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四卷 第四卷 壶中天 第六十一章我是柳十岁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6-08 20:01:52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我是无敌小皇帝 妖孽无上魔帝 在铁匠铺开直播 穿越之女皇大人在上 玄天不灭 诛仙落霞峰 末天求道 一曲清笛半阙思 

                这就是他为人类选择的命运。

                全体人类都选择死亡,以某种秘法转成灵魂形式存在,然后进入大涅盘的三千世界里。

                不管是那些黑暗孢子还是暗能量本身,浸染的都是生命体,把它们变成生死不知的怪物。如果像人类这样的生命体直接放弃了身体,变成无形无质的存在,又怎么能被浸染?那么只需要大涅盘不被攻击就可以。

                所以雪姬必须成为暗物之海的君王。

                到那时候,大涅盘便会成为他献给她的登基礼物,也是最沉重的负担。

                曾举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br />
                欢喜僧说道:“不管是你还是赵腊月,明明知道我准备用这个手段,却提都不提,就是怕被我说服?”

                “这个问题以前曾经讨论过,我不想再浪费口舌?!痹俪辽档?。

                把人类转成灵魂形式存在,摆脱肉身的束缚,断绝被浸染的可能,继而从根本上解决暗物之海的问题——这种方法从逻辑上来说没有问题,就算星河联盟的那些科学家想不到这个方面,可是那些教士尤其是从朝天大陆出来的飞升者怎么可能想不到?事实上很多年前,就有人提出过这种设想,甚至有人进行过实验,只是灵魂的领域超出现实太过遥远,无法触碰,那些实验除了让一些无辜者遭受了精神世界的极致痛苦,没有任何进展。

                修行者也不行,不管剑鬼还是元婴或者是幽魂,离开本体后都无法存续太长时间。所以太平真人用雷魂木把神魂转移到那个叫阴三的冥部子弟身上,才能离开剑狱,而不敢自行离开。

                血魔老祖赤松真人一直在暗中进行这方面的研究,直到三十年前被曾举发现才放弃,但其实暗中一直还在做,他之所以会死在曹园与井九的刀剑之下,也许就是青山祖师觉得他走得太远了。

                欢喜僧说道:“我不是赤松那个白痴,如果没有看到新的可能,我怎么会重新想到这种方法?!?br />
                曾举说道:“你说的可能在哪里?”

                “在井九写的那本里。如果他没有撒谎,那么南趋临死前已经做到了剑鬼独自存在,他在借万物一转剑生之前,也是以剑鬼的形式存在了很长时间,这就表明了灵魂可以单独存在?!?br />
                欢喜僧看着他平静说道:“西来在雾外星系用那种死亡阴影重伤李纯阳的时候,我也看到了灵魂的存在,那就是阴凤留在他身体里的一丝灵魂,它自身都意识不到,却是存在的?!?br />
                曾举眼神微冷说道:“景阳与南趋都不是一般人?!?br />
                欢喜僧看着他说道:“那青天鉴呢?”

                曾举说道:“青天鉴如何?”

                欢喜僧说道:“随着鉴灵变成活物,青天鉴里的那些人也变成了真实的存在,他们的灵魂从何而来?”

                曾举说道:“青天鉴亦是一方世界,自然从天地灵气而来?!?br />
                欢喜僧说道:“但现在青天鉴又有异变。梧桐树下的鬼影你可还记得?”

                曾举神情微异道:“如何?”

                欢喜僧说道:“那不就是赵国皇帝的魂吗?”

                曾举忽然笑了起来,摇头说道:“文学,那是一种文学形容?!?br />
                “别笑,笑的很心虚?!被断采骄菜档溃骸拔铱吹搅诵碌那榭?,便发现了新的可能,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总比你们那个点燃恒星计划要靠谱?!?br />
                曾举敛了笑容,看着他正色说道:“如果可行,你就要杀死所有人类,提取他们的灵魂放在大涅盘里?太平也只想过把所有凡人杀死,你……走的太远了?!?br />
                欢喜僧张开双臂,就像那只巨鸟的阴影,说道:“既然还有灵魂存在,何来杀死?”

                “就算你对景阳与南趋的判断没有错,但不可能所有人类都能修行到那种境界?!痹俪辽档溃骸白钪漳慊故侵荒苡锰烊送ㄇ啃卸峄?,再用邪道功法炼制固形……只要那些灵魂的意志稍有不定或者暗处,便会成为死魂灵!”

                欢喜僧说道:“我当然会先找一些干净的灵魂试验一下?!?br />
                曾举摇头说道:“谁会自愿把灵魂给你实验?”

                欢喜僧说道:“我有无数信徒,他们都愿意把灵魂献祭于我,更何况这种事情为什么非要自愿?”

                他望向桌后的伊芙,眼里流露出欣赏的神情,说道:“她的灵魂就很干净,意志很坚定?!?br />
                话音方落,他左手的念珠拨动了一颗,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时间向前移走了一瞬。

                窗外的风雪仿佛静止下来,不再发出呼啸的声音,屋里却有了风声。

                那些风声来自伊芙的身体。

                一道极淡的光影,正在慢慢离开她。

                伊芙的眼神依然怔然,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欢喜僧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却没有停下,继续用天人通,想要把她的神魂直接拉出来。曾举哪里会允许这样邪恶的事情在自己的眼前发生,隔空一指便点向欢喜僧的脑后。

                欢喜僧不躲不避,平静转身望向他。

                曾举的脚下忽然出现了一朵金色的莲花,散发出极其高温的佛火,瞬间将其裹??!

                欢喜僧在窗边站了这么长时间,不是对着雪景遗憾雪姬的离开,而是足下生莲!

                曾举隔着莲火,看着欢喜僧眼底最深的那抹幽暗,有些难过说道:“你果然疯了?!?br />
                欢喜僧在暗物之海里漂流了太长时间,被两个处暗者拖进了幻境,金身没有被浸染,意识却受到了影响,继而放大了精神世界里的幽暗一面,竟是禅心生出黑莲,入了魔道!

                “哪有什么域外天魔,都在心里?!?br />
                欢喜僧轻声吟道,手掌穿过莲火,带出无数道极细微的火龙,拍向曾举的脸,便要取了他的性命。

                啪啪啪啪,无数道破裂的声音同时响起。

                市政厅共计三百多个房间,有七百多扇窗子,这些窗子在前几天的严寒低温里被冻坏了,这时候尽数变成碎屑,向着楼外喷射而去,形成很好看的白色花朵。

                玻璃窗破碎形成的白色花朵只存续了极短的片刻时间,就像昙花,也像窗前的那朵莲花。

                两道笔直的气流从市政厅直入天空,来到了大气层的极高处。

                这里的空气很稀薄,曾举的衣服上依然残着火焰,照亮了他苍白的脸。

                欢喜僧看着他平静说道:“生死之间,还要想着不破坏建筑,让里面的人活着,这样的你无法在大道上走到尽头……老师,我当年离开一茅斋就是觉得你们太过迂腐?!?br />
                曾举没有说话,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欢喜僧身前,指出如剑,以正气攻之。

                一声轻响,欢喜僧的金身上出现一道擦痕,金光更加明亮。

                在他身后远处,数百公里外的一座雪峰,就此轰然倒塌。

                不愧是一茅斋的圣人,看似轻描淡的一指,便有摧山裂空的威力。

                数十道激光忽然从地面、大气层外的轻型战舰、军用转接飞船上射出,把欢喜僧围在其间。

                嗡嗡嗡嗡的声响里,欢喜僧衣衫破烂,金身骤放光芒,竟把天空里的太阳都掩了下去。

                激光织成的光球里,那道瘦弱的身影若隐若现,做了个单手合十的动作。

                佛光照亮天空与远方那座倒塌的雪峰。

                无数道光线在大气层里乱射。

                一艘轻型战舰冒着黑烟向地面坠落,数个战斗机甲被光线射成了碎片,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

                欢喜僧神情漠然,看着数十公里外的曾举,取出一个古钟,轻轻敲了一记。

                钟声悠远。

                曾举的脸色更加苍白,薄唇微启,喷出一口血来。

                那口血在寒冷的空气里迅速凝结,变成血珊瑚一般的事物,边缘隐隐泛着金光。

                他挥了挥衣袖。

                血珊瑚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前而去,随着空气的摩擦,愈发光滑尖锐,渐渐变成一道飞剑。

                圣人血为剑。

                欢喜僧神情凝重了些,右手一翻握住大涅盘,拦在了自己身前。

                啪的一声轻响,圣人剑落在了大涅盘上,开始剧烈颤抖,发出肃然的嗡鸣声,仿佛有无数书生在读书。

                欢喜僧眼神沉静,也不见唇动,便有阵阵经声响起。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圣人剑渐渐崩离碎裂,化作无数血色的琉璃,向着地面落下。

                大涅盘不愧是朝天大陆修行界的至宝,禅宗一脉的神魂所在。

                欢喜僧收回大涅盘,看着远方的曾举说道:“老师,我在烈阳号上就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br />
                曾举平静不语,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枝笔与一方砚台,开始蘸墨写字。

                砚台里没有真的墨,只是被砚石颜色染黑的阳光。

                那枝笔看着也明显不是凡物。

                这与他平时随手写出的符是两个层次的事物。

                是的,圣人认真写出的文字不是符。

                是经。

                出乎意料的是,欢喜僧没有拿起大涅盘,也没有凭借金身拉近距离强攻,而是依然停留在原先的位置,更是也拿出了一枝笔还有一叠纸开始写字!

                他没有砚台,但是有纸。

                他不是圣人,但他是佛。

                佛认真写出来的文字,也是经。

                ……

                ……

                笔端在砚里的阳光一蘸,以碧蓝的天空为纸,曾举提笔便写了一个字,笔端的阳光散离,根根毫毛断裂。

                那个字飘摇而去,看似轻如风筝,却又重如大山。

                “定?!?br />
                ……

                ……

                欢喜僧拿起小笔,在纸上平平淡淡、认认真真写了一个字。

                明明笔上无墨,落笔处却是那样的字迹清楚。

                接着他把手一挥,那张纸便飘遥远而去,迎向了那个定字。

                他写的是一个“嗔”。

                ……

                ……

                一个是无纸之字。

                一个是无墨之字。

                都是一茅斋的符道,写的却是不同的经文。

                两个字在大气层边缘相遇,骤然间大放光芒,卷起无数巨风,把远处的云都吹碎了。

                哗啦一声,仿佛是纸被撕开。

                欢喜僧写字的那张纸却没有破,破的是曾举写出来的那个“定”字。

                一道飘渺难言的笔字,笼罩了雾山市的上空,所有意味集于一点,仿佛一捺,落在了曾举的身上。

                就像是一道闪电劈落。

                曾举直接被从天空里斩落,斜斜落到地面,砸塌了一处山崖。

                欢喜僧飞临山崖上空,发现正是那夜自己砸垮的半截山,若有所感,念道:“山落便为坟?!?br />
                曾举从山石间站起身来,看着天空里的少年僧人心生感慨,说道:“若是寻常戏码,这时候该喝一声孽徒,我却喊不出来,因为我教你的不多,至于你总说自己是农夫,其实你真正想做的还是那个将军吧?”

                这话听着淡然,也没有什么嘲讽,欢喜僧清俊的脸上却出现一抹怒意。

                “我们用的都是当年在一茅斋里抄书的笔,但我这纸却是水月庵门前桃树皮做的,你平空立意如何是我的对手?除非你用管城笔还差不多。更何况当年我游历朝天大陆,拜你为师,得青山剑经为引,还在冷山遍访诸派。你会的本事,我都会,我会的你却不会,更何况我还有诸多至宝,更有大涅盘这三千世界!”

                他静静看着曾举说道:“老师,你如何是我的对手?”

                曾举擦去唇角的血迹,整理了一下衣服,平静说道:“若是打不赢便投降,当年你就不该离开雪原?!?br />
                欢喜僧面无表情说道:“赤松真人炼生魂的时候,你可曾说过什么?”

                曾举说道:“那时我不知晓,现在思来便悔,自然要阻止你?!?br />
                “是吗?但我确实很喜欢那个小姑娘的干净灵魂,或者我当着你的面炼制给你看?”

                欢喜僧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没有故作邪恶,然而却让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恐怖的意味。

                他把右手伸向数十公里外的雾山市,对准了那座已然破烂不堪的市政厅,便要把伊芙的灵魂捉出来。

                曾举还能够阻止他吗?下一刻,欢喜僧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因为灵魂应该是无形无质的存在,感觉不到任何重量,为何他捉来的这个事物如此沉重,就像是一块石头般?

                他转身望向那边,才发现从市政厅处破空而至的并不是那个女子的干净灵魂,而是一团非常模糊,给人满身灰土感觉的马赛克。

                那团马赛克静止在了数公里外的天空里,渐渐显现出真实的模样。

                原来那是一个穿着灰格子衬衣的中年男子,******,肤色也有微黑,神情沉稳。

                远方有数台战斗装甲落在了市政厅处,应该已经把伊芙救走了。

                欢喜僧微微挑眉,也不说话,直接便是一拳击了过去。

                无数金色的火焰自拳头上生出,骤然变成一条火龙,穿越数公里的距离,来到那个中年男子身前。

                当初在天火工业基地的空间裂缝间,这一记佛火龙拳,直接击退了一只处暗者。现在虽然没有行星里的高温岩浆为引,这一拳的威力小了很多,但也无比强大,就算是真正的仙阶法宝,都会被一拳击碎。

                那个中年男子神情不变,还是那般沉稳,甚至有些木讷,动作却是极快,手掌一翻,一道圆形的光镜便出现在手里,光镜上有无数符文,在各自的圆轨上快速移动。

                看着这幕画面,欢喜僧有些意外,轻噫了一声。

                就在同时,那道佛火生成的巨龙毫无花俏地撞在那道光镜上,难以想象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大地表面的那些积雪纷纷跳了起来,就像煮沸的牛奶。

                金色巨龙渐渐消散在天空里。

                那道光镜也随之消散无踪。

                欢喜僧静静看着那个中年男子,忽然伸出右手。

                中年男子也伸出了右手。

                大气层里出现了两个金色的巨大掌印,横亘天地之间,就此相遇。

                星球表面出现一道更加难以想象的巨响,狂风呼啸,远处的居民楼倒塌了数座,飞船们纷纷飞离躲避。

                “禅宗光镜、大手印……你是寺里的哪个后辈?禅子?”

                欢喜僧看着那个中年男子淡然问道。

                中年男子却不接话,拿出了一方砚台还有一枝笔。

                那砚台不普通,笔看着也不普通。

                他用笔在砚台里蘸了蘸,开始在空中写字。

                欢喜僧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微生怒意,也不再言语,直接取出笔纸,又写了一个“怒”字。

                写着怒字的纸飘然而去,很快便来到了中年男子身前不远处。

                中年男子的字还没有写完。

                但也不需要写完。

                数道彩虹在那枝笔端生起,轻而易举地撕碎了那张纸,然后落在了欢喜僧的身上。

                一道金色的直线去了数十公里之外,在雪地上刻出一道深沟。

                欢喜僧从沟底站起,僧衣尽破,胸前出现一道清楚的笔痕。

                他抬起头来,望向天空里的中年男子问道:“这是什么写法?你到底是谁?”

                “笔是管城笔,砚是龙尾砚?!?br />
                中年男子说道:“我是柳十岁?!?br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