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四卷 第四卷 壶中天 第四十九章阳光灿烂的日子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3-13 20:02:0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爷要当男主 祖源之争 吞噬进化:从一朵花开始 从斗破开始的系统代理人 天师小乞丐 万有神主 我成为了天道继承人 千年小灵狐白了 

                每个恒星系都有自己的太阳。

                这颗太阳处于绝对的平静期,相对别的恒星来说要温柔很多。

                但它毕竟是颗恒星,散着无穷无尽的光与热,对任何生命来说都很危险。

                井九手指上的戒指泛着青光,应该是某种阵法,帮助它抵抗恐怖的高温。

                黑色双肩包在很远的宇宙里,很难被发现。

                上面贴着几张符文,符文上是井九的字迹,有些潦草,但效果不错。

                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在双肩包里,衣服也在包里,通讯中继站还在包里。

                最平静的恒星也在每时每刻散发大量的射线,想要在充斥着电浆的世界里保证良好的通信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沈云埋的声音越来越断续,井九关闭了通信,再次望向眼前的太阳,平日里沉静的眼眸变得异常明亮。

                仿佛有无数道剑光正在其间相遇、碰撞。

                这颗太阳表面的温度大概在六千度左右,对他的身体带来了一些影响,但还可以接受。相反来到表面的最后那段旅程更加危险,高达数万甚至百万度的冕层就像是无数道最锋利的光剑,极可能把他的剑意冲击成碎片。好在那些喷射出的高速粒子数量极少,而他事先便已经通过权限拿到了这颗恒星的全面扫描数据,对热域分布非常清楚,做了相应的路径规划。

                飞升离开朝天大陆、来到这个宇宙后他便一直想这样做,只不过缺少很多关键资料,所以没有冒险。现在有了足够多的资料,做了足够多的准备与计算,确认不会出问题,他便开始了自己的太阳之旅。

                既然是度假,总要看一些比较少见的风景,去一些没有人去过的地方。

                和那些巨浪相比,恒星表面更适合成为他的旅游目的地。

                他这时候已经确认,恒星表面对自己并不危险。

                他喜欢泡的地底岩浆温度大概在一千度。

                这个光浆世界就是一个稍微热些的温泉。

                无穷的光与热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明亮,他的身影在其间若隐若现,反耀着光线,仿佛正在燃烧。

                他在太阳表面行走着,只需要注意避开那些喷射出的高速粒子流,便不会出事。

                太阳是气体或者说等离子体,在上面行走其实更像是飞掠,有种脚尖轻点莲叶、仙气飘飘的感觉。

                当然,这是炙热无比的恒星,不是真的仙界,对任何生命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就算是他也不例外。不知道是磁场太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的意识流稍微有些迟缓,道心有些微熏,就像是凡人喝多了酒,更像是在滚烫的温泉池子里泡久了。

                如果在这里停留太久,虽然能够吸收足够多的仙气,道心却会受到不可逆的伤害。

                他必须控制时间,尽快把事情办完。

                是的,他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来到恒星表面,当然不可能只是为了观光,而是有两件事情处理。

                这两件事情要专门到太阳表面来处理,自然不是为了所谓仪式感,而是为了安全。

                只要他背对宇宙,面朝太阳,便不会有任何人看到他在做什么。

                不管是青山祖师那样强大的修行者,还是远古文明最高级的探测设备,都无法穿过这个燃烧的巨大火球看到他的双手。

                准确来说,是他的右手。

                ……

                ……

                离开被暗物之海吞噬的长尺星系后,井九的右手便一直握着的,时而在窗台上,时而在身后。沈云埋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在之前的航行里他便已经提前开始这样做,像极了一位很有气质的仙人。

                直到这个时候,他来到了太阳表面,终于松开了拳头。

                一只已经死去的蟑螂静静摊在他的掌心。

                这只蟑螂被黑暗浸染,已经死去,不知为何没有被??卣ǔ伤槟?,而是被他拿到了手里。

                他要做一个实验或者说研究。

                暗物之海对生命或者说有机物的浸染,直到今天为止都没有被人类研究明白,因为中间有一个环节缺失,那就是中间介质究竟是什么。不管是朝天大陆还是这个世界,因果律依然稳定,两个事物之间要发生联系便一定要有桥梁,不管是看不到的磁场还是引力。暗物之海浸染生命的“力”是什么?那些会挡住恒星光线的“存在”又是什么?

                857基地里那些被浸染后的怪物都已经是稳定体,产出的孢子感染强度不够,不像这只蟑螂如此“新鲜”。当然越新鲜的,也就越危险,哪怕无数次试验已经证明蟑螂被浸染后的危险极小。但如果让这只蟑螂感染了战舰上的官兵或者星球上的那些度假者,谁知道会死多少人?

                他不允许有任何泄露的可能,自然不会信任别的器具,哪怕是这个世界上密封性最好的器具,只相信自己的手。没有谁能够破坏他的身体,他的手便是最安全、最密闭的器具,万一出了问题,他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用?;鹣磺幸?。

                把这只死去的蟑螂从长尺星系带到这里也是试验的一部分。

                他确认了这只被浸染的蟑螂不会污染自己的身体,至于神魂方面,因为没有直接接触暗物之海,结论还不得而知。

                凝纯仿佛实质的剑意从他的指间淌出,像水一般覆盖着蟑螂的尸体,确保不会被高温烧毁,同时也确保里面的孢子之类的事物会逸散逃走。

                井九静静看着掌心的蟑螂,眼睛越来越明亮,仿佛发出了两道光一般,视野里的画面急速扩大。

                借着源源不断的仙气,他把剑心调动到极致,真正达到了观察入微的境界。

                用个不是很合适的比喻来说,他这时候的眼睛就像是一台双镜筒透射式电子显微镜。

                如果将来他的境界能够再高一些,剑意再强些,剑目说不定能够变成更高级的观测设备,就像沈云埋的眼睛一样。

                当然,那是后话。

                ……

                ……

                视野不断放大,中间曾经有过几次暂停。

                井九看到了几只活着的血拇,稍作观察,意念微动便做了抹杀。然后他看到了活着的孢子,数量不多,但模样有些可怕,整体是圆形的,表面密布着触手,看着像是某种病毒,又像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些母巢状怪物的微缩版本。

                那么这些孢子是怎么产生的?他的视线继续往孢子的细微处去,然后看到了一片尘埃。

                最早期的透射电子显微镜能够看到晶态物质的原子结构,但无法看到生物材料的原子层面,这涉及到粒子轰击的问题。

                他的看法终究与电子显微镜的原理不同,观察更加直接,确认那片极小的尘埃是某种特殊类型的粒子片段。857基地以及联盟科学院的相关研究,也早已确定了这一点,但现在的普遍看法是,那些粒子是主宇宙里慢速中微子的某种变形。

                这种说法无法让井九满意,因为这还是没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那就是这种变形究竟从何而来?而且人类到现在都无法捕捉到中微子,凭什么做出如此轻慢的决定?还是说科学界承受着整个文明的压力,只想先抛出一种可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井九结束了观察,从那只死去的蟑螂身上收回视线,沉思片刻后把手伸进了太阳里。

                伸进太阳里,这只是一种比较诗意的说法,准确来说就是他把手伸进了光浆中。

                有些奇怪的是,他的手在那片炙热而明亮的光浆里停了很长时间,不知道是在掏弄什么,还是在感受什么。

                事实上都不是,他的手在不停往太阳深处去。

                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不是恒星光线的缘故而是本身的颜色,甚至显得有些痛苦。

                这是极其罕见的事情。

                要知道南趋老祖用剑崩掉他耳垂的时候、补海的时候,他的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

                如果知道沈云埋在追求痛苦这种感受,他一定会建议对方来这里试试。

                又过了很长时间,他的右手终于从太阳深处收了回来,蟑螂尸体早已消失无踪,只留下干净无比的掌心。

                这样的灭杀才算彻底,他很满意,起身向着太阳外面飞去。

                穿着高温炙热而危险的日冕层,来到外面的太空里,他转身望去,看到了这颗太阳的全貌,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她说来人间一趟,要看看太阳。

                他来看了。

                ……

                ……

                飞到离太阳不远的某处宇宙里,解除符文,取出蓝色连帽衫,戴上银边眼镜,他便从**的太阳之子变回了联盟军方的首席顾问先生。

                经过某个小行星,他回到了烈阳号战舰上。

                烈阳号战舰一直停在太阳与那颗高质量伴星之间的宇宙里。

                大多数官兵受到军功奖励,乘坐转运飞船去星球度假,战舰里显得有些空旷与冷清。

                当然,这些事情与井九没有关系,他直接去了舰上的实验室,打开工作台便开始纪录数据。

                今天他的手伸到了恒星深处,接触到了以往人类无法接触的世界,掌握了真实的第一手数据,对科学界来说,这些数据便是真正的瑰宝。

                那些数据在光幕上不停出现,其中一些形成一道曲线,那是氢核聚变的一些非常态表现。

                就在这个时候,烈阳号战舰忽然收到来自远方度假星的一道能量波动。

                那道能量波动在光幕上也形成了一道曲线,居然与井九记录的那道曲线有些相似。

                问题是度假星上怎么可能会有太阳诞生?

                烈阳号的控制系统这时候才发出尖锐的警报声,舰长穿着睡衣匆匆走到指挥大厅里,看着警报系统里的提示,神情骤变。确定顾问先生回到了战舰,他毫不犹豫向着舰首的套房冲去,但当他推开舱门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宇宙里出现了一抹极亮的剑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那颗蓝色星球而去。

                淡黄色的恒星以及那条长长的光流带平静如前,数艘飞船上满载的游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十七分钟后,那道剑光飞临蓝色星球的大气层外。

                覆盖星球大部分面积的蓝色是无尽的海洋,巨浪区的无数水墙形成一道道的白纹,隔着很远便能看清楚。这时候很多条白纹已经被冲毁,一朵极其巨大、充满着光热与辐射的花朵从海底升起,直至大气层边缘,覆盖了至少数万平方公里。

                就算是威力最大的超多相核弹,也很难有这样的威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道剑光是井九。

                刚刚换上没多长时间的蓝色连帽衫,现在都已经变成了青烟,黑色双肩包也消散了,微型动力炉不知道被他藏在了哪里。

                宇宙接近真实的虚空,对衣物的摩擦冲击可以忽略不计,但他的速度实在是太过骇人,除了他自己的身体,终究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承荷。

                直抵大气层边缘的那朵巨花是白色的,下面是灰黑色的,里面隐隐有闪电。

                他毫不犹豫向着那朵巨花里飞去,就像落在云里的小鸟,瞬间消失无踪。

                数息时间后,酷热而充满幅射的云层下方牵出一道小丝,破开无数道巨浪,来到了爆炸的中心地带。

                无数道巨浪向着某处落下,却无法落下,拍打在虚空里然后折回,形成更大的浪头,轰隆如雷。

                那道虚空是座强大的阵法,把大海隔绝在外,露出裸露的海底泥沙与岩石。

                升到天空里的蘑菇云大的难以想象,爆炸形成的岩坑相对要小很多,但数十平方公里内的泥沙与岩石被瞬间高温融成硫璃与岩浆,画面还是极其壮观。

                边缘处散落着一座游轮的残骸,还有很多焦黑、甚至半汽化的游客尸体。

                穿过蒸腾的水气与不停迸溅的岩浆火花,井九找到了那个家伙。

                沈云埋还剩下一小截,准确来说只剩下胸部以上的位置,右臂也不见了。

                他的脸也缺失了一部分,焦糊的仿生高强度复合材料下露出被烧黑的金属,两只眼睛还在,无神地望着天空,不再黑白分明,看着已经没有了生机。

                井九的手缓缓伸向他的脸,仿佛要替他把眼睛合上。

                沈云埋的眼睛……忽然快速眨动了起来。

                他的眼睛眨的非???,简直要带出残影,换成普通人类根本看不清楚。

                井九自然能看懂这是联盟军方的制式密码,没耐心陪他玩,伸手修好了他的信息传递设备。

                沈云埋依然不停地眨着眼睛,只是速度慢了些,用略机械的声音说道:“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br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