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四卷 第四卷 壶中天 第八十章打西边来了个中年人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0-09 20:05: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狂战之路 创世神尊之路 摘星手记 安维拉尔大陆 仙武神皇 魔谛 天骄武祖 

                阴凤是青山镇守,是通天境大物,是通天杀阵的主阵者,是很了不起的存在。

                但再如何了不起的存在一旦死去,也就只剩下了一具尸骸。

                如果它的尸骸还能保持住的话。

                死去的阴凤浑身覆着冰霜,就像是一只刚从雪堆里拣出来的山鸡或者锦鸡,只不过尾巴长了些。

                在那些食客的嘴里,现在的它只是可以用来炖汤或者油炸的食材。

                中年人没有理会那些食客,继续向前走去,身后传来询价与不甘心的恼火的声音。

                那些声音变成对当前世局的议论,从朝歌城里的国公联姻,说到商州城的新改建,甚至还提了几句修行界的事。

                “我想打听一个人?!辈恢裁词焙?,那名中年人走回了食铺门前,看着那几名行商问道。

                一名行商打量了中年人一番,笑着说道:“拿你手里的山鸡来换?”

                中年人说道:“你们吃不得,会死?!?br />
                那名行商气极而笑,说道:“果成寺的和尚也敢偷偷吃荤,为啥我们就吃不得?”

                另外一位行商见那中年人气度不凡,明显不是普通猎户,打圆场说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要打听何事?”

                “我叫西来……”

                不待中年人把话说完,前面那名行商嘲笑说道:“这是哪里来的假名字,这里是东易道,但凡来这里的人可不都是从西边来的?”

                ……

                ……

                中年人确实叫西来。

                是的,他就是离开朝天大陆一百多年的西海剑神。

                在那个遥远的异大陆,他是教庭的首席剑圣。

                他从来没有为教庭出过剑,因为不值得。

                直到前些天,他发现那片隆起的海忽然向下落去,知道朝天大陆发生了大事,忽然动了归心。

                在归途的一片海上,他遇到了刚刚死去的阴凤,不知因何原因动用极大神通,把阴凤的尸体封存了起来,没有让它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间。

                令人不解的是,那间食铺里的几名行商都没有死。

                他去了东易道的一家宗派,很轻易地打听清楚了朝天大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震动世间的大事,他都不感兴趣,不管是太平真人的野望、白真人的雄心还是被骗下来的仙人,又或者是最后修行者们的填海壮举。

                他只关心井九去了哪里。

                此次归来,他就是要与井九试剑,结果对方却忽然不见,这怎么可以?

                他离开了东易道,开始在朝天大陆寻找井九,手里提着那只阴凤,看着就像是一个离井背乡的孤苦猎户。

                ……

                ……

                西海剑神当年便是朝天大陆最强大的修行者,便是与他的师父雾岛老祖南趋相较,也差相仿佛。

                如果不是被柳词用万物一剑重伤,他又怎会如此轻易地离开朝天大陆。

                时隔一百多年,他再次回到朝天大陆,不知道到了何等样的境界。

                赵腊月不知道有这样一位强者在寻找井九,她还在寻找让井九醒来的方法。

                离开居叶城后,她便去了大原城外的三千院。

                庵里的师太们看着她到来,赶紧撤了阵法,视线更是根本不敢往她看一眼。

                来到晨光散去的廊下,走进那间圆窗禅室,她把井九放到了白早的身边。

                那些天蚕丝快要散尽,白早的脸露了出来,还是像当年那样清丽动人。

                赵腊月看着那张脸看了很长时间,心里生出些莫名的情绪,便是自己都想不分明。

                离朝歌城之役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时间,对她来说却只是一瞬间吧?

                她伸手抓了抓满是灰尘的凌乱短发,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有些粗暴地脱掉井九的衣裳,望向腰间那个伤口观察了片刻,伸手从白早脸边取了些天蚕丝。

                ……

                ……

                当天夜里,她结束了自己的工作,跨过圆窗来到湖边,把手伸到湖水里认真地洗了洗。

                青儿挥动着透明的翅膀,停在了湖边一根树枝上,看着她说道:“你确定这样有用?”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若因果是线,也许能连上?”

                青儿说道:“你明知道不是这么回事,而且你是不是应该给他缝之前先洗手,而不是这时候来洗?”

                赵腊月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我本来就不会女红这种东西,随便缝缝便是,难道还想指望我缝的多好看?”

                青儿知道她的心情不好,说洗手的话也是想哄她开心,幽幽地叹了口气,飞进了禅室里。

                井九的情况她已经看过,确实与在朝歌城沉睡那次不同,神魂无法被渡引到青天鉴里,而她在青天鉴里也没能找到什么方法。

                窗外忽然传来落水的声音,青儿转头望去,看到赵腊月跳进了湖里。

                她当然不是想自杀。

                一名破海巅峰的剑道强者想被湖水淹死也做不到,就算那个湖是碧湖。

                赵腊月在湖水里认真地洗了一个澡,尤其是头发洗的非常仔细。

                然后她抱着双膝在湖边的石凳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她走进禅室,确认井九没有醒来的迹象,对青儿说道:“麻烦你通知青山,我们要回去,派人来接?!?br />
                青儿注意到她的眼睛有些红,明显哭过,不敢多说什么,振翅飞出了窗外。

                ……

                ……

                中年人提着死去的阴凤,在朝天大陆一边行走一边推算井九的行踪。

                走到朝歌城外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满地野花,便明白了井九现在的情形。

                能够解决问题的那位在雪原,他便往雪原而去,刚好路过了大原城。

                天空里有青鸟飞过的痕迹,他抬头看了一眼,说道:“原来在这里?!?br />
                顺着溪水来到尽头,他走进了那间庵堂,看到了那座孤坟,有些不理解为何此地会葬着一个凡人。

                三千院的大阵自然生出感应,从湖畔的花树直到桥前的青石散发出无数道气息。

                然而那些气息根本未能接触到他的身体,便被尽数切碎。

                赵腊月出现在桥那边,看着中年人的身影,神情微变,撕下一截袖子把头发扎了个小鬏,往桥上走去。

                “你回来了?”

                中年人说道:“是的?!?br />
                感受着横亘在天地之间的强大剑意,听着这两句简单的对话,庵堂里的师太们猜到了这个中年人的身份,震惊喊道:“西海剑神!你居然还活着!”

                “他还活着,你们喊我西来就好?!?br />
                中年人望向桥那边的禅室。

                赵腊月有些意外他的反应,仔细看了他两眼,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神忽然变得明亮起来,问道:“你的境界比以前更高了?”

                西来看着她明亮如镜的眼睛,微微挑眉说道:“你的天赋确实极高,但远不是我的对手,这种情形下生出的战意近乎粗鲁?!?br />
                “我不是想和你战?!闭岳霸驴醋潘称谕档溃骸澳阆衷诰辰缯饷锤?,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他醒过来?”

                西来有些无语,想到东易道的那几名行商,心想一百多年没回来,朝天大陆的人都疯了吗?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