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四卷 第四卷 壶中天 第二章不能入宫的理由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7-23 20:01:3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从签到开始逆袭 狂蟒之灾 万界愿望交易所 创世逆天记 小明修仙记 不灭玄帝 金牌武婿 寰宇山河录 

                井九带着柳十岁走进宅院,来到本应有棵海棠树的庭院里。

                小荷正在扫地上的碎瓷,看到他们两个人,发出一声惊喜的轻呼,然后才醒过神来,赶紧拜倒行礼。

                柳十岁走了过去,与她并排跪着,恭敬行礼。

                “这算成亲?”井九问道。

                柳十岁心想您要这么想,也成。

                院门微动,井梨急步走了过来,啪的一声跪到地上,肩头微微抖动,哭不出声。

                井九看着这个鬓角花白、老态明显的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

                ……

                ……

                这一世,他叫井九。

                离太常寺不远的井宅,被他视为家。

                他沉睡之前让顾清把自己送回家,指的就是这里。

                他确实把井梨当作自己的子侄,让青山镇守白鬼大人负责启蒙,顾清亲自传剑,就算井梨天赋再普通,也不至于到现在境界还如此之低,百多岁便已经苍老如斯。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井梨修行不用心,之所以不用心,自然是因为早已心丧若死。

                井九没有说什么,静静看了他两眼便去了书房。

                “井家老太爷很多年前便走了,井商夫妇三十年前也走了,井梨媳妇身体不好,两个人没有子女,前几年井梨媳妇走后,他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绷旮锌档溃骸坝们樘?,确实不适合修道?!?br />
                井九问道:“你家里呢?”

                柳十岁沉默不语。

                小荷有些不安地低声说道:“村子里的二位老人家很多年前就走了,后来生的子女也走了?!?br />
                这说的是那个小山村里柳家的故事。

                百年时间,对井九这样的修行者来说不过是睡了一觉,对凡人来说却是生死之别。

                都说人生不过一场大梦,确实如此。

                这些年,柳十岁一直守在井宅里,是想要照顾他,也是因为人间没有什么需要他系挂的事情。

                井九举起右手。

                柳十岁低下头。

                摸了摸。

                小荷现在哪里还敢有什么嫉妒之类的情绪,乖乖巧巧地站在旁边。

                井九看了她一眼,想着皇宫里她的那名同类,眉头微微挑起。

                当年在海州城外的海神庙里,小荷被不二剑贯胸而过,从那时起,她便极度畏惧井九,这时候见他眉头一挑,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虽然不知道为何要跪。

                “与你无关?!本攀疽庑『烧酒鹄?,对柳十岁说道:“布秋霄应该也快了,你得回去?!?br />
                柳十岁见多了生离死别,依然无法适应,对快了、要走了这种话特别敏感,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井九说道:“不要担心,是好事?!?br />
                柳十岁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很是惊喜,说道:“那我赶紧回?!?br />
                如果换作顾清、元曲或者卓如岁,井九刚醒,必然不会离开,但他做事向来干脆,既然公子要自己回一茅斋,他立刻就收拾了行李,带着小荷离开了朝歌城。至于说需要时间相处来加深联系与感情……他与公子之间弄这些虚的干嘛?

                扑楞扑楞,青鸟落在窗台上,向着庭院里望去。

                井九的视线随之而去。

                海棠树不知去了哪里。

                井梨还在喝酒。

                岑相爷还活着,那个只会泡冷茶的小姑娘却已经远走。

                这就是凡人的苦处。

                井九来到街上。

                街上的景物与百年前已经截然不同,不说那座从净觉寺搬过来的佛殿,别的建筑也都是新的,当然,现在也是旧的。

                物是人非这四个字,对普通人会带来极大的精神冲击,修道者却是习以为常,如果他们来到人间的话。

                走过无人的街道,拾阶而上,他走进那座佛殿,在知客僧的恭敬指引下来到后殿,看到了禅子。

                春风轻拂柳枝,带着柳絮,美则美矣,着实有些令人心烦。

                这大概便是禅子对井九的感觉。

                钟声悠扬。

                风铃叮当。

                两盏淡茶。

                两张蒲团。

                禅子抠了抠脚丫,伸到鼻子前闻了闻,说道:“你的运气真好?!?br />
                在旧梅园里,阴三也说过一样的话。

                这句话说的是井九能够醒过来,也是说他居然能够破境至通天。

                要知道这一世他是借万物一转剑生,修的不是普通的道,前期破境奇快,然而越到后面越是艰难,首先便是进入游野境时会遇到的剑鬼问题,他潜入镇魔狱与冥皇研讨多年,终于靠着幽冥仙剑解决了这个问题,到了破海境之后他又要面临更麻烦的问题,那就是他比普通的人类修行者需要更多的天地灵气。

                这里说的更多不是普通的多,而是海量般的多。当初他在碧湖峰破境入破海,靠青山大阵引来的雷电才勉强足够,如果他要破境通天,只怕要深入雷域才能吸收到足够的能量,甚至还不见得能行。

                刘阿大当初就很担心这一点。

                谁曾想到,朝歌城一役里,井九竟是杀了白刃仙人的分身,夺了那道仙箓的所有仙气,靠着那些仙气成功地晋入了通天境界。世间只有几张仙箓,而且都在中州派的控制下,他却先后用了两道,禅子与阴三说的没有错,这种运气真的极好。

                但真的只是运气吗?

                那层笼罩朝歌城的阴云、从天而降的数万把剑、泛着金光的仙人分身、三千院里的圆窗与湖,他拍向连三月的那一掌被挡住,在怀里如蝴蝶般散走的光点……

                井九闭上眼睛,很长时间后才缓缓睁开,说道:“也许?!?br />
                禅子知道他在想什么,沉默片刻后说道:“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井九说道:“我想解决元骑鲸的问题?!?br />
                禅子神情微变,说道:“我之所以不想见你,便是知道你会说这个……我真的不行,没有人行,你不要太执念?!?br />
                井九沉默了会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道:“先解决太平的问题,再解决中州派的问题,然后就安心修行?!?br />
                这话说的寻常淡然,就像是中午先吃碗白米粥,晚上再吃顿火锅……然而这两个问题会这么容易解决?

                禅子说道:“不管太平还是中州派那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可修行怎么办?”

                井九说道:“到时间就出去?!?br />
                禅子说道:“问题是你怎么出去?一张仙箓才能助你通天,想要飞升又要需要多少天地灵气?就算中州派剩的最后两张都给你也没用,就算你真敢在雷域里呆十年也没用?!?br />
                井九说道:“只要时间够长,总能足够?!?br />
                禅子神情凝重说道:“现在我担心的是,就算一条完整的灵脉都不见得足够你飞升,你到底需要多少?如果世间的天地灵气都给了你,别的修行者怎么办?”

                井九说道:“到时候再说?!?br />
                禅子知道他不会关心这种事情,摸了摸头,说道:“我要去白城,你要不要去看看?”

                他希望井九能够离朝歌城远些。

                井九想都未想,说道:“不要?!?br />
                然后,他再次想起连三月,很多年前她问自己要不要跟他去雪原,自己当时说的是什么?不要打扰我飞升……其实打扰一下又何妨?可能是因为想到了这句话,他难得地解释了两句:“我打不过雪国女王,你也不行,加上曹园也不行?!?br />
                禅子说道:“曹园伤还没好,本来就不行?!?br />
                井九知道曹园心伤连三月之死,去雪原里发了一场疯,没有说什么。

                当天禅子便离开了朝歌城,去白城坐镇。

                井九出城相送,看着莲云消失于天际,去了赵园。

                赵腊月的父母都还健在,他没有打扰他们,直接上了那艘小船,任船在湖面飘着。

                白天的时候,他用笠帽盖着脸。

                夜晚的时候,他看着星星发呆。

                ……

                ……

                皇宫里很是安静。

                顾清躺在榻上,伤势已经渐好。

                平咏佳一直细心照顾,甄桃也每天进宫,阿飘确认他不会死,便在皇宫里到处乱飘,与景尧参详做皇帝的事。

                只有夜色极深的时候,胡太后才能悄悄去看他一眼。

                满天星辰,看着就像无数只呆怔的眼睛,为情所痴,不知道眨眼。

                她坐在榻边,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眼里流露出疼惜的神情,很快又转为难过,低声说道:“你就这么……想死吗?”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