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青的幸福生活 正文 第四十一章沉君

            作者:携美游江湖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6-06-14 11:28:07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穿成病娇王爷崽崽的亲妈 玲珑在少年 孤独与我同步 天才系统之我真无敌了 枭雄崛起 最强筑基境 农家小旺媳 疫能者 

                几乎是在把甄雯雯、梁雪迎进家门的同时,秦青在学校又盯上了一位迷人的少妇。..r

                这少妇不是别人,正是有着小金花之称的沉君。

                沈君是秦青所在学校的校长之妻,结婚刚满半年。当初谢镇远与覃玉凤的糗事被秦青撞破,谢校长就一直夹起尾巴做人。而沈君是谢校长在学校娶的?;?,当年沉君刚到学校教书的时候,也是风靡全校师生的小美人。

                沉君虽然比不上四朵金花,但也称得上是小家碧玉了,个子娇小,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胸部丰满,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沉君喜欢穿中式上衣,特别是一件蓝底白花紧身衣,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

                自从秦青征服了学校四朵金花,他就迷上了征服少妇的那种激情。跟少女相比,少妇更具女人的魅力,也更有风情,征服起来,也更有成就感。

                自从学校四大美女全部被秦青征服之后,秦青的下一个目标就瞄上了沉君。

                虽然秦青掌握着谢镇远偷情的证据,但是他还不想利用这个让沉君就范,而且谢校长犯下的糗事,沉君不一定会替丈夫作隐瞒。更不会为此牺牲自己的清白,所以秦青很难有下手的机会。

                秦青只能从长期下手,谢校长被自己捉住把柄,秦青就时不时的去校长办公室或者家里,明着说是看望校长,其实是看望沉君,顺便敲诈恐吓校长,让他夹起尾巴做人。

                秦青和沉君相处的时候,沉君的一举一动都让他产生无限幻想。有时和沉君说话时,看着沉君一张一合的小嘴,秦青总是想“它上面的嘴小,下面的”嘴“应该也很小吧?”;有时站在沉君身后,透过她的领口看到若隐若现的酥胸,秦青就有伸进手去抚摸的冲动;有时沈君躲在卫生间换衣服,秦青就会想到她柔软的腰、丰满的臀、修长的腿,幻想她的一身白肉在自己身下挣扎的情景……

                秦青无数次意淫沉君,但始终没有真正下手的机会。因为校长对秦青也产生了警惕的心里,他的覃玉凤被秦青夺走,不可能再让秦青给自己戴绿帽子。

                然而,机会还是来了。谢校长的母亲患病住院,谢校长整天晚上在医院陪母亲。秦青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他精心策划了一个圈套。

                这天下午,秦青趁沉君去上课,偷偷溜进她的办公室,把沉君的手提电脑弄坏。

                因为平时沉君很依赖计算机,而秦青正巧又懂修一下计算机,每当沉君计算机有什么问题,都会叫秦青来看。

                不出所料,刚刚到放学手机便响了,果然是沉君,她急切的说:“小秦吗?我的计算机出问题了,明天早上还要给用幻灯片上课,我急死了,你能来帮看一下吗?”

                “我……”秦青故意装出为难的样子,“我妈让我早点回去……”

                “帮帮忙啦,我实在没办法了?!背辆钡?。

                “好吧,我马上到?!?br />
                关上手机,秦青得意的微笑,“天助我也!”他想。

                他不着急,他要等沉君更着急。

                过了二十分钟,秦青来到沉君的办公室。一进门沉君便说:“你总算来了,快来看看?!?br />
                秦青胡乱答应着来到计算机前。他不想立即解决问题,他要等夜幕降临。

                秦青偷偷看了沉君一眼:这个小女人,秀眉紧蹙,美丽的眼睛专注着屏幕,浑然不知危险临近。

                秦青说:“小君,看来这计算机严重了,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修好,你看要不要明天再修?!鼻厍嘁蛭Hコ辆?,跟谢校长假称“忘年交”,很自然的把年仅二十五六岁的沉君叫做小君。沈君也非常乐意秦青这样叫自己,她也管秦青叫小秦。

                沉君道:“不要,明天上课要用,就现在修?!?br />
                秦青道:“但是这要等上一段时间,要不你打个电话给校长?!?br />
                因为校长不住学校宿舍,从学校到她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所以秦青故意装出关心沉君的样子。

                “不管他,只要能把计算机修好,什么都好!”沉君叹了口气。幽幽地说:“谢校长要去医院照顾婆婆,看来今天要住女工宿舍了?!?br />
                “嗯?!鼻厍啻鹩ψ?,继续检查着计算机。

                快晚上八点了,沈君看秦青一点进展也没有就说:“小秦,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去宿舍登记间卧室?!?br />
                “哎?!鼻厍喾畔率种械墓ぷ?。

                沉君定订了两个快餐饭合,两人一边吃一边交谈,沉君说谢校长很少能和学生交往,却跟你这么谈得来,十分难得。

                秦青故意说些笑话,逗得沉君花枝乱颤,秦青看得痴了。

                沈君突然发现秦青的眼神有些异样,就说:“你看什么?”

                “我……”秦青说:“小君,你真好看?!?br />
                沉君的脸立即红了,这是秦青第一次这么说,她一直不了解秦青的心意。秦青在她家里跟谢校长和自己平时说话很随便,沉君虽然觉得很逗,也很喜欢,但一直没把秦青当学生,而是朋友。

                秦青瞬间清醒过来,叉开话题,他到楼下小卖部买了几瓶啤酒,说是天然解暑。并执意要沉君陪他喝酒,沉君虽不会喝,但不忍心拒绝,便喝了两杯,粉脸泛出红晕。

                饭后他们又开始工作,沉君曾经想去宿舍一趟,十点前如果不登记是不许入宿的,但秦青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错过了入宿时间。

                晚十一点,秦青一声惊呼,系统恢复正常,两人击掌相庆,沉君更是欢呼起来,“谢谢你小秦,你好伟大!”

                秦青一边谦虚着一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哎呀,小君,你晚上住哪里呀?”

                沉君也想起来,但也不着急:“小秦,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于我嘛,”沉君一指宽大的黑色办公桌,“就这里吧!”

                简单收拾了一下,秦青走出办公室,还叮嘱沉君“插好门??!”

                “知道了?!背辆鹩ψ?,又说了一句,“谢谢你,小秦,陪我‘加班’这么晚,真不好意思?!?br />
                “以后再谢吧!”秦青说了句语义双关的话,匆匆离去。

                其实秦青并没有走远,偷偷溜进女厕。女厕有两个隔间,秦青选择了靠里面没有灯的一间。整个办公大楼只有他们两人,他认为沉君不敢到里面这间。秦青踩在下水管上,头刚好伸过隔扇,另一间女厕尽收眼底。

                五六分钟后,高跟鞋的响声由远及近,是沉君。沉君果然不敢到里面这间,而是开了第一间厕所的门。

                秦青这才注意,沉君今天穿著一身深蓝色的套裙,更加显得皮肤白皙。

                沉君还小心翼翼地插上门,秦青心中暗笑。

                沉君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偷看自己,今天她实在累坏了。她缓缓揭开短裙的纽扣,这件短裙是紧身的,最能体现女性的身材,但蹲坑小便的时候却需解下。她解下短裙,举手挂在衣钩上,恰好就在秦青脸下,吓了秦青一跳,好在沉君没发现。

                沉君又将长统连裤袜脱下来挂上,秦青立即闻到一阵清香,往下一看,沉君露出白色内裤和两条白生生的大腿。秦青感觉到yán具将裤子撑了起来,索性解开裤子将它掏出来。

                沉君脱下内裤,蹲了下去。美妙的曲线立即映入秦青的眼帘,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沉君裸露的臀部,她的屁股既较小又白皙,皮肤光滑得可以捏出水来,惹得秦青咽了几次口水?!盎┗钡乃们厍嗳妊刑?,他几乎要冲下去。

                这时,沉君站了起来,臀部的另一种曲线又吸引了秦青,秦青想“再等等,一会儿就是我的,任凭我享受”。

                沉君穿上内裤和裙子,却将裤袜拿在手里,不再穿上,想必是睡觉不方便。

                沈君走后,秦青从管子上下来,靠在墙上,点上一支烟等待。他已经在沉君的茶杯里下了安眠药,只等她入睡。这样的做法尽管有点损,但是秦青为抱得美女归,也只有使出这样下三烂的手段了。反正自己不是什么君子,秦青这样想着。

                一小时后,秦青回到办公室,轻松地撬开门,溜了进去。今晚天色很好,月光皎洁。黑色的大办公桌上,沈君如同熟睡的女神。

                秦青走到沉君身前,月光下的她楚楚动人。她美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特别是微微上翘的嘴唇显得尤其性感。这是自己一直幻想得到的,秦青忍不住亲了一下。沉君没有反应,看来安眠药起了作用,秦青放心了。虽然他一直想占有沉君,但谢校长长期的?;は?,一直没有机会,直到今天。

                沉君的双腿露在外面,她没有穿鞋子,小脚肉突突的。秦青轻轻抚摸着,这双脚柔弱无骨。

                “嗯……”沉君突然动了一下,秦青立即放手。

                “别闹……镇远……”沉君含糊着说。

                “原来她把我当成了谢校长?!鼻厍喟底允媪艘豢谄?,更加放心,轻轻脱光自己的衣服。

                他抓着沉君的后领口往下扯,上衣被扯到胸部,沉君的香肩露了出来。他再将她的双手从袖筒中抽出,把上衣从胸部一直拉到腰部,沈君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大片,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文胸。

                秦青轻轻把手伸到沉君的臀下,向上托起她的身体,然后把上衣和裙子从腰部一直褪了下来。沈君除了文胸和内裤身体大部分都裸露了,光滑洁白的肌肤、曼妙的曲线令秦青惊叹不已。他把沉君的娇躯轻轻翻转,左手伸到沉君的背后,熟练的解开了文胸的搭钩,沉君那动人的乳房微带着一丝颤抖从胸罩中滚了出来,彻底地裸露在他的视线之下。沉君身躯娇小,胸部却不小,呈现出成熟少妇的丰韵。

                秦青的双手立即袭上沉君的美乳,把整个手掌贴在乳峰上。这高耸的双乳是秦青朝思暮想地,如今握在手中还能感觉到细细的颤抖,更加显出成熟少妇的妩媚来。

                秦青伸手拈起沉君的内裤,用力往下一拉,便褪到了膝上,隆起的阴阜和淡淡的阴毛完全暴露出来。她的阴部居然如同少女一般。秦青将她的内裤徐徐褪下,沉君顷刻之间被剥得小白羊一般干干净净,玉体上已没有寸丝半缕,娇躯洁白光滑不带任何瑕疵。从未被外人探视的神秘肉体,彻底被秦青的双眼占有。

                秦青俯下身再次亲吻着沉君的嘴唇,他的双手有些颤抖,占有梦寐以求的人是多么激动。沉君有了反应,或许她在梦中和谢校长亲热呢。秦青不失时机地撬开沉君的嘴唇,贪婪地吸允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胸部。

                “嗯……”沉君的反应大了些,居然很配合秦青的亲吻。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秦青感到无比幸福。他从沉君的唇吻到脖子,从脖子吻到酥胸,含住rǔ头允吸着。沉君的rǔ头立即硬起来,口中也发出诱人的呻吟。秦青的嘴吻过她的小腹,吻过她的肚脐,一直到她的神秘ī穴。她的ī穴果然和她的嘴一样小,阴毛稀少宛若少女。秦青甚至担心自己粗大的yán具能不能顺利放进去。

                秦青触到她的阴部,那里早已有些湿润了,yán具在黑暗中摸索着,找着了去处,“滋……”一声,插进去小半截。

                “??!可真紧啊,真舒服。小君,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秦青更加兴奋,又一使劲,终于钻进去大半根。

                睡梦中的沉君双腿一紧,秦青只感觉yán具被沉君的yīn道紧紧地裹住,但并不生涩,而是软绵绵的。

                秦青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yán具连根插入。沉君秀眉微微皱起,“嗯……”了一声,浑身抖了一下,睡梦中还以为是夫妻做事一般,她轻声地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晃动着,让秦青更加刺激,遂使出浑身解数,左三右四、九浅一深,花样百出。

                沈君平时很害羞,和谢镇远结婚半年来,甚至不愿意让谢校长看自己的裸体,夫妻做事大都是在黑暗中进行,往往是草草行事,虽然含蓄但少了很多情趣。这也是谢镇远为什么会在外边觅食的原因。

                这次,沉君却在沉睡中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彷佛得到了丈夫的深情爱抚,不由地发出了模糊的呻吟:“啊………嗯………镇远………”

                听着沉君轻声呼喊谢校长的名字,秦青忌火中烧,顾不得怜香惜玉,涨红着的yán具全力撞击着她的花心。他要令她永远记住这一天,要令她呻吟,要令她哭泣、痛苦。

                一种征服的冲动在秦青心底里燃烧,直到燃遍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