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青的幸福生活 正文 第四十章 荒淫的一天

            作者:携美游江湖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6-06-14 11:28:07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玲珑在少年 孤独与我同步 疫能者 穿成病娇王爷崽崽的亲妈 枭雄崛起 农家小旺媳 天才系统之我真无敌了 最强筑基境 

                看到梁雪娇羞的样子,秦青颇为歉意的道:“雪儿,累了吧!”

                梁雪脸上带一点羞涩,拉住秦青的手,媚声说:“累了,秦哥哥,雪儿按按摩?!?br />
                梁雪平平的趴在床上,秦青望一眼,心里暗暗赞叹:梁雪和她母亲甄雯雯真可称双壁。

                甄雯雯是丰满型的,梁雪可算苗条型的,但她的苗条是指形体,而她的屁股照样有肉,nǎ子照样很挺。她是天生的有种清纯的媚骨,真是人间不可多得的尤物。

                秦青哪里会按摩,双手笨拙地在她的身上象挑逗般的揉捏,抚摸着。对她粉嫩的屁股爱不释手。它象雪一样白,玉一样光,明月一样圆,绸缎一样滑;那道腚沟把肉丘分成悦目的两半;那沟里是梁雪最迷人的地方。相信只要是男人,见到这沟时,都会跃跃欲试,蠢蠢欲动的。

                秦青摸着摸着,手指不那么规矩了,象一条小虫子,钻入腚沟,指尖在双孔上爬行,时轻时重,时快时慢,很有技巧的。

                逗得梁雪细腰微动,鼻子哼哼唧唧的,嘴里低叫道:“这滋味真好………别?!?br />
                突然梁雪“啊”地一声,原来秦青手指塞进她的花瓣里,那里又流水泛滥了。

                秦青将梁雪翻过身,倒趴在她身上。把玉腿分得开开的,伸过嘴儿,对梁雪的嫩Bī进行地毯似的的轰炸,爽得梁雪大声浪叫,大叫爽快。

                秦青的家伙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象示威一样。梁雪一把抓住它,又摸又套,又逗卵蛋的,觉得这东西真大,真可爱。一张嘴儿,将ī头含进去,好一阵的温柔的套弄,又是好一阵的深情蜜吻,舒服的秦青嘴里直喘。

                那大rò棒经过美人小嘴儿的爱抚,更是硕大,威风凛凛,ī头快赶上乒乓球大小了。

                梁雪喜欢得不得了,用香舌继续舔着,在棒身上缠着,她天天都想着有这样一根大家伙爱她。

                秦青被她舔得受不了,决定再干她一次。他跪在她的腿间,将玉腿上抬曲起,用ī头对准小Bī,顶了又顶,蹭了又蹭,yín水把ī头弄得精湿。

                梁雪抓住rò棒,往里塞着,浪叫道:“好相公,……快进来……妹子……痒得……难受……快快……快……操Bī……吧……”

                经过一阵的磨擦与努力,ī穴终于把rò棒吃进大半截。光这半截,梁雪已满足得直哼哼,她叫道:“好相公……你的jī巴真……大………插得骚Bī……好快活……”

                秦青听她叫得好听,好不得意,抱着大白腿,挺起rò棒,扑滋扑滋地操了起来。

                小Bī真好,把大rò棒包得紧紧的,里边水分充足,使ī头享尽艳福。那种种快感,通过rò棒,传遍全身。乐得他呼呼直喘,每一下都插得铿锵有力,每一下都是英雄的表现。

                在此节奏下,那两只又圆又挺的nǎ子,波浪般起伏着,摆动着??吹们厍嗔窖鄯⒅?,不由双手过去,握住它们,象玩健身球一样玩着。双管齐下,搞得梁雪更爽,娇躯扭动不止,配合秦青的动作。

                秦青豪气如云,一口气几百下,把梁雪推上高潮。ī穴的涨满感,使她刻骨铭心。

                秦青坐在床边,梁雪知趣地跨上去,双臂勾他脖子,秦青一手抱她腰,一手摸屁股,rò棒自由地抽动。

                秦青伸出了舌头,梁雪吸进嘴里,用香舌缠着。一会儿,秦青以双手把住nǎ子,又捏又抓的,对奶头更是兴趣浓厚。

                三路进攻,梁雪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主动挺下身,小腰扭得很美,哼声叫人销魂。

                后来,秦青令梁雪在床上跪下,撅起屁股来,这个姿势使女人的魅力达到顶点,要多骚有多骚。圆屁股分开,双孔毕现;菊花紧揪揪,嫩嫩的;ī穴张开了口,水汪汪的,象在呐喊,象在呼唤着年青的粗壮的凶猛的大jī巴的操弄。

                秦青美滋滋的将rò棒一插到底,开足马力,狠狠地顶着。

                顶得梁雪的屁股向后一耸一耸的,嘴里还叫道:“大jī巴……顶得好……再顶……快些……”

                秦青摸着她的屁股,插速飞快,还嚷嚷着:“好………不错……小Bī……真紧……夹得好……操死你……操……操……”

                梁雪也不顾羞耻地响应道:“小骚Bī……好爽……好……好美……操吧……使劲……操吧……操死我吧……”秦青一阵猛攻,梁雪爽得胡说八道,很快出现第二个高潮。秦青马不停蹄,继续大战,又是二百多下,才将热精射进去。

                梁雪欢呼道:“亲哥哥……好热呀………烫死了………烫死我了………你操Bī……真厉害…………”

                秦青躺下来,梁雪伏在他身上,半睁双眸,用红唇胡乱地亲着他的脸。

                秦青的手意犹未尽,在她身上滑行,正要再干她一回。

                只见甄雯雯推门从外边进来,笑着问道:“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是准备在床上吃了,还是下床来吃?”

                梁雪闻言答道:“妈,我们下床去吃?!彼低晁ё徘厍嗟牟弊咏可溃骸靶∏?,你就这样抱着我下床好不好?”

                什么叫“就这样”?梁雪用行动告诉了秦青答案,只见她用小手将秦青的rò棒套弄了几下,待得秦青的rò棒变得硬挺之后,她的臀部轻轻一抬一坐就将rò棒纳入了她紧窄的ī穴当中,然后她双手搂着秦青的脖子,一双玉腿紧紧的盘在秦青的腰上,就像一个无尾树袋熊一样吊在了秦青的身上。

                这个美人儿,难道一点就不怕把秦青的欲火挑拨起来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秦青苦笑着摇了摇头,用大衣将秦青们两人的身体裹着下床去吃饭。

                唉,真是夭寿喔,每走动一步,rò棒就会在梁雪的ī穴内狠狠的顶一下,那种滋味真是难以用笔墨形容。梁雪闭着美眸,螓首靠在秦青的肩头上在秦青耳边腻声轻哼着,显得十分的享受。她倒是享受,秦青却忍得很辛苦,尤其她那对丰挺的乳房就像是两个火源,磨得秦青的胸膛一阵酥麻,恨不得再次猛烈的鞑伐她的娇躯。

                “你这丫头,这样缠着你的小秦,让他怎么吃饭?”甄雯雯看到秦青们这副样子,忍不住笑骂起女儿来。

                梁雪嘻嘻一笑,显得胸有成竹的道:“妈,这你就不懂了,当然是由我来喂小相公了?!?br />
                喂小相公?秦青又不是婴儿。秦青抱着下体跟自己还结合在一起的梁雪坐到了椅子上,梁雪有些意犹未尽的摆动腰部在rò棒上套弄了两下,然后才媚笑着对秦青道:“老公,你只要抱着我就好了,其它的你就不用管了?!彼底潘宰约旱哪盖椎溃骸奥?,你给我拿一个勺子来?!?br />
                “你这小丫头,吃顿饭也这么多花样?!?br />
                梁雪拿过勺子,盛了一勺饭菜混合物,秦青以为她要喂秦青,所以就主动张开了嘴。没想到她嘻嘻一笑,却把饭菜送到了自己嘴里,秦青以为她故意捉弄秦青,不由笑骂道:“雪儿,故意捉弄……唔……”秦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的小嘴堵住了,然后就感觉一团饭菜带着芬芳的气息被顶进秦青的嘴里,秦青蓦地明白了,原来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喂秦青,这还真够香艳的。

                “小秦,现在该你喂我了?!绷貉┮艘簧追共酥苯铀腿肭厍嗟目谥?,小嘴微微仰起,等待着秦青的喂食。哇哩叻,这丫头还真会作怪,秦青玩过这么多美人,哪有今天这么香艳???秦青心中这样想着,嘴却不由自主的迎上了她的小嘴,将饭菜哺入了她的小嘴中。

                一旁的甄雯雯看得满脸绯红,调笑道:“嘻嘻,你们俩还真像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好得蜜里调油?!?br />
                “妈,你是不是忌妒了,来,你也来喂相公两口?!?br />
                “你这丫头,你自己喂得好好的,扯上妈做什么?”甄雯雯羞得满脸通红,忸怩着不肯答应。

                看着她露出了如小女儿的娇羞模样,秦青不禁心中微荡,涎着脸道:“甄姐,我也想你喂我呢?!?br />
                甄雯雯满脸娇羞的横了秦青一眼,有些羞答答的含了一口饭菜在口中,闭着美眸向秦青吻来。嘿,想不到她害羞起来还真可爱,要不是秦青调整嘴的位置,她肯定会吻到秦青的下巴。

                万事开头难,喂了秦青两口之后,甄雯雯也不那么的害羞了,和女儿梁雪你一口、我一口的轮流喂着秦青,当然秦青也会轮流的分别喂她们,一顿饭吃下来,秦青被母女二人的媚态挑逗起了熊熊的欲火,与秦青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梁雪自然感受到了秦青的雄伟,在秦青耳边腻声道:“小秦,抱我上床吧,让雪儿好好服侍你一回?!?br />
                甄雯雯也娇媚的横了秦青一眼,小声道:“小秦,你先和梁雪上床吧,等我拾好之后就来陪你?!?br />
                秦青伸手在她胸前饱满处掏了一把,调笑道:“甄姐,我可不是铁打的身子,你们这样子不怕把我掏干了吗?上午为了摆平你们母女,可把我累坏了,到现在还有些腰疼呢?!?br />
                “???那你怎么不早说呢?快上床躺着,雪儿,你也别缠着你小秦了?!鼻厍啾纠词强嫘?,没想到母女两人倒信以为真了。

                秦青笑着道:“甄姐,秦青跟你开玩笑呢,你倒当真了。要好好休息是你们才是真的,下午你们陪我说说话就行了,晚上我再好好喂喂你们?!?br />
                用什么喂?当然是用jīn液喂了。

                “小秦,你忍得不难受吗?”梁雪咬着秦青的耳朵娇媚的说道,秦青伸手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轻拍了一记,笑骂道:“还不是你这丫头干的好事,你还好意思说?既然你知道我忍得辛苦,到了晚上我可不会再怜香惜玉咯,到时候可别怪相公我粗暴哦?!?br />
                “相公,雪儿是属于你的,你想怎么雪儿都会依你的?!绷貉┰谇厍嗟亩咔嵘乃咚底哦郧厍嗟陌?,唉,她还真是个痴情的女人,她不知道秦青是故意逗她才那样说的,其实秦青怎么忍心真的对她粗暴呢?虽然秦青最终占有了她,但是秦青并不想让她在床上变成一个淫娃荡妇,秦青希望她能尽可能的保持做老师时候的清纯动人,那是秦青最渴望得到她的原因,也只有那样的梁雪,才最让他心动。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个下午就在秦青和母女俩的卿卿秦青秦青当中不知不觉过去了,母女俩静静的偎依在秦青的怀里,听秦青给她们俩讲以前的事情,包括秦青的童年、秦青的父母、秦青后来跟林雪茵、林雪贞、何心颖、夏纯、覃玉凤、肖云韵她们发生关系的前后。

                吃晚饭的时候,仍旧是像中午那样由母女俩轮流用小嘴喂秦青,让秦青不禁生出一种荒淫无道的感觉。饭还没吃完,秦青的rò棒就已经比铁还硬了,欲火焚身的秦青不时的在母女俩的胸前、屁股上、小腹下偷袭着,过足了手瘾,母女俩羞嗔不已的联合起来抵御秦青的“咸猪手”,只不过她们经常是顾此失彼,最后还是被秦青逞够了手足之欲。

                “小秦,来吧?!钡币鼓唤盗俚氖焙?,母女俩人脱得光光溜溜,并排趴在床边,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撅起。

                看到眼前一大一小两个雪白美丽的臀部,秦青的眼睛里开始冒火了,欲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秦青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一手一个抓住了母女俩各自的一个屁股蛋儿,大力的捏了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让秦青流连忘返,母女俩趴在床上发出低低的哼声,有如小猫叫春般,让秦青一阵阵肉紧。

                感觉到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秦青不再迟疑,手掌顺着臀缝下滑覆盖上了母女俩风景各异的花园,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秦青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花园外稍事逗留,玉露就从她们的花径当中汩汩流出,秦青也就顺水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湿滑的花径当中抽动了起来,母女俩立时哼哼唧唧起来,显得情动已极的把臀部往后顶着,好让秦青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们的花径。

                “相公……别逗雪儿了……要痒死人了………”梁雪的身子难耐的扭动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向秦青求饶起来,看来破身不久的她身体异常的敏感。

                看着梁雪纯洁的脸上流露出的淫媚神情,秦青心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了,秦青拔出已经被她的玉露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擦了擦,单手握着硬挺的rò棒抵住她还滴着玉露的ī穴口用力一挺,粗壮的rò棒就应声而入,瞬间充满了她紧窄的ī穴??嗳塘税胩斓挠鹬沼诘玫搅朔⑿沟幕?,秦青一刻也不停息的冲刺起来,梁雪娇媚的叫床声也在室内响起。

                “哼……相公……你的……好象比……上午……更硬了……顶得人……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嗯……哼……好胀……嗯……”梁雪轻声哼着,小屁股却剧烈的晃动着,迎合着秦青的一次次冲刺。

                秦青现在可是一心二用,一手揽着梁雪的细腰向她的娇嫩的ī穴发动着猛烈的攻击,另一只手却还在甄雯雯的股间活动着,替秦青无法分身二用的rò棒暂时安慰着她寂寞的芳心。

                玩这么刺激惹火的3P游戏对于秦青来说可是生平第一遭,刚开始的时候手和腰部的动作很不协调,经常有顾此失彼的感觉,而且还老担心rò棒从梁雪的ī穴当中滑落出来。

                说真的,要真是rò棒滑落了出来,搞不好的话rò棒有被生生顶断的危险,秦青能不担心吗?不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秦青已经进退自如,在秦青手指的照顾下,甄雯雯的肌肤也变得火烫了起来,娇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嗯………相公……再进去一点……对……啊……啊……你别碰我那儿……啊……”

                “啊啊……相公……你好厉害……啊啊……雪儿……要快活死了……啊……妈……你怎么……叫得这么……大声啊……相公……碰到你……的什么地方……了……”梁雪快活的呻吟着,小屁股往后不停的顶挺着,迎接着秦青的一次又一次撞击。让秦青感到好笑的是,这梁雪在秦青的狂抽猛插下居然有闲心去关心旁边自己母亲的状况,还真是个异数。

                “嗯……傻丫头……就是……那个……小豆豆啦……嗯……丫头……你怎么还没完呐……”

                “啊……啊……好美……相公……再来一下……啊……好……相公……停下来……”在这紧要的关头,梁雪却叫停,可是秦青却如何停得下来?秦青的rò棒继续在她的ī穴当中快速出没着,口中气喘如牛的问道:“雪儿……为什么……要停下来……是……相公我……弄疼你啦……”

                “不是啦……我是让你先……给我妈……捅捅……”梁雪一边剧烈的迎合着秦青,一边气喘吁吁的道:“相公……你轮流……干……我和……妈妈………不是更……有意思嘛……要不然……妈就……等得……太久了……相公……你说……是不是啊……”

                “嗯……你说得有道理……我……就听你一回……”秦青搂着梁雪的细腰用力的抽插几下之后,抽出湿漉漉的rò棒立刻刺入已经洪水泛滥的甄雯雯ī穴中。

                久违的感觉让甄雯雯情动已极,她激动的迎合着秦青,雪白的屁股疯狂的向后顶着,令人销魂的的娇吟也从她的小嘴当中不断泄出:“啊啊……相公……你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进来了……啊……顶得好猛啊……啊……胀死人了……”

                甄雯雯虽然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了,但是久旷之下的ī穴依旧相当紧窄,比之女儿的嫩穴亦不遑多让。

                “甄姐……你别夹得这么紧啊……要不然呆会我完了……你欲求不满别怪我啊………”秦青喘着粗气用力的抽动着rò棒,口里调笑着情动已极的甄雯雯。当然啦,刚才还搂着梁雪纤腰的手现在正照顾着她骤失“热狗”的“小馋嘴”,虽然手指比不上可口美味的“热狗”,但是也聊胜于无嘛。

                “嗯嗯……相公……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坏了……啊啊……太重了……不要……顶得……这么深啊……”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很可能是在说要,就像现在的甄雯雯就是口不由心,明明晃着白花花的大屁股直往秦青枪口上撞,巴不得秦青顶得再深一点,但是口中却是再说反话,秦青当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犯错误,秦青顶得更深更重了,甄雯雯不能自已的大声娇吟了起来:“啊……相公……你要顶死……姐姐了……啊……”

                在甄雯雯的背后猛烈的冲刺了数十下之后,秦青秦青又重新回到梁雪的身上,向她发起了第二轮攻击,抽插数十下之后秦青又再次从背后深深的进入了甄雯雯的体内,开始了新一轮的鞑伐。

                就这样,秦青轮流在母女俩的身上发泄着欲火,母女俩的娇吟声是交替响起,此起彼伏。秦青的欲望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母女俩雪白的屁股都被秦青撞得红红的,两人因为是轮流挨插,所以就像上台阶一样,是被秦青一步一步推上快乐的颠峰,因而支撑的时间也比平常更长。

                不过在禁忌快感之下秦青持续的时间更长,秦青的火力是前所未有的猛烈,母女俩在秦青的猛烈“炮火”之下,一次一次又一次被推入极乐的高峰,直到两个多小时后,大汗淋漓的秦青才喘着大气在梁雪的ī穴里猛烈的爆发,结束了这场持久的战斗。

                筋疲力尽的秦青搂着同样疲惫不堪的母女很快就堕入了梦乡当中,荒唐的一天也终于在秦青的轻鼾声中划上了休止符。

                经过这个周末两天的荒淫,秦青成功把甄雯雯和梁雪迎娶进入自己的金屋别墅,林雪茵作为大姐,用最隆重的仪式接待了甄雯雯母女的到来。

                有了林雪茵、林雪贞、何心颖加上甄雯雯、梁雪母女,这个大家庭日益变得热闹,加上肖云韵每天都要上来串门,在学校,秦青还有夏纯、覃玉凤伺候,应该说是享尽人间艳福,何况她们无一不是绝色美人。

                但是有些东西就是得到再多,人也不会满足。

                当家花芬芳吐蕊的时候,路边野花,别人院子的鲜花,一样的诱人,于是,才能继续的下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