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夺舍之停不下来 正文卷 第028章 我姓韩,名东升!

            作者:bigsun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7-05-21 17:44:2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冰山王爷是个醋缸 曦颜策 大师兄说 大魔王的团宠小妖妃 女王又被帝少拆马甲了 甜上眉梢 年少的欢喜,都是你 

                “老冯?。?!”

                安静地卧室中,忽地响起女人惊慌大叫,紧跟着床上女人翻身坐起。

                韩冰冰表情惶恐,后怕地拍着胸口。她做了一场梦,梦中她的老公冯慎被判了死刑,转眼间被送到了刑场,她眼睁睁瞧见一颗子弹向冯慎眉头射去……

                下意识地望向床边的男人,借着月光她能清晰瞧见男人的面庞,可这个男人不是她老公!

                之前的记忆渐渐清晰,当时两个男人都喝醉了,在她安顿好自己的老公,又把韩东升搀扶到客房时,这个男人却突然抱住了她,并开始侵犯她。虽然这个男人喝醉了,但力气却特别的大,加之自己的老公就在隔壁,韩冰冰根本不敢激烈反抗……

                一双复杂地眸子落在这个男人的脸上,韩冰冰咬着性感的嘴唇,扬起了手,就想给他一个大耳巴子,可在即将动手的那一刻,韩冰冰却收回了手。

                一道念头出现在韩冰冰脑海,她必须立刻离开这间房,若是被老冯发现,那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韩冰冰迅速下了床,她的动作却很轻,她拾起属于自己的衣服,偷偷地离开了房间。

                韩冰冰站在主卧室的门口,表情呆然,冯慎竟然不在主卧中,他去哪了?是否已发现她与韩东升的事情?

                越想心不安,韩冰冰匆匆换上一身家居服,带着忐忑的心来到了客厅“老冯,老冯,你去哪了?”

                没有人回答,客厅没人,卫生间的门也是敞开的,韩冰冰的脸色越加苍白,她转身向其它房间搜寻而去。

                叮咚,就这时,门铃却响了。

                难道老冯出去了?那当时他是否有察觉家里的情况?

                惴惴不安之际,韩冰冰打开了门。

                眼前出现了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四五十,消瘦的脸上一双眼睛却透着坚毅的神色。另一个女的看上去很年轻,或许刚20出头,还是个小丫头,她有着一头齐耳短发,看上去英气勃勃。

                这两个人韩冰冰都不认识,但两人的一身制服却让她明白了他们的身份,这是两位警察。

                “请问是冯慎,冯先生的家吗?”中年警察礼貌询问。

                “这是冯慎的家,我是他的老婆,但他现在不在家,你们去别的地方找吧?!焙涞?,一双眸子中还透着丝丝敌意,在她看来这些警察多半是找冯慎麻烦而来,真是一群英魂不散的家伙。

                “你好冯太太,我是这片区派出所的警察,我叫马永年,这位叫王紫……”

                “紫色的紫?!倍谭⑴焖潮悴沽艘痪?。

                “来着这里有些事向你通报,顺便了解一些情况,我们能进去说话吗?”中年警察马永年说道。

                在韩冰冰眼里,警察都是些助纣为虐的伪君子,但还是把两人放了进来,并上了两杯白开水。

                “谢谢?!苯庸?,马永年道了谢,表情渐渐凝重“冯太太,你没有高血压、心脏类的疾病吧?”

                “我没有那些病史,为什么说这些?”韩冰冰狐疑询问。

                “没有就好。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对你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幸的消息,希望你不要过于忧伤。半个小时前,湖心岛小区外,冯先生出了车祸,因伤势严重,已于23:34分逝世?!?br />
                韩冰冰“……”

                “冯太太,你还好吧?”在听到冯慎车祸的情况后,韩冰冰就如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这样过了一两分钟,短发女警察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双眸子渐渐凝聚焦点,韩冰冰定定地看着马永年,嘴唇哆哆嗦嗦“是真的吗?”

                马永年点头。

                一颗泪珠,滴答顺着光滑的脸颊掉在地板上。

                韩冰冰捂面痛哭,刚开始还是小声抽泣,没多久已宛如小孩子似的嚎啕大哭,哀伤的情绪随着灯光,冲向了外面的世界。

                两警察面面相觑,却没打断韩冰冰的情绪宣泄,这种事他们经历多了,一般情况下,最多十几分钟后,韩冰冰就能渐渐冷静,这点时间他们还是等得起的。

                “怎么啦,怎么啦???”忽地客厅冲来一人,他一边冲来还一边大声问话。

                韩冰冰正哭得伤心,没心情搭理他。两警察却不约而同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不要脸!”短发女警察急忙遮住了眼睛,顺便呸了一句。

                原来冲出的是个裸男!

                而且这个裸男长得还颇为不错,古铜色的皮肤,健硕而有力的身材,甭说没穿衣服,就是穿上衣服也能吸引不少女孩的眼球。

                “…呃???”裸男瞧了瞧客厅的情况,呆了差不多一秒钟,忽地转身冲进了走廊,就如他来的一样快速。

                两警察对视一眼,似达成了默契,女警察依然落在客厅沙发上,而男警察却起身,不慌不忙向裸男离开的方向走去。

                卧室中的裸男正在快速套衣服,眼看就要着装整齐,马永年象征性敲了敲门“我是片区派出所的警察,我叫马永年,我们谈谈吧?!?br />
                “坐吧,什么事?”衣服穿好,赵五也恢复了自信,虽弄不清警察为什么会找上门,还因此找到了他,但赵五又没做啥不干净的事,表情是相当坦然。

                “请出示下身份证?!甭碛滥昴贸隽艘恢辉仓楸屎退傩幢?。

                “身份证没带,不过客厅那位女警察一定认识我?!闭晕逑蛎趴谂伺斓?。

                “你和小王认识?”马永年诧异问道。

                赵五点头“不是很熟,只见过一面?!?br />
                “小王,你进来下?!甭碛滥瓿迕趴诤盎?。

                没多久就见一英姿飒爽的女警察走进了房间,赵五下意识向她的胸口飘去,眼睛中露出少许迷惑表情。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位女警察时,她那凶器可是相当伟大??烧庖淮?,怎么就小了许多?

                “戳瞎你的眼睛呀!”王紫愤愤道。

                “小王你和他认识?什么情况?”马永年看向王紫。

                “因为唐天才和冯慎的案子,当时我不是去了一趟城外的陨石坑吗?就是在陨石坑里遇到的他。这个家伙叫韩东升,当时他说是去那郊游的,现在看来他肯定撒了谎?!彼档秸饫锿踝舷蛘晕宓扇?,眸子中透着逼视的味道“说,你和冯慎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光着身子出现在他的家里?”

                “我就住在楼上,我们是邻居。今天冯慎不是出狱了吗?摆了桌家宴,所以我来了?!闭晕逅柿怂始绲?。

                “然后呢?”王紫紧追不舍问。

                “然后就喝醉了呗?!?br />
                “小同志,你或许还不知道其中的严重性,冯慎在半个小时前,已出车祸而死,我们初步判定是仇杀案。你现在所说的每个字,都有可能对案情的发展造成影响,所以还请如实并详细地,将你今晚所经历和所想的告诉我们?!甭碛滥晖蝗谎纤嗟?。

                “冯慎死了???”赵五猛地站了起来。

                两警察点头,四道视线落在他脸上,没有移开过。

                “好吧,今晚的事我都告诉你们。不过真没什么好说的,我和冯慎的酒量都不行,没多久便喝醉了。之后我记得我与嫂子一起把他送到了他的房间。在后来嫂子把我搀扶到了另一间房。然后就睡着了,不过在睡梦中,我好像与嫂子发生了关系,现在看情况好像是真的……”

                说到这里赵五扫了眼凌乱的床上,这种事他很想隐瞒,奈何眼前的老东西似早已洞察,一双眼睛不时就瞧瞧床头,然后又瞅瞅他,看得赵五心慌慌的。索性就承认了,反正他已经察觉到手臂发麻,麻木感并持续了好一阵,还有向其他区域蔓延的趋势。

                经验告诉赵五,这具身体已经在排斥他的意识!

                那么情况再糟糕,最后承受结果的也不可能是他了,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当然了,赵五也不会故意给韩东升使绊子,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他又道“最后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我听到了嫂子的哭声,冲了出去……”

                “所以你睡了自己好友的老婆?”马永年用心地记录着赵五交代的事情,一旁的王紫忍不住发问。

                “酒后发生的事情,不是我的本意,但事实就像你说的那样?!闭晕逦蘅刹晃蘅傻?。

                “你住在楼上?”王紫又问。

                赵五点头。

                “你姓王吗?”女警察一双眸子满是鄙夷。

                赵五看着王紫,眼神特认真“我不姓王,我这具身体姓韩,叫韩东升?!?/div>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