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青的幸福生活 正文 第四十二章征服之旅

            作者:携美游江湖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6-06-14 11:28:07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疫能者 天才系统之我真无敌了 最强筑基境 农家小旺媳 孤独与我同步 枭雄崛起 穿成病娇王爷崽崽的亲妈 玲珑在少年 

                秦青愤怒在沉君的身上驰骋,在抽插百余次后,沈君美丽的面容渐渐露出娇羞的表情,嘴角还带着几丝笑意,朦胧中似乎她也感觉到一点诧异:为什么今天特别不一样呢?但强烈的快感已经让她顾不了太多,ī穴也开始一次次泛出蜜水,一张一合地裹着秦青的yán具。免费小说请牢记..r销魂的感觉传遍秦青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感到无比的畅酣。

                秦青觉得,沉君不像被强奸,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丈夫奉献着自己的美丽身体。

                秦青感觉沉君已经到达高潮了,而自己也飘飘欲仙了,便轻轻抽出yán具,他要做一次一直渴望做的事在沉君性感的小嘴中shè精。他把yán具移到沉君的嘴上,放到她的双唇之间。梦中的沉君正微张着小嘴,发出“啊……啊”地呻吟声,秦青毫不客气,立即把yán具塞了进去。

                沉君的小脸儿涨红了,梦中的她怎么知道嘴里有个什么东西,她甚至用香舌舔了舔。当感觉味道不对时,双眉微微蹙了蹙,想摇头摆脱。秦青双手抓住沉君的头,下身一挺,抽了起来。沉君的挣扎强烈了许多,但怎么能逃出秦青的魔掌呢。她的摇晃大大增加了对秦青的刺激,秦青忍不住一泄如注。秦青的这一“枪”憋了好久,jīn液特别多,呛得沉君连连咳嗽。

                看着沉君满嘴都是自己的jīn液,秦青满足的抽出yán具。然而,就在这时沉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从梦中惊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秦青满足的笑脸,随即意识到什么,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立即发觉自己是赤裸的,ī穴微微酸麻,她“啊”的一声惊呼,跳下桌子,嘴角的jīn液淌了下来,她抹了一下知道是什么了,立即狂奔出办公室。

                她的惊醒也出乎秦青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沉君已从身边跑过。秦青在沉君的茶杯里下了药,看来药性太小,以至沉君醒来,计划全打乱了,本来他还想再来“一炮”,在沉君的ī穴里也射一次,彻底占有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但现在全泡汤了。

                “她要到哪儿去?”秦青一边穿起衣服,一边思索。他突然意识到,沉君还光着身子,应该不会走远,于是拿起她的衣物向厕所走去。

                刚到女厕门口,秦青就听到沉君大声呕吐的声音,“她果然在这里”秦青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时最爱清洁,夫妻之间从未有过口交,今夜满嘴的jīn液让她恶心,她不停地吐着,不停地洗着,但心中的屈辱却永远也洗不掉了。

                她无比后悔,由于一时疏忽,自己的清白身躯竟被别的男人玷污,而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己和丈夫最相信的学生。

                秦青,这个经常关心自己的学生,居然做出这种事。沉君真的不明白。

                秦青透过女厕的门看到了沈君全裸的倩影,心中一荡,满怀歉意地说:“小君,对不起?!?br />
                沉君“??!”得一声,跑到墙角,双手护胸,叫道:“你别过来!”

                秦青心中好笑,说:“我偏要过去,刚才已经全看到了,你能怎样?”说着推开了门。

                沉君一脸怨恨,“你好卑鄙……你要过来……我就从窗户上跳下去!”她站在窗前,伸手拉开了窗户。

                秦青没想到她会这么刚烈,他不想闹出人命,就说:“好好,你别跳,我不过去?!被拱殉辆囊路恿斯?。沉君赶忙弯腰捡起来,也顾不得春光外泄,立即快速地穿起来。

                秦青笑嘻嘻地看着,如同猫捉到一只可爱的老鼠,极尽戏弄。

                沉君穿好衣服突然跑过来,一把推开秦青向楼下奔去。秦青吓了一跳,惊愕之间,沉君已经跑下楼?!八桓易咴栋??!鼻厍嘞?,随后回到办公室,静静等待。

                沉君始终没回来,天亮了,秦青有些紧张,“她不会想不开吧?!毕侣フ伊艘蝗?,没发现人影,就又回到办公室。

                这天早上,沉君也没回来学校,谢校长也没来?!八岵换岣嫠咝恍3??”秦青想,“应该不会,沉君是很要面子的,这种事怎么会告诉谢校长呢?!鼻厍嘣诓话仓泄艘惶?。

                第二天,谢校长来上班了,从他的表情秦青断定沉君没告诉她那件事。从谢校长口中得知,沉君病了。秦青这才放下心来。

                又过了几天,沉君一直没有来学校。这时有传言说沉君要辞职不干了,甚至有人传言她要跟谢镇远离婚。

                秦青心里清楚,但也有几许失落?!熬驼庋コ辆寺??”他很遗憾,“唉……那天还有好多事没干呢。以后再也没机会了?!?br />
                但是一想到沉君娇艳的样子,秦青就有点不甘心,他趁谢镇远不在家的时候,去了他家里看望沉君。

                沈君开门看见秦青,大吃一惊。

                秦青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扑上去抓住她,沉君奋力挣扎,秦青一只大手抓住沉君的双手,另一只手立即插上门,转身抱住她。

                “放开我……不要呀……”沉君叫喊着。

                秦青没理她,紧紧抱住她,一阵狂吻。

                “喔……不要……谢校长就要回来……求你……”她低声说,并不断喘息挣扎。透过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谢校长的身影。

                “要不要叫他来看呀?”提到谢校长,秦青又妒忌又兴奋。

                “你……”这句话很管用,沉君已经不敢叫喊,但仍然未屈服。她不甘心再次受辱,激烈挣扎着,口中低声骂道:“你……你好卑鄙……”这已经是沉君可以骂出的最难听的话了,她的脸气得胀红。

                秦青要征服她,和她保持长久的性关系,怎能放过这送上门的肥肉。他奋力把她上身按住,使她趴在桌子上,双腿夹住她的双腿,使她不能动弹。沉君仍不肯就范,腰肢不停扭动着。这反而增加了秦青的欲望,他左手抓住沉君双手,右手将她的短裙撩到腰部以上,脱下她的白色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他喜欢看沉君挣扎的样子:沉君扭动着光屁股,在他看来如同色情表演,他在等待沉君的力气耗尽。

                果然,在一次次反抗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后,沉君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她扭过头愤怒地盯着秦青,眼睛里闪出幽怨的神情。

                秦青冲她笑了笑,沉君又开始挣扎,但力量已经不大。秦青的右手迅速解开她裙子和胸罩,开始上下抚摸她光滑的躯体,嘴上说:“小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让你舒服的。你没试过在后边干的滋味吧?很舒服的?!鼻厍喙室庥靡驶嘤锾舳核?,希望激起她的欲望。

                沉君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姿势也可以做爱,她的哀求声、骂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但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秦青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女人有过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这一点秦青很自信。

                秦青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嘴巴轻咬着她的肌肤,一边用爱抚刺激她的欲望,一边很快脱去她上身的一切衣物。

                沈君白生生的趴在桌子上,心里明白今天难逃被再次强奸的厄运,不禁后悔自己简直是送羊入虎口,任人宰割??墒?,自己为什么要来呢?沉君也说不清。那天逃出后,她没敢走远,而是躲到二楼厕所里,直到天明?;丶液?,她本想告诉丈夫,但由于婆婆病重,一直没法开口。她最后决定,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并作了辞职的打算,因为她不想在学校再看见秦青了,然而几天来,她总是失眠,总是想起那一夜,想起那梦中超乎一切的快感……

                秦青不管这些,此时他正盯着沉君雪白的屁股:在阳光下,沉君的屁股简直是人间尤物,白得刺眼。秦青摸了摸沉君的yīn户,已经有些湿润,便不再犹豫,脱下裤子,将yán具放在沉君阴部轻轻摩擦。秦青看得出,沉君在极力忍耐,但她的下体却只坚持了几分钟,蜜汁便涌了出来,心中暗笑她刚才还是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俘虏,这个小女人居然也是个性欲很强的人。于是,腰部一顶来了个老汉推车便抽送起来。

                这次和上次大大的不同:上次沉君把自己当成了她丈夫,可以说是偷奸,自己又激动又紧张,而这次却是真正的通奸了。想到此处,秦青精神大振,使出浑身解数,九浅一深大干起来。

                沉君也忍不住低声叫起来,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给了她新的刺激,她开始配合着秦青的动作起伏。

                大约过了几分钟,电话的声音让他们都吓了一跳。沉君犹豫了一下,接起桌上的电话。

                “小君,小君,”是谢镇远来找老婆了。

                “哦……”沉君含糊着答应。

                “还不过来?”谢校长问。

                听到她老公的声音,秦青停止了动作,但yán具仍插在里面,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淫笑着消遣她。她扭头瞪了秦青一眼,秦青故意狠狠顶了一下她的ī穴。

                “啊……”沉君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怎么了?”谢校长关切地问。

                “唔……”沉君犹豫着,“没事的啦,扭了一下?!?br />
                秦青一边暗暗佩服她反应机敏,一边暗道:“我正给你老婆扭胸部、肉Bī呢?!?br />
                “这样啊,那你小心点?!毙恍3に?,“小君,我在医院等你?!彼低?,放下电话。

                秦青双手再次抓住沉君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毫不客气地又抽插起来。

                此时,沉君脸颊泛红,不断喘息,后背不停起伏。只是紧闭双目不敢转过头,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身绷紧,ī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秦青知道她快高潮了,有意捉弄她,把yán具拔出了一点。

                “别……别拔出来!”沉君说了句自己一辈子不可能说的话。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进去?!鼻厍嗖灰啦蝗?。

                “哦……哦……”沉君犹豫着。

                “叫不叫?不叫我走了?!鼻厍嘤职纬鲆坏?。

                沉君终于还是开口了:“哦……好……老公……”声音比蚊子还小。

                “大声点!”秦青嚣张的命令道。

                “哦……别折磨我……”沉君痛苦地说。

                “我要走了……”秦青把yán具从她身上拿开。

                “不!我……我叫……我叫”沉君呻吟着,“好老公……老公,饶了我吧,快来我?!?br />
                秦青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翻过沉君的身子,扛起她双腿插进去。经过几番抽插,秦青又问:“是不是你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说,是不是?!?br />
                “我……”沉君痛苦地说:“你都把我玩成这样了……你就饶了我吧!”

                “不行!”秦青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开门了,让所有的邻居都来看看?!弊鞒鲆肟难?。

                “不不……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背辆低炅⒓幢丈涎劬?,“我被你给毁了,我没脸见谢校长了?!?br />
                秦青一听到谢校长的名字,一阵妒意上升:“你老公,早不知道再外边玩了多少女人,你还傻乎乎的把他当成宝贝?!彼底?,他把手机摄像的拍下的图片放在沉君的面前。

                沉君看见谢镇远跟覃玉凤偷情的相片,犹如晴天霹雳。万念俱灰,可是偏偏秦青给她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

                得知丈夫的出轨行为,她心里就没有了偷情的耻辱感,心情一下就放松了。

                秦青看见她沈默,高兴的道:“说,我是不是比你老公会,被我是不是更舒服?”

                “你比他会……比他厉害……啊……啊……我死了……”

                秦青看到沉君终于被自己干得欲仙欲死,高潮叠起,一般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双手托起沉君的纤腰,用力把yán具顶到最深处,猛力抽插,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

                沉君全身一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急切地说:“别射到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别射到里面?!?br />
                秦青不管那些,按住沉君又射了七八次才罢休,然后悠闲地坐到沙发上欣赏。秦青发现她双颊晕红,得意地说:“舒服吧?”

                沉君一言不发,依然躺在桌子上,全身赤裸,白色的jīn液缓缓从她的ī穴流出,看来她累得不轻。

                秦青心疼沉君,轻轻抱住她入眠而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