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二卷 苏幕遮 第九章也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7-11-23 20:12:5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我是个有系统外挂的千年巨树 我有一个反差值系统 我的系统要充能 老子要修真 幻都大陆 最强神典 余烬之铳 不凡的卜凡 

                井九来到岸边,河水如瀑布一般从白衣上滑落。



                朝南城墙上军士们正在奔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井九看了那边一眼,用剑元将身上的水蒸干,整个人笼罩着一层白雾。



                “现在你还问我为什么要来朝阳城吗?”



                赵腊月的声音在雾气外响起。



                井九知道了为何朝南城的军士那般紧张,想来是她驭剑出城时惊动了不少人。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没有说错。



                发生在柳十岁身上的事情全部在他预料之中,但终究还是要来看一眼才能放心。



                赵腊月问道:“找到你想找的东西了吗?”



                井九嗯了声。



                赵腊月没有再问什么。



                井九看着她说道:“你还要再查下去?”



                赵腊月也嗯了声。



                “这件事情与雷魂木其实没有关系?!?/p>

                井九看着她说道:“如果飞升失败,原因只在于阵法出了问题?!?/p>

                赵腊月说道:“雷破云敢偷雷魂木下碧湖峰,就敢在阵法材料上动手脚?!?/p>

                这两件事并无关系,但这个推论确实有道理。



                井九说道:“阵在神末峰顶,他动不了手脚?!薄?/p>

                赵腊月心想自己在峰顶并未看到任何阵法的痕迹,就连一丝残余的气息都没有。



                “烟消云散,是那座阵法的名字?!?/p>

                井九说道:“不会留下任何痕迹?!?/p>

                赵腊月说道:“烟消云散……这名字真不吉利?!?/p>

                井九说道:“修道者的飞升对于留在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就是死亡,本就不是什么开心的事?!?/p>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难怪师叔祖飞升,青山九峰竟然没有几个人真的高兴?!?/p>

                井九没有说话。



                赵腊月说道:“如果材料没有问题,那阵法怎么可能会出问题?”



                “可能……景阳真人当年学的阵法本就是个错的?!?/p>

                井九微笑说道。



                他的笑容有些淡。



                ……



                ……



                井九与赵腊月离了朝南城,穿越山岭而去,不知身在何方。



                青山那边,柳十岁终于醒了过来,滚烫的皮肤恢复了正常的温度,神智没有受影响,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人知道,当他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时,偶尔能在眼瞳的最深处,看到一抹妖艳的红色。



                第二天,柳十岁便被关进了剑狱,白如镜长老再如何恼怒,也无法改变上德峰的决定。



                因为上德峰怀疑,在浊水的那场除妖大战里,柳十岁偷吞了鬼目鲮的妖丹。



                吞食妖丹可以帮助修道者快速提升境界,但极可能污染道心,让修道者走火入魔。



                对玄门正宗来说,这是绝对无法接受的行为,对青山宗来说,更是违逆剑律的严重罪行。



                即便柳十岁是深受宗派期望的天生道种,如果真的做出这种事情,哪怕最轻的惩罚也是废去修为,逐出青山。



                接下来的时间里,上德峰对柳十岁进行了极其严厉的审讯,最后甚至动了刑。



                审讯的结果却有些出人意料。



                在浊水畔柳十岁忽然昏迷不醒,以及身体滚烫,道脉骤疾等诸多异象,都表明他确实吞食了妖丹。



                但无论是适越峰师长们的检查,还是迟宴用剑心听脉,都没能在他的身体里找到直接的证据。



                按道理来说,既然没有证据,就应该放人,但此事如此诡异,上德峰哪里肯就此结案。



                元骑鲸亲自下令,依然把柳十岁关在剑狱里,并且禁止任何人探望。



                到了现在,不管是白如镜长老还是两忘峰的那些年轻弟子,其实都已经相信了上德峰的判断。



                所以并没有人去探望柳十岁。



                无论上德峰如何用刑,柳十岁都保持着沉默,再如何痛苦,连脏话都不肯说一句。



                他静静坐在不见天日的囚室里,满是伤痕的脸上写满了倔强,却又是那样的孤单。



                ……



                ……



                青山九峰震惊。



                洗剑溪畔,经常能够听到有关此事的议论,或者不信,或者同情,但绝大多数是漠然与轻蔑。



                这种漠然与轻蔑,来自于对柳十岁的失望,既然深受宗派重视,何至于如此着急,竟然乱了道心。



                顾清在神末峰里练剑,消息稍微来的晚了些,当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柳十岁已经被关了十余日。



                他觉得这件事情有问题,因为他与柳十岁接触过数次,根本不相信柳十岁会偷食妖丹。



                如果柳十岁继续被关在阴暗的剑狱里,时间长了,修道之路会遭受极大的挫折,甚至从中断绝。



                但他现在只是客居神末峰的承剑弟子,如何能够帮到柳十岁?



                这个时候,他想起井九离开之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如果有事,找猴子。



                顾清是个很聪明的人,早就已经想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在很多人看来,井九与柳十岁这对主仆已经渐行渐远,只有顾清知道井九与柳十岁真正的关系,比如那些竹子,又比如那些嘱咐,他很确定,对井九来说,青山九峰里只有柳十岁的事才是事。



                那么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如果柳十岁出了事,就去找猴子。



                ……



                ……



                顾清走到木屋外,用拳头砸了几下树身,然后呜呜叫了两声。



                树林里响起枝叶弯折的声音,还有猿猴们的叫声。



                十几只猿猴来到木屋四周,围住了他。



                顾清现在会学猴子叫,但不代表他能用这些叫声讲明白这件事情。



                他看着那些猿猴,用缓慢的语速,标准的发音,把这件事情前后讲了一遍。



                猿猴们急的抓耳挠腮,指着他不停尖叫。



                顾清知道它们是在骂自己,摊开双手,很是无辜,心想那我能怎么办?



                一只小猴子从窗子爬进木屋,抓了一张纸,不停地挥舞。



                顾清一拍额头,心想自己怎么这么笨?



                猿猴们摊开双臂,也是一脸无辜,心想你还知道???



                磨好墨汁,摊开白纸,要写些什么内容,顾清又犯了难。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封信稍后会送到谁的手里。



                几番斟酌,他最后写了很简单的几句话,没有忘记用左手执的笔。



                “我不知道您是谁,总之,柳十岁这件事情拜托了?!?/p>

                ……



                ……



                第二天。



                柳十岁便被放了出来。



                无论是洗剑溪畔的普通弟子,还是九峰里的人们,都觉得好生诧异。



                上德峰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没有人去接柳十岁。



                柳十岁回到天光峰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自己的师父白如镜,迎接他的是无数道有些陌生的眼光。



                夜深时分,顾寒来了。



                “为了天下正道,有些牺牲是值得的?!?/p>

                顾寒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安慰说道:“大师兄本想亲自过来,但担心落在他人眼里?!?/p>

                柳十岁问道:“为何上德峰会放我?比计划提前太多?!?/p>

                顾寒说道:“自然是师父他老人家发了话?!?/p>

                想到这件事情是掌门大人亲自安排,柳十岁感觉肩上的份量越发沉重。



                顾寒走后,他坐在窗前,看着那盏油灯沉默了很久。



                他忽然很想念井九,或者是想念当初在小山村里,池塘边、大树下、听蝉声的日子。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