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四卷 第四卷 壶中天 第二十九章雪姬醒了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1-30 00:44:53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天骄武祖 摘星手记 狂战之路 安维拉尔大陆 创世神尊之路 魔谛 仙武神皇 

            ?    第二天清晨,湖面的冰化了更多,庵堂里暖和了些。

                童颜与那位老尼交待了声,离了庵堂,通过湿漉的山道来到大原城里。

                他找到了李公子的古董行,买了些东西,通过街坊与那些闲汉,打听到了一些事情。

                十年前正好是西海事变,李公子在庵堂里遇见的姑娘应该是水月庵的那位前辈。

                得出这个结论很容易,因为童颜擅于推算,而且恰好知晓那件事情的内情。

                回到三千庵的时候,天色已黑,悬持在湖畔树间桥上的长生灯变得更加明亮,童颜来到禅室前向里面望去。

                雪姬在棉被山里沉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井九坐在窗那边的湖畔,看着湖上渐散的薄冰,手里拿着一只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青儿坐在他的肩头,轻声哼着幻境里旧楚国的歌曲。

                童颜觉得这些画面有些意思,稚嫩的脸上出现一抹笑意。

                井九无心世事,与果成寺、水月庵这些世外之地相熟,真有些像天生的出家人。

                接着他想到白早师妹,唇角的笑意渐淡,双眉却因为挑起而渐浓。

                若真是无心,他身边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奇女子?

                十年前有过冬前辈,现在身边有青儿,身后还有位拥被沉睡的雪姑娘……

                夜色渐深,忽有琴声传来。

                童颜转身走到桥前,隔溪望了过去。

                李公子没有坐在雪地上,而是坐在了自己带来的矮凳上,古琴搁在膝上,琴声出自弦上。

                今夜,他弹的是一首良宵引。

                这首曲子十年前曾经在这里出现过。

                湖畔的石凳上。

                井九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青儿坐在他的肩头,好奇地凑了过去,摸了摸他的耳垂,心想明明是对招风耳,怎么也这么好看呢?

                数十道剑意从井九的身体里生出,用承天剑法布置了一座阵法,隔绝了外界的视线,但没有屏蔽那些琴声。

                他把右手伸进湖里打湿,然后继续用青天鉴光滑的那面磨剑。

                寒冷的湖水很快便变成雾气,蒸腾而起,他的手在其间若隐若现。

                青儿心想这也挺好看啊。

                琴声不停继续,没有停歇,或者换了好些曲子,井九没有注意。

                时间缓慢地流逝。

                夜色渐深。

                井九忽然抬起头来,身形从湖畔消失。

                童颜也感觉到禅室里的气息变化,心知不好,踩着溪上的薄雪来到李公子身前,转身便是一掌击出。

                一道无形的气息从他掌心里溢出,迎风而展,如镜子般,映出前方的石桥、庵堂以及蓝天。

                只是瞬间,那些景物便变得模糊起来,因为上面结了一层浅浅的霜。

                带着极度寒意的冰霜,轻而易举地破掉这道无形光镜上附着的中州派道法,蔓延到他的手背、手腕,然后继续向上。

                童颜脸色苍白,感觉身体里的真元流淌速度急剧降低,便是连元婴的灵气都弱了数分。

                ……

                ……

                禅室里,雪姬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幽黑的眼瞳里散发出恐怖的寒意,空气里飞舞着极其微小、却非常美丽的雪花。

                井九撞碎数千朵小雪花,来到棉被山前,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住手?!?br />
                雪姬静静看着他,判断出这个人类是在威胁自己。

                朝天大陆没有人能威胁到她,井九却已经两次这样做了,因为他曾经见过她最虚弱的一面,又有她最想要的东西——那个绝对寒冷的世界。

                ……

                ……

                石桥前,寒意消失。

                霜雪已经覆盖到了童颜的肩部。

                他咳了两声,咳出一些如红色晶石般的血来,明显受伤不轻。

                李公子不是修行者,虽然没有直接面对那道寒意的攻击,但受伤更重,早就已经昏倒在了雪地里。

                童颜转身望向他,摇了摇头,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然后让庵里的尼姑把他与那架古琴一道抬回屋里。

                ……

                ……

                “灯里有火,你应该感知的非常清楚,明确这些灯火之间的所有联系,便能掌握这个阵法?!?br />
                井九从袖子里取出一本薄册放到雪姬面前的棉被上:“这也是一种阵法,你尽快学会,然后我们就离开?!?br />
                那本薄册的封面没有写字,被窗外进来的风掀起,里面的墨字很是新鲜,应该是刚写的,字句简单,绘着的剑形却繁复至极,看着便有些眼晕,想要学会更是困难。

                如果这时候顾清在场,便能认出来这本薄册便是青山宗最重要的承天剑法。

                做完这件事情,井九走出禅室,来到石桥前。

                他对童颜说道:“雪国只有阶层,没有社会,她没有同伴,只有臣民,所以她只知道命令,不知道别的交流形式,如果有哪个生命感受不到她的意志,不及时表现出臣服的态度,便会被她判断为应该被抹灭?!?br />
                童颜问道:“所以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杀死他?那为何庵堂里的那几位老尼姑没有事?

                井九想了想,说道:“也许这两天她听琴听烦了?”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必须想办法解决?!?br />
                如果真是如此,雪姬走到哪里,哪里便会死人,他们根本没办法隐藏她的行踪,而且那些死去的人何其无辜?

                井九说道:“是的,她需要学会别的与生命相处的方式?!?br />
                童颜说道:“首先要能够与她交流,你能够听懂她的话,是最好的人选?!?br />
                井九说道:“我没有被人命令过,所以无法与她形成真实有效的交流?!?br />
                童颜说道:“所以?”

                井九说道:“你去?!?br />
                说完这句话,他回到雪湖边继续磨剑,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童颜沉默了很长时间,抬起沉重的脚步走进了禅室。

                雪姬的寒意不再外溢,大原城便没了风雪,庵堂四周也变得温暖了很多,湿润了很多,但禅室里还很是寒冷,墙上与檐上结了很厚的冰霜。

                圆窗悬着十余根透明的冰挂,把雪湖冬树的风景分割成了很多细条,有种不一样的诡异美感。

                雪姬依然裹着棉被,只有小脸露在外面。

                她的脸一片雪白,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奇怪的是并不难看,反而有种不一样的诡异美感。

                童颜心想果然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生命。

                极致者不凡,这是修行界的常见观点。

                无论极美还是极丑,极正或是极奇,都意味着不凡。相反也是如此,但凡真正强大的生命必然有着极其出色、或者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表。

                童颜想到井九的脸,忽然觉得有些无趣。

                觉得生命无趣,自然会更加无畏。

                童颜平静下来,对雪姬行礼说道:“殿下,我是中州派弟子童颜?!?br />
                雪姬没有任何反应,更没有嘤嘤出声。

                童颜相信她一定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继续说道:“我们可能还需要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等着师长们做出决定?!?br />
                雪姬静静看着他。

                童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脸色苍白说道:“为了对抗雪国里那位,人族应该会选择帮助你,这是我的推算?!?br />
                那道压力消失了。

                童颜稳定住心神,继续说道:“您是有无上智慧的高阶生命,很多人类可能无法理解您的意图,为了避免误会以及麻烦,可能需要您屈尊学习一下人类的交流方式?!?br />
                说完这句话,他拿出了一件青铜器、一件瓷器和几本书。

                青铜器上有铭文,瓷器上有图画,那几本书里有最简单的启文经还有诗仙的文集。

                这都是他今天在大原城里买的东西,在井九说之前,他便已经算到了接下来可能需要做什么。

                能够成为雪国公主的老师……这是注定会写进修行界历史里的事情,可比顾清所谓的帝师身份重要太多。

                童颜想着这些事情,把青铜器铭文最多的那面对准了雪姬。

                他准备从金文开始讲起,一直讲到数百年的古文运动,相信以她的天赋能力,应该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完全掌握与人类的交流方式,而且优雅、完美。

                雪姬忽然站了起来。

                她个子很矮小,禅室里的棉被山没有垮塌,只是隆起了一处。

                童颜有些警惕。

                雪姬忽然向窗外跑了出去。

                她披着的棉被很大,一直拖到地面,把脚完全遮住,看着就像是飘过去一般。

                童颜很是惊愕,心想这是怎么了?

                湖畔。

                井九准备蘸些水继续磨剑,却发现右手触着硬物,抬头一看才发现湖面又结冰了。

                微风卷着雪花到来。

                雪姬来到场间,盯着他的眼睛。

                青儿很是畏惧,赶紧从他的肩上溜下来,躲在他的身后。

                每次磨剑之前,井九都会先用承天剑法布置好阵法,隔绝外界的视线与打扰。

                现在看来,他的承天剑法对雪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井九再次觉得,自己应该把承天剑法练得更好些。

                紧接着他想到一种可能,眼神微变。

                先前他给了雪姬了一本承天剑诀,难道这么短的时间……她就学会了?

                “嘤~”

                雪姬蒙着棉被,从头顶到脚都在被子里面,只露出雪白的小脸与如黑宝石般的眸子,看着就像是贪玩的可爱小女孩。

                她的声音也奶得很可爱。

                井九静静看着她,心想这真是自己两世修仙遇见的最可怕的东西。

                ……

                ……

                (当初想的时候便确定了这个画面,请大家把雪姬想象成ET。我前面说过,我很喜欢雪姬,有很多读者在讨论我会不会按照套路,把她收成神末峰的徒弟什么啊……想都别想~哈哈哈哈)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