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二卷 苏幕遮 第一百零九章寒意十足的信号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8-04-21 20:09:1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落柔殇 当神秘事件逐渐复苏 我有一个太古神器开始 灯下黑之吃喝奇谈 余玄传 至尊无上丹帝 高武到修仙 邪王的逆天毒妃 

                西山居某个庭院里,清容峰的少‘女’们正在聊着道战的消息。。。

                她们说的眉飞‘色’舞,瓜子壳到处翻飞,壶里的茶水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道。

                南忘面带寒霜走了进来。

                清容峰的规矩向来不严,但看着峰主这般模样,弟子们哪敢怠慢,赶紧放下手里的茶杯与瓜子,齐声行礼。

                南忘坐到椅子里,看着这些如‘花’似‘玉’的少‘女’们,微怒说道:“瞧瞧你们这模样,难怪试剑大会表现这么糟糕,连一个道战的名额都抢不到,你们这趟跟着我来朝歌城做什么的,来玩???”

                少‘女’们心想自己这些人没资格参加道战,青山又不参加前面的琴棋书画四项,来朝歌城不就是来玩的吗?

                直到她们知道南忘的心情为何如此糟糕之后,才担心起来。

                梅会道战本来就极凶险,每次都会有年轻的修道者死去,但今年死人也太早了些?

                而且井九师叔在最后方,按道理来说最安全,与他一起的那个昆仑弟子怎么就死了呢?最麻烦的是,那个昆仑弟子刚刚成功杀死一个雪国怪物便死了,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尤其是对那些‘阴’谋论者来说。

                “听说何渭很生气,要我们给个‘交’代?!?br />
                南忘一拍桌面,寒声说道:“‘交’他个妈的代??!”

                少‘女’们低头站着,就当没听到这句话。

                何渭是昆仑掌‘门’的名讳。

                按理来说,南忘应该给予对方一些尊重。但她们早就习惯了峰主百无禁忌的行事风格,平日在清容峰里,峰主生气起来连掌‘门’师伯都要说上几句,更何况是别派的掌‘门’。

                当年连三月拜访青山之后,南忘的‘性’情已经收敛了很多,但身周都是自己的弟子,她不想再压抑自己的情绪,冷笑说道:“死就是输,活就是胜,这就是道战,他要什么‘交’代?”

                一位颇受宠爱的‘女’弟子劝说道:“这种情形,小师叔被人议论也是难免,待寒号鸟的消息回来,自然就好了?!?br />
                寒号鸟乃是昆仑派的镇派异禽,天‘性’不惧严寒‘阴’气,平日里都在九幽寒潭里静养,只有隔数年的梅会时才会被请出来,负责监视雪原上的情形,确定那些年轻修行者的位置,在某些最危险的时刻也会亲自出手。

                其实南忘明白这一点,寒号鸟是昆仑自己的祖宗,何渭总不能说它说谎,而且就算它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形,在场还有证人。问题在于……现在就连她都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井九与那个昆仑弟子的死有没有关系,她毫无把握。

                就看那几年赵腊月在旅途上杀人不眨眼的劲儿,再想着前些天施丰臣的死,谁知道井九会做出些什么事来。

                那座她曾经很熟悉的山峰,现在已经变得很陌生了。

                ……

                ……

                朝歌城入夜。

                净觉寺的桃‘花’早就已经落完了,通往最深处那条通道两侧的桃‘花’灯还亮着。

                一位老僧向着石道尽头走去,看似缓慢,实则只用了数息时间便到了静室的‘门’前。

                他调整呼吸,推‘门’而入,看着眼前的画面,‘露’出欣慰的笑容。

                今天禅子终于肯盘膝而坐了。

                虽然他只是盘着单膝,而且主要的原因还是方便他侧着身子去看那堆木棍。

                “不是听耳,应该是铁线虫?!?br />
                老僧知道此事有些急,没有任何耽搁,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老僧法号释海,曾经在北方那座小城里服‘侍’刀圣数十年,说到对雪国怪物的了解,整个果成寺没有比他更强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禅子才需要他的建议。

                铁线虫是雪国深处的一种异虫,模样与听耳相似,也是寄居在各种雪兽的身体里,但甲壳异常坚固,就算是青山宗的剑都不见得能斩开。至于恐怖的杀伤力,更是与听耳天差地别。

                如果那名昆仑弟子遇着的是铁线虫,全无防备的情形下,确实难有幸理。

                禅子抬起头来,有些不解问道:“这种虫子不是向来都在那位身边?”

                释海老僧知道禅子说的那位指的是哪位,神情凝重说道:“而且铁线虫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就算当年偶尔有那么几只在兽‘潮’退去的时候钻进了地底深处,但这时候是初夏,也应该长眠才是,为何会突然醒来?”

                禅子睁大眼睛,无辜说道:“我哪里知道答案?!?br />
                释海老僧苦笑一声,说道:“难道今年又会是一次大兽‘潮’?”

                听到兽‘潮’二字,禅子的神情认真了些,说道:“我已经让渡海师侄去看看?!?br />
                渡海僧是果成寺律堂首席,谁也不知道,这位禅宗高僧竟是已经悄无声息去了北方。

                释海老僧担心说道:“要不要提前结束道战?”

                今年梅会由禅子亲自主持。

                只有他有资格用一句话结束这场道战。

                禅子望向榻上的那堆木棍,随意伸手握住一根,然后‘抽’了出来。

                释海老僧忽然觉得很紧张。

                数百根木棍就这样倒塌,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禅子看着那堆凌‘乱’的木棍,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似乎是拿不定主意。

                果成寺最擅两心通。

                禅子在这方面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如此犹豫,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写信给需要知道的那几家,让他们做好准备?!?br />
                禅子安静了会儿,继续说道:“我们等曹园的信?!?br />
                ……

                ……

                寒号鸟的目力极为锐利。

                雪原上的那四个小黑点,对它来说就像近在眼前。

                它能够看清楚他们衣服上的尘土、靴上的残雪、脸上的疲惫、眼神里的茫然。

                它有些不理解的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人为何那么干净?

                没有尘土,没有残雪,没有疲惫,没有情绪起伏。

                这也是殷清陌三人想不明白的事情。

                当然,他们还有更多想不明白的事。

                代寅死后,在那座山里枯坐十余天的井九,像是忽然想通了什么事情,开始向雪原里行进。

                同伴的惨死没有摧毁这三名年轻修行者的意志,但还是会让他们感到有些茫然,很自然地开始听从井九的想法。

                井九没有带着他们猎杀雪国怪物的意思,明明路上曾经遇到过两三次,他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他就像是单纯在赶路。

                他要去哪里?

                如果是急着要去哪里,为何他还是像往常那般行走,没有加快速度,也没有冒险驭剑?

                ……

                ……

                天光渐暗,寒号鸟早就已经离开。

                井九停下脚步。

                后面的三人赶紧停住。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