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三卷 第三卷 摸鱼儿 第十八章又是道战临雪原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8-05-30 20:14:4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当神秘事件逐渐复苏 大三界之盒子劫 余玄传 万谷仙帝 邪王的逆天毒妃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高武到修仙 我有一个太古神器开始 

                顾清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剑律元骑鲸一身修为惊天动地,更是掌‘门’真人的师兄,上德峰在青山九峰里的地位极为特殊。

                但这句话里的上德峰,指的并不是现在的上德峰,而是无数年前的那座上德峰。

                当时的上德峰主是太平真人。

                现在的青山本来就是太平真人一脉。

                掌‘门’还是元骑鲸都是他的弟子,就连顾清所在的神末峰也应该算在这一脉里。

                因为景阳真人是太平真人的师弟。

                更有一种说法,太平真人是代师授业,可以说是景阳真人的半个师父。

                太平真人是何等样人,继掌‘门’真人与剑律元骑鲸之后收的第四个徒弟,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庸常之人?

                更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方景天绝非庸常之辈,为何数百年来会表现的这般平淡?

                顾清不像赵腊月那样知道很多事情,猜到很多事情,所以怎样想也想不明白,只好不再去想。

                他甚至连看都不敢多看方景天两眼。

                似方景天这种层级的大人物,绝对能够轻易感知到针对自己的气机与眼光。

                若他动了什么想法,只需要随便挥挥衣袖,顾清便会死了。

                ……

                ……

                青山剑舟落在群山之间。

                群山间到处都有美仑美奂的建筑,正是朝廷专‘门’为仙师们修建的西山居。

                顾清正在收拾东西,忽然听到西山居通传,有人送东西来。

                他有些不解,心想自己在朝歌城并不认识人,顾家也一直只在天南经营,来者是谁?

                他带着元姓少年来到前院,发现有些同‘门’已经在了。

                一名执事跪拜于地,双手呈上礼单,极其恭谨,身后则是数十个‘精’美华贵的匣子。

                顾清接过礼单看了看,发现大部分都是些用具吃食,没有特别。

                有青山弟子好奇凑过来看了一眼,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真是豪奢,这是谁家送来的?”

                那位执事跪在地上,见顾清没有说话,哪里敢回话。

                元姓少年明白了,笑着说道:“应该是师父家里送来的?!?br />
                围观的人群里响起两声冷哼,有人说道:“修行者耽于外物,难道不怕‘乱’了道心?”

                说完这句话,两名弟子拂袖而去。

                元姓少年有些不解,也有些生气,准备说些什么,被顾清止住。

                顾清对那位执事温言道谢,带着元姓少年回了房间。

                他只拿了礼单,稍后自然会有西山居的人帮忙把那些礼物搬进来。

                “那两位师兄是怎么回事?”

                元姓少年犹自愤愤不平。

                顾清说道:“他们是适越峰与碧湖峰的弟子,当然会看不顺眼?!?br />
                元姓少年不解问道:“为何?”

                顾清说道:“在他们眼里,赵家的东西只怕都是宝树居进献的。宝树居以前的靠山是碧湖峰,还由适越峰管理,那些好处都是他们得了,现在这些好处却到了我们手里,他们如何会舒服?”

                元姓少年怔了怔,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不禁有些担心说道:“那该如何办才能化解对方的敌意?”

                “为何要化解?”

                顾清笑了起来,说道:“几年前在峰顶我曾经听过一句话,我当时无法接受,现在想来却很有道理?!?br />
                元姓少年好奇问道:“什么话?”

                顾清指着窗外说道:“太阳就在那里,你怎么遮掩,也总会被人看到,如果你不喜欢被人看着,那么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更明亮,亮瞎他们的眼?!?br />
                元姓少年愣了半晌,喃喃说道:“好嚣张?!?br />
                顾清说道:“亮瞎他们的眼这句话是我说的,但我觉得那就是二位师长的意思?!?br />
                ……

                ……

                第二天请示方景天后,顾清与元姓少年离开西山居,去了朝歌城。

                顾清给井家送了些丹‘药’,当然是经过‘精’心挑选,可以帮助凡人健康身体,但‘药’力很弱,不至于出事。

                元姓少年去了赵家,至于他要送什么东西顾清没有理会,身为弟子,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事。

                然后,梅会便开始了。

                今年的梅会由中州派主持,优胜者的奖励据说是一颗高阶灵丹,与上次相比差距有些大。

                上次梅会优胜者的奖励是禅子灌顶。

                有些遗憾的是,琴战第一的过冬消失,书战第一的白早以及道战第一的井九生死不知,只有雀娘与画战第一的叔狂接受了灌顶。

                据说那位一茅斋年轻书生在接受了禅子的灌顶之后,顿时开悟,连破两境,雀娘则是在镜宗玄地里闭关,颇受期待。

                不管如何,梅会终究是修行界的一场盛会。

                朝歌城的梅园里汇聚了很多年轻修行者,只是因为缺少了某些人显得有些冷清——那些人便是前面提到的过冬、白早、井九还有三年前死去的洛淮南、今次没有参加的童颜以及连续两次都没有出现的青山宗两忘峰年轻强者们。

                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冷清还是别的原因,梅会的前面四项进行的有些平淡,‘波’澜不惊地结束。

                直到西山居的画师开始在雨廊下布置画布,参加梅会的人们才确定了那种感觉,原来所有人都在等道战。

                不是等道战的结果,而是因为道战要去雪原。

                那片寒雾真的要散了。

                ……

                ……

                壁画从廊顶落至地面,已经绘好寒枝,在近处细看,往往会让观者感觉自己变成了枝间的一只鸟。

                顾清带着元姓少年站在画前,想着传闻里六年前此间的热闹,心情有些异样。

                西山居里的议论声越来越大,都在说着当年的那幅画,赞叹于何霑的巧思,更惊叹于井九那一夜的逆天表现。

                议论声忽然消失,脚步声响起,顾清与元姓少年转身,看到了一个人。

                西海剑派桐庐,比上次梅会的时候,气息更加强大,眼神更加沉稳,盯着顾清的时候,却隐有凶意。

                顾清很平静,说道:“道友何事?”

                桐庐厉声说道:“我会盯着你们,如果让我发现你们包庇那个杂碎,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br />
                上次道战时,他被洛淮南所救,从那之后他便视洛淮南为一生挚友,极为尊敬。

                洛淮南被柳十岁杀死,桐庐悲痛至极,当然想要替洛淮南报仇,却无法找到柳十岁,一腔恨意只能落在青山之上。

                顾清看着他平静说道:“我也很想知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你会怎么选择?!?br />
                ……

                ……

                寒雾真的退了。

                雪原的边缘已经清晰可见。

                白城里到处都挂着彩幡,以为庆祝。

                雪原边缘那些曾经存活的耐寒细树,现在挂满了冰晶,看着很是奇特。

                城外的原野上散落着各修行宗派的庭院,六年时间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和国公、方景天、任千竹、风刀教主、昆仑掌‘门’等修行界的大人物都来到了这里。

                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们已经进了雪原。

                顾清和元姓少年就在其间。

                寒雾太过诡异,要保证年轻修行者的安全,更重要的是这些大人物想第一时间知道雪原里的具体情形。

                他们无法离寒雾太近,谁知道那会不会让北方那道意志再次变得狂暴起来。

                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境界低微,应该不会被那位视为威胁,反而要安全很多。

                今年道战的真实用意,就是要用这些年轻修行者去查看雪原里的情形。

                一百多名年轻修行者出现在雪原上,就像是黑点,然后渐渐聚拢,分成了二十个小组。

                年轻的修行者们谨慎地控制着速度,与寒雾的边缘始终保持着数里距离,随着寒雾退去而缓慢向北进发。

                今次道战,除了杀死雪国怪物,只要能够拾回前次参赛者的遗骸或是重要法器,也可以在西山居的画上添上一朵红梅。

                没有人指望还能遇到幸存者,因为这道寒雾实在太冷,即便隔着数里的距离,依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其间的恐怖,在这般寒冷的雾气里怎么可能熬过六年时间?

                向北走了好些天,参加道战的修行者们没能找到任何活着的雪国怪物,只是看到了很多尸骸,偶尔能够发现人类修行者的遗物。

                顾清是青山弟子,‘性’情也极沉稳可亲,很快便得到了同伴的认可与尊敬。在他的带领下,小队偏离了原先设计的路线,向着西北方向‘插’了过去,速度渐渐加快,很快便来到了最前方两个小队的身后。

                那两个小队里有中州派的弟子向晚书,还有西海剑派的桐庐。

                同伴们有些不解,心想这是要做什么?

                有知道西山居冲突的年轻弟子更是有些不安,心想难道顾清道友准备与桐庐在这里战上一???

                ……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