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青的幸福生活 正文 第二十七章覃玉凤

            作者:携美游江湖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6-06-14 11:28:0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农家小旺媳 娇妻虐渣不手软 天才系统之我真无敌了 最强筑基境 都市之一夜暴富 盛世基因 都市爆笑修仙 蚀骨蜜爱:秦少的秘密宠妻 

                从夏纯的房间出来,晚自习已经结束。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r

                秦青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是晚上10:40多了。他疾步往楼下走去,准备回家。

                路过三楼的文工团教导办公室,发现里面隐约有灯光,按理说,文工团这个时候已经全部下班,还有谁呢?

                难道是那些文艺队的美女在编排吗?

                秦青有点好奇的来到文工团办公室的门外,秦青通过门上的玻璃向昏暗的室内张望。里面没人,秦青失望的准备离开。

                忽然,里面传来“咣当”一声!

                “有人!”秦青暗想着狐疑的再次向内看去。这次看见在屋内拐角处屏风后面有人影晃动?!岸阍谀抢锔墒裁??”秦青心里想着手推门,关着了,推不开。

                秦青想和里面的人开个玩笑吓她一下,于是拿出身份证插进门缝,轻轻一别,老式“牛头锁”就被别开了,秦青蹑手蹑脚溜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下秦青摸到屏风前,透过缝隙秦青看见,秦青看见里面办公桌上有两个裸体在翻滚着,是覃玉凤和谢校长!

                看的秦青目瞪口呆!

                呆看了一会,秦青回过神来,“原来覃玉凤这骚蹄子跟校长有一腿,我还以为她是冰清玉洁的少妇人,原来背着男朋友在干这事!”秦青暗骂着。

                秦青先用摄像手机把他们做爱的过程拍摄下来,随后轻手轻脚将两人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抱了起来,轻轻抱出了门外,沉静在欢愉中的他们浑然不知,然后将谢校长的衣服抛在门口,而将覃玉凤的衣服藏到了旁边的一间房内。

                最后,秦青重回到房里,秦青将门从里面关好,然后,秦青迅速打开了灯,并走到因惊愕而停下的他们俩面前。

                由于事情过于仓促,以至于谢校长还没能来得及从她身上爬下来,秦青一把按住谢校长说:“别动!不然秦青就喊人了!”

                因为刚才性交的剧烈运动,谢校长是一身大汗,又由于突然的惊吓,他浑身冰凉。惊吓过度的他颤抖的问:“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问我?你又在干什么?如果我大声喊叫,相信会有不少人来看个热闹。只是那样,谢校长你恐怕就别想再混下去了,职位权利也就烟消云散了!”秦青继续威胁道。

                “别别别!那你想怎样?”谢校长急忙答道。

                “呜……”呆了半晌的覃玉凤突然在他的身下哭泣起来。

                “哭吧!用劲哭!一会儿来一群人,让大家好好看看你这光着身子的小骚货!”秦青幸灾乐祸的说。

                “别哭了。你真想把人招来?”谢校长焦急的对她说。

                听罢,覃玉凤不敢再哭,只是低低的抽泣。

                谢校长这时仿佛醒悟过来,一看秦青只是一个学生,于是一把将秦青推到一边,蹿了起来,奔到椅子前面。

                秦青在一旁笑嘻嘻的说:“找衣服吗?早被秦青拿走了!”

                一听这话,谢校长傻立在当场。

                “别急,只要你们答应秦青的条件,秦青就把衣服给你们,而且这事也不会有人知道!”秦青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要什么条件?”谢校长颤抖着问。

                “条件嘛,我不会太为难你的!你们每人给我十万块封口费,这事就当没发生!怎么样?”秦青心里也想不出要什么条件,看校长这副淫样,平日肯定贪污不少,秦青家里虽然不缺少钱,但是让这贪官吐一笔出来,捐献给希望工程,也是一样造福子孙的好事。

                “可我现在没有??!”谢校长回答。

                “当然,我给你时间,一星期之内!不过,为防你以后反悔,你得给我立下字据!”秦青又道。

                “那……行,你要说话算数!”谢校长见秦青只想要钱放下心来。

                “那你就给我写个认罪书吧!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给我写下来!”秦青指着桌上的纸笔对校长说。

                “别别别!我一定给你钱,就别写了?!鄙钪字胶谧值睦骱Φ男恍3に?。

                “不行!不写,我马上让你们曝光!”秦青斩钉截铁地说。

                见没办法过关,谢校长只得拿起笔准备写。

                “听我报,你照写!先写认罪书,然后,写上今天的时间,年月日几点都要。再就是地点,以及你,写你的全名,和覃玉凤在这胡搞,就写做爱吧!最后,再签上名和时间?!鼻厍嗟靡獾拿畹?。

                很快,校长就写完了。

                秦青拿来看了看,满意的收起来,然后,又叫过来赤裸着的覃玉凤,让她也依葫芦画瓢写了一份。赤裸着的她虽弓腰驼背,双手搂在胸前,尽力遮掩自己,可一对大波还是在秦青眼前直晃悠,看得秦青眼都发直。

                “妈的!真不错,奶奶的,谢校长能操你,我为什么不行,等会非把你操个够!”秦青看着心中欲火大盛,心里暗想。

                “我们都写好了,你……你可以把衣服还给我们了吧?!毙恍3さ幕按蚨狭饲厍嗟暮?。

                “还不行?!被毓竦那厍嗨?。

                “你……你要反悔!”校长一听,也急了。

                “不是!是你们还没有写完。我还要你们交待出你们以前还做过多少次,都给我一一写下来。谢校长你就在那边床上写,小覃在桌上写,如果你们俩写的不一样,那秦青就……”秦青又说。

                “你究竟想怎么样?我……我不写!”谢校长说。

                “不写?那我就走了,让你俩就光身子待在这里,让你继续操她嘛!你看好不好?”秦青说罢就做势要走。

                一看今天是过不了关了,谢校长只得答应秦青,于是,他们俩就分别交待起来。片刻之后,他们写好了,秦青拿来一对照,嘿!他们还真老实,连今天一共才干了三次,时间地点写得一清二楚,一模一样。

                “噢!还挺老实,今天先这样吧!谢校长你的衣服在门外头,穿好赶紧走,一会别给人看见。记得一星期内把钱给我,否则这些证据就会人人皆知!记住了!”秦青说。

                听后,如蒙大赦的谢校长心道:“我一定给你,你不要言而无信,钱给你东西就还我?!?br />
                “放心,我一定和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鼻厍啻?。

                谢校长这才放心的奔到门口,打开门,很快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里??春米呷ズ?,秦青关好门,走回覃玉凤面前。

                “那我的衣服呢?你快还给我吧!求求你了?”覃玉凤哀求道。

                “你嘛!态度不好,你就光在这等天亮吧!”秦青恐吓道。

                “不要,你是不是要钱,我给你,你放了我吧?!彼诺墓蛄讼吕?。

                秦青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秦青说:“你看,谢校长头都不回的走了,他根本不在乎你,你的事只有靠你自己解决了?!?br />
                “我要怎么做?你才放过我?!彼奁潘?。

                “也没什么,你让那么多人操过,让我也操操,我操的爽了一切都好说!”秦青淫邪地说。

                “你……我……,你说话算话?”稍微犹豫了一下的她问道。

                “当然!你现在趴在桌上,屁股撅高点,腿分开点,我要来干你了?!鼻厍嗨?。

                现在反而平静下来的她走到桌前照秦青的话趴好了??醋啪镌谇厍嗝媲暗难┌椎姆勰鄣钠ü?,秦青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释放出了早就挺得老高的大rò棒。然后,走到她身后,毫不迟疑的从她后面插向她的ā穴。

                秦青对准她的ā穴,牙一咬,腰部一用力,“卟哧!”大rò棒全部插入!

                虽然覃玉凤跟校长勾上,那是因为她也是一心想往上爬,其实操过她的男人,也就两个,另外一人就是她大学到现在的男友?;蛐砟橇礁瞿腥说膔ò棒都不够粗的原因,覃玉凤的穴洞还真是蛮紧的,一点没有松迟,加上因为没有调情,所以她的穴内没有yín水,而刚才谢校长搞的水这一阵子下来也流光或干了,因此此时她的穴洞内很干涸。

                秦青的大rò棒在进去时都被磨得有点疼!正因如此,她更是疼痛非常的,疼痛使得她叫起来:“??!”伴随着她的疼痛,秦青双手抓紧洁白圆润地丰臀,扭动腰肢干起她来。

                秦青的大rò棒猛插猛捣,毫无温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穴洞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则是不到子宫口不停。速度极快!力量极足!这次她可吃苦头了!随着秦青的大rò棒的大力进出,勃起的ī头反复磨擦干涸的yīn道壁,就像小锉子在里面锉着。

                疼痛使用权得她呻吟声都变了调:“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会被你弄死我的……我求求你了……你要玩让我准备一下……啊……求你不要……啊……”她一面惨兮兮地呻吟,一边扭动躯体想将秦青的大jī巴从她的穴洞中弄出来。

                秦青就是要这个效果,就是要这种近乎强奸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刺激,也更是让秦青兴奋,秦青干她干的起劲!

                见她想把秦青的大rò棒弄出来,秦青赶紧死死抓紧她的胯,并将大rò棒更加用力的去杵她的穴洞。她的yīn道非常狭窄,rò棒每次插入时,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大rò棒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yīn道壁肉紧裹住秦青的大rò棒,这种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象。

                她yīn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大rò棒的插入向内凹陷,随着大rò棒的拨出则又被带翻出来,yīn唇被一会儿带进一会儿带出,在进进出出之间,她疼痛难忍。一连串的惨呼随之而来:“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她的头随着秦青的抽插摆动着,长发也飞舞着。

                秦青ī头的伞部刮到干涸yīn道壁,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啊……”大rò棒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她的穴洞深处,疼痛使得她出于本得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却使她更加痛苦。秦青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摇摆,让鸡吧在她的yīn道内不断摩擦,ī头更是反复磨着她的子宫口?!鞍  彼聿兜厣胍髯?。

                “太妙了ā穴把我的大rò棒勒得紧紧的,好爽??!”秦青充满快感的叫喊着,同时更加狠狠地猛烈抽插着rò棒。然后,秦青把手伸到前边抓摸着她的yīn蒂,她的小腹,她的穴毛。

                “啊……啊……”覃玉凤尖叫着,身体向前倾斜?!扒笄竽阃O掳伞 猛础?br />
                从镜子里看到她疼得变形的脸,听着她求饶,秦青的鸡吧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都在巨烈地扭动着。

                边继续干着她的穴洞,秦青的右手边用力的搓揉着她的大nǎ子。这时秦青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左手摸着她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掐她的yīn蒂。在秦青的蹂躏中她只能发出阵阵哀求:“不要了……求你饶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过我吧……啊……呜……呜……”秦青逐渐开始进入了高潮,两手使劲捏住她的乳房,向下用力拉,并用拇指指甲掐着她高高耸起的敏感的rǔ头,美丽挺拔的乳房在秦青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不,啊……啊……不要……啊……呜……呜……”她痛苦地大叫起来:“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哼哼了。

                秦青的手掌继续在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不时还用指甲去掐挺拔的rǔ头。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眼泪流了下来:“呜……呜……”你还有点像处女嘛!“秦青高兴的大叫,双手捧住她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进!挺进!再挺进!大rò棒遭遇到了强力的紧缩,秦青高兴地的吼道:”爽!臭穴,干你还真爽!好好享受我的大rò棒吧!谢校长肯定是没让你尝过这么棒的大rò棒!秦青今天会让你尝到前所未有的大rò棒!“强烈的兴奋让秦青极其淫荡的用淫秽语言侮辱着她。

                大rò棒仍在不知疲倦地抽插着,小腹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她的美臀,她的头被紧紧顶在镜子上,双手已撑不住,只得用双肘全力撑在镜子上。巨疼使得她不停叫喊,很快她用光了力气,连叫喊声都熄灭了,只余下:“呜……呜……呜……”终于,秦青的高潮来了。在杵了她足有二十来分钟后,秦青的第一次高潮来了!“噢!要射了……”

                秦青大叫后,rò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美臀上,发出“啪啪”声。秦青更疯狂的在她的rò洞里抽插?!拔亍亍彼纯嗟陌谕?,身体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如蛇一般的扭动。在这时,ī头更膨胀,终于猛然射出jīn液,秦青达到了高潮,大rò棒象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yīn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jīn液。

                她在极度痛苦中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秦青用最后一点力气继续拼命抽插大rò棒,大量jīn液不断喷射在子宫口。

                “啊……啊……”她发出哼声。秦青仍继续抽插rò棒,似乎要把最后一滴jīn液也注入在其内,秦青大幅度的前后摇动屁股,左右晃动大rò棒看着被秦青干得快要死掉的她,秦青忍不住兴奋的大笑?!拔亍亍彼诓煌5穆淅?。

                “你的穴太好了……”说完秦青从她的rò洞拔出己经软下的rò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她趴在桌上,大nǎ子被身体挤压露出来,屁股还是悬在桌外,穴洞在不断淌出白色的jīn液,修长而美丽的双腿无力地弯曲着,她的头无力地靠在桌子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呜……呜……”地哭着。

                秦青看着赤裸的她,很快又恢复了。这个女人的屁股真美。只是看就会兴奋!秦青的眼睛都集中在她优美的屁股上。

                秦青伸手抓住她的肉丘?!鞍 彼钠ü擅土业亩读艘幌?。最隐密地方要暴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使得她非常难过。秦青把肉丘左右拉开。她拼命摇头扭动躯体,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拔亍亍彼蚯苛倚叱芨蟹⒊鲆徽蟀?。

                在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好美的后门,于是,秦青拿起秦青的裤头堵住她嘴,秦青可不想把别人招来。接着秦青把ī头对正她的肛门?!班壑ā眗ò棒顶撞着菊花纹?!鞍 鼻苛业奶弁词顾挥傻貌医?,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随之摆动。

                插入粗大的rò棒实在是太紧了。肛门的洞口扩大,括约肌仍拒绝rò棒入侵。秦青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噢……呜……”从她的嘴里冒出痛苦的呼声。肛门的抵抗激烈,秦青的ī头还是慢慢的插进去。

                “嘿呀!”秦青大叫一声,用力猛挺,整个ī头进入肛门内。

                “噢……”她痛苦的喊叫。

                ī头进入后,即使括约肌收缩,也无法把ī头推回去。然后,秦青拿出裤头,秦青更不想听不见她的叫床噢!她这时候痛苦万分,眼泪花花的往外流。嘴里叫着:“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死啦……啊……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死啦?。。?!痛呀……??!”一边喊一边拼命扭屁股,想把鸡吧扭出来。

                “小声点,不然把别人喊来我就不管了!”边把秦青的rò棒继续向里面推进秦青边说。听后用力她咬紧了牙根,汗湿的脸皱起眉头。rò棒终于进入到根部。这种兴奋感,和刚插入yīn户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拔匚亍匚亍彼⒊錾胍魃?。

                “你的屁眼有人搞过吗?”秦青问道。

                “没有,没有,求求你不要……你操ā穴好不好,我快痛死了?!彼笄厍?。

                秦青的rò棒根部被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这并不是空洞,直肠黏膜适度的包紧rò棒。直肠黏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yīn道黏膜的柔软感不同。抽插rò棒时,产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不顾她哀求秦青开始抽插。

                “啊……啊……”她痛苦的哼着,身体前倾,乳房碰到桌上而变形。秦青的抽插运动逐渐变激烈?!?br />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rò棒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疼痛,使她的脸扭曲。rò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ī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直肠如火烧般的疼痛。

                “呜呜……啊啊啊……”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鞍 亍彼欢系纳胍?。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肛门。

                “啊……”她发出昏迷的叫声?!鞍 彼⒊霾医猩?。

                秦青的rò棒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

                不久,开始猛烈冲刺。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次秦青足足干了一个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秦青加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秦青的眼前一黑,火热的ī头再次在她的大肠内喷出了jīn液。

                休息过后,秦青起来穿好衣服,出门拿来她的衣服,扔给她,“快穿好,已经快晚上12点?!彼盘搜?,忍痛挣扎起来开始穿衣服。

                “我的……我的内衣呢?”没找到三角裤和胸罩的她问秦青。

                “留给我做个记念嘛!”秦青笑着说。

                覃玉凤这时才看见秦青英俊潇洒的面孔,原来干自己的就是学校最出名的秦大少爷,覃玉凤想着,还不算太冤枉。

                她惊颤的道:“现在已经12点,没有公车,我身上又不带钱,怎么回家?你可不可以借我……”

                秦青道:“不用了,我开车来的,你载你回去?!?br />
                她听后没再说话,默默穿好衣服和秦青一起出门上了车。

                在车上秦青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坐下,秦青一边开车,手一边就不老实起来,左手伸进她的裙内,扣挖起她的穴洞来,不时又插进衣内搓揉起她的豪乳来。

                “别别!用心开车!”她推挡着低声说。

                “没事!我开车技术好着呢!刚才时间紧我都没爽够!你要不让我手爽爽,那我就要……”秦青低声威胁道。

                听后她只得让秦青为所欲为。就这样,半小的车程中秦青一直肆意的摸着她,还让她帮秦青手淫,最后喷射出的jīn液弄得她一手都是。

                第二天,课间休息的时候,秦青到覃玉凤的单人办公室,秦青又干了她足足两个多小时,玩了她一回屁眼,一回口交加乳交,两回ā穴。最爽的是最后一次,她双手撑在桌上,秦青从背后干她,秦青一会插ā穴,一会插屁眼,插得她,插得她浪叫不止,yín水直流。

                也就从这天起,她覃玉凤也成了秦青的ìn奴隶,一个秦青随时想干就可以干的ìn奴隶。

                再秦青的霸占和要求下,覃玉凤与前男友分了手,更是与校长断绝了关系。

                当然。校长的钱,秦青也没少拿,证据嘛!当然还了!但是秦青还留了复印件,况且他手上还保留摄像资料证据,如果校长敢怎么样,他随时可以将他的丑事告发。

                覃玉凤被秦青上了之后,整个人从开始的反抗拒绝,到后面喜欢,直至迷恋,欲罢不能。

                秦青带给她的刺激简直太强烈了。

                以至于后来她痴情的给秦青生了三个孩子,作为回报,秦青给她买了一栋别墅,一来是自己的对孩子负责,二来覃玉凤的确也够痴情(自从被秦青干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其它男人发生关系),而且长相、性爱技巧都不赖。秦青也就买房子让她母子四人平安的活着。

                当然,这是后话。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