的,可看赵风找来的那些兄弟们都起哄,在取笑自己抱着赵风大腿根不放,太丢人了。再说这有些事,当那么多人面,也不能太明太放荡太肆无忌惮了。免得人家笑话,只好撒了手。

                所以,她哪还顾得上他赵风是死是活了。

                谁知一撒手,他赵风真弄了个人仰马翻。

                “哈哈哈?!?br />
                “哈哈哈?!?br />
                那也是惹得大家伙都笑破了肚皮。

                可此时此刻,赵风捂着自己下身和屁股,坐在地上却一动不动了,悲痛欲绝的样子,好像扽的弦疼了,差点死过去。

                只能屏住呼吸,缓过那个劲。

                他觉得:这么疼,疼的要命,不然是个男人还真受不了?

                徐凤儿突然似乎看懂了这种情形,也捂着自己通红的小嘴“嘿嘿”笑个不停。尤其还前仰后合、弯腰撅腚、前拱后翘的。让现场那些男人都想入非非,叹为观止。

                不一会儿,等赵风缓过那个劲,徐凤儿就端来了泡茶,递进了赵风手里,模样儿十分关切,“不疼了吧?风弟弟!”

                “谢谢姐,不大疼了,好多了?!闭苑缫ё叛?,欠了欠身子,又咬着牙慢慢起来,然后又慢慢坐地下。

                坐下刚要喊姐,就发现徐凤儿像风一样的速度,又飘进了一旁的小超市。不一会儿,就买来了一些饮料和矿泉水,正给大家分发着。

                “谢谢姐姐——”

                “谢谢姐姐——”

                七八个人,嘴甜的都和抹了蜜一样,叫的徐凤儿心里直痒痒,“一下子那么多人同时喊,不习惯,真怪难受的?”

                所以,徐凤儿突然有点不适应,不自在,欲说害羞,张口结舌,“不、不谢!我还要谢谢您们呢,都来帮我修房子?!?br />
                随后,七八个人都拧开手中的饮料或水,一边痛饮着,一边欣赏眼前这位女人的美貌和身材,不光都“啧啧”称赞,恐怕也都用眼珠子把徐凤儿给“奸”的“遍体鳞伤”。

                为此,那么多的眼珠子在她身上打转,忽然之间,徐凤儿就羞得自己不会走道了。

                “男人真没有一个好东西?”徐凤儿边回头,边暗自骂道??筛芯醣澈蟮难壑樽?,更热烈了。所以她觉得自己不单脸蛋开始发烧,浑身都感觉特别难受,不知道是么个滋味?

                赵风却瞬间瞧见了她的尴尬,赶紧抬头为她解围,“兄弟们,房子快修好了吗?”

                “哦,快了快了,马上就好?!奔父鲂值芏记来?。也随手丢掉自己手中的空瓶子,就重新开始干活了。但见,还有几个空瓶子,好像都被捏扁了。

                就这情景,没有人知道,是羡慕嫉妒恨呢?还是无意的?恐怕无人能知晓?

                个人的世界,也只有个人懂。

                “嗯,那好,那就好?!闭苑缏獾氐懔说阃?。再看看几个空瓶子,可心尖也有些颤抖。很莫名的颤抖。

                徐凤儿也冲赵风笑笑,苦笑,加惊讶,心想:奶奶的,怪有眼神唻!竟还知道帮俺打掩护?

                “那是,俺是谁,赵风?!闭苑缫舶底缘靡?。

                此后,一阵忙忙绿绿,一个兄弟从梯子上跳了下来,“风哥,验收,完好如初?!?br />
                “嗯,完美!”

                赵风不住点头,还拍了拍那兄弟肩膀,又看了看修好的房子,十分满意。随后,从裤兜又拿出一沓钞票,“谢谢啊,兄弟们辛苦了,拿去喝个酒?!?br />
                那兄弟当即接过银子,数都没数,在手心一摔,就有数了,还一仰头,”风哥,够意思,两千,谢了??!”

                “收工,兄弟们!”

                “好嘞,收到!”

                “再见,风哥!”

                “好勒,辛苦!”

                一溜烟儿,七八个人驾一货车和一面包就绝尘而去。

                徐凤儿杵在那儿,却傻眼了,“真帅,真酷!简直帅呆了?!?br />
                可她瞬间那也更加糊涂了,“赵风到底干嘛的呢?那些修房子的人都叫他哥啊哥的,还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而且现在的人大多都用微信和支付宝交易了,赵风他却随手就掏出一把钱?”

                “指定是个款?”

                “豪门?”

                “又不就是‘伪富豪’?装逼,装牛叉?”

                瞬间,徐凤儿又彻底蒙蒙了。

                也迷茫了。

                只因为,徐凤儿刚想回头问个究竟,只听一声口哨,一阵咆哮的马达声,赵风驾驭一辆最新款崭新的保时捷就像风儿一样,即刻消失在了宽阔的大道上。像上次一样,什么都没有留下。

                或许,留下的仅只是彼此无限的思念和回忆。

                “能有彼此嘛?”

                徐凤儿看着街头的另一端,皱着眉头,傻傻地不停问自己,但见“花园路”三个字,好醒目,好醒目,可,自己却迷茫了。

                这一刻,她真的彻底迷茫了。

                就连视线不知不觉也开始模糊。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也没有了方向。

                赵风走了。

                撇下徐凤儿,一个人走了。

                走的时候还那么潇洒,开着保时捷。没有人知道赵风的真实身份,到底干嘛的?这一去就是两个季节,赵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徐凤儿也从未再见过赵风。

                徐凤儿从此也为爱所困,为相思而瘦,这种思念,真的太痛苦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徐凤儿不单没有忘记赵风,反而思念愈加强烈。这毕竟是徐凤儿背着丈夫第一次出轨,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得到了短暂的慰藉和快乐。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留下的思念和痛苦却是这么长久的。

                种植的爱也是——那么永远。

                这个季节,雪下的好大,徐凤儿就像一只受伤的狐狸,在雪地里孤单地徘徊着。此时此刻,她多想像那个雨夜一样再遇到赵风,重拾那些温存。

                看,她寂寥的渡来渡去,焦急的等待着这个心爱的男人出现。

                雪地,狐狸——

                等爱。

                就像演电影。

                她掉眼泪了。

                又是夜,她关掉了电灯,点燃了一支红烛,因,她喜欢这种感觉。

                也好怀念这种感觉。

                “要是风在就好了,自己再也不会那么孤单?”

                烛光前,徐凤儿闪着泪花,开始发呆。

                突然,有人推门进来,一身酒气,阴沉着脸,“怎么,停电了?”说着话,就自个儿歪倒在徐凤儿床上。

                而集团的那个七天后会议,却真的没开成。

                都是因为二姑娘,真的暗杀了一哥。

                还有意又把大姑娘接回了原来的家。

                和小妈师爱玲住在一起。

                其间好像连赵风都妥协了——

                所以集团好多人感觉这段时间好多事都很怪异——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