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四卷 第四卷 壶中天 第八章很妖的一问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8-07-09 20:17:4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寻梦仙踪 万象之界 她是大佬的心肝小宝贝 重零开始的帝尊 劫浩异域 圣龙九天尊 另外一个我活在古代 仙山月色寒 

                井九多年前便知道这件事情,与他们亲自谈过,所以情绪还好,那天真正到来终究还要好些年。

                赵腊月走到他身边,望向远处云海最高的那座山峰,声音微低说道:“大概还有多长时间?”

                井九说道:“百年为期?!?br />
                赵腊月明白他的意思,默默算了算过南山的年龄,发现已经没几十年了。

                ……

                ……

                数日后,中州派的越千门长老与昔来峰主方景天谈妥了事务,便带着随行弟子乘云舟折返。

                有些出乎青山弟子意料的是,井九没有走,白早也没有留。

                接着有新的传闻在九峰间传开,大家才知道原来井九毫不留情地直接拒绝了中州派的提议。

                传闻里毫不留情与直接拒绝这两个重点词明显是有人刻意加上去的。

                此人当时肯定就在神末峰,那么很简单,他不是姓顾就是姓元。

                青山弟子有些吃惊,稍一思忖又觉得很是自然,这才是小师叔的行事风格。

                清容峰的姑娘们很开心,借着暑意将走的由头开了一场百花宴。

                执事们从适越峰取了两百桶陈年珍酿与十余筐新鲜山果。

                入夜后,星光照亮山崖,随秋意而至的清风在亭台间穿行。

                姑娘们吃着果子,饮着美酒,欢声笑语,或歌或舞,好不快活。

                酒过三十巡,刻意没用剑元驱散酒意的姑娘们渐渐有了醉意,不再高歌轻舞,开始聊心事与故事。

                心事是修行上的烦心事,故事则是修行界与九峰的那些,陈年或者新鲜的。

                她们聊的主要内容当然还是井九与白早之间的这件事,想着那天白早看似平静、实则有些落寞的身影,不知为何先前的欢喜渐渐变成了落寞,崖间亭下渐渐沉默。

                一名喝多了的女弟子脸色通红,口齿不清说道:“真是……一腔情义……尽空付?!?br />
                一名女弟子叹息说道:“春光总被辜负?!?br />
                另一名女弟子提醒道:“今日是秋至?!?br />
                那名女弟子幽幽说道:“秋色便能辜负吗?”

                空气里弥漫着怅然的味道。

                她们望向最近处的那座山峰。

                星光之下,神末峰显得越来孤清。

                南忘也在饮酒。

                她在清容峰顶,半倚在光滑如镜的巨石上,身后是一株花树。

                她用两根手指拎着一只酒壶,神情慵懒,星光落在丰满的身躯与美丽的脸颊上,分外诱人。

                她也在看着神末峰,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淡然说道:“如此无情无义,倒真像极了他那个死鬼师父?!?br />
                ……

                ……

                神末峰确实孤清,与景阳真人在时没有什么区别。

                不管是春天盛开的鲜花、秋天结成的山果、夏天里的暴雨、冬日落下的大雪,都不会让这座山峰发生任何改变,与生活在这里的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有人问井九与赵腊月,他们应该会说,既然有青山大阵,本来就不应该有春夏秋冬,何必多此一举。

                多此一举说的便是清容峰。

                每年都有几个特定时刻,清容峰会要求青山大阵开一道口子,迎入春风、夏雨、秋意、冬雪。

                井九只能接受冬雪。

                赵腊月相对来说更喜欢春雨,那会让她想起朝歌城里被春雨打湿后、有如苍龙的太常寺檐角。

                以及能看到这般风景的井宅。

                崖间有个木屋,那是顾清当年以客人身份住在神末峰时与猿猴们一道建好的,现在让小荷住了进去。

                不知道以后这里会不会成为神末峰的正式客居。

                顾清搬到了峰顶。

                洞府里有很多居室,外面的道殿还有很多房间,但元曲有很多修行方面的疑难想请教,所以要他做了邻居。

                除此之外,神末峰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但没有变化便是问题。

                柳十岁已经回到了青山,却已经好些天没有来这里。

                顾清心想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当天猿猴从山下取回族里帮着打听到的消息,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做为消灭不老林的最大功臣,柳十岁理所当然应该得到足够的奖赏,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份奖赏始终没有下来。柳十岁想把小荷留在青山也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天光峰的墨池长老写了亲笔信、过南山亲自陪着他跑了好些天也没有用。

                最关键的是,有人在暗中查柳十岁。

                上德峰的段莲田忽然出了青山,这让有些人闻到了一抹诡异的味道。

                过南山性情如此温和,都有些生气了,与昔来峰方面发生了极为激烈的争执。

                青山宗执行门规、对弟子实施奖惩是上德峰的事,但一应人事都需要经过昔来峰。

                人事便是所有事。

                与柳十岁有关的两件事情之所以没办下来,都是被昔来峰所阻。

                低调了两百余年的昔来峰,通过与天光峰的对峙,忽然展露了锋芒。

                青山众人也终于想了起来,看似庸常的昔来峰主方景天本来就是毫无争议的青山宗三号人物。

                顾清不知道方景天为何要这样做。

                但他忽然想到那天整座神末峰如临大敌……不是白早那次。

                当时他与元曲便猜测,那个隐藏在云里的强者应该便是青山里的某位师长。

                难道那人就是方景天?

                顾清有些担心,再也无法忍住,走到崖畔,对井九说道:“师父,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br />
                井九看着瓷盘里的砂粒,头也不抬,说道:“我知道?!?br />
                顾清怔住了,心想我不是这个意思。

                ……

                ……

                昔来峰顶。

                柳十岁沉默着转身离开。

                今天依然无果。

                方景天根本没有见他。

                昔来峰弟子把他送到崖畔,回首望向道殿紧闭的大门,也有些不解。

                大殿深处,方景天负手看着窗外。

                山风入。

                两道银眉轻飘。

                仙风道骨。

                深不可测。

                哪里还是平日里的寻常模样。

                没有人的时候,他不需要再隐藏自己。

                他做出了决定,踏空而起,走到窗外,随风而落,如初秋的第一片落叶。

                昔来峰殿后是陡峭至极的石壁,下方是浓郁至极的云雾。

                方景天落入云雾里。

                云雾里有道石梁。

                很少有人知道这道石梁连着昔来峰与适越峰。

                石梁四周还是云雾,深不见底。

                云雾里隐隐散发着一道淡淡的气息。

                那道气息并不如何强大,却有一种特别妖异的感觉,幽魅至极。

                便是无彰境的弟子在这片云雾里驭剑,必然会被那道气息侵噬剑丸,跌落而死。

                方景天银眉微飘,云雾微动,散开些许,露出石梁的地面。

                石梁地面散落着十余道痕迹,如竹叶拼成一般,看似没有规律,实则向着某处而去。

                方景天的视线随着那些竹叶痕迹而走,最终落在某处。

                那处的云雾里隐隐出现一道黑影。

                “没有一,那二呢?”

                方景天看着那处说道:“雷破云死之前一直在喊这句话,在剑狱里喊,逃出来后还在喊?!?br />
                那处的云雾忽然快速地流转起来,黑影没有显现出身形,但明显很关注此事。

                方景天神情淡然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二在柳十岁身上,那么我便要问,一呢?”

                (本章完)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