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道朝天 第四卷 第四卷 壶中天 第三十四章塔

            作者:猫腻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7-26 20:01:3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乙女的上升法则 以太传说 武神天行 万域归一 零落纪元 我真的不想当鞋匠 天机序 逆战神魔 

                前方那辆轮椅的速度慢了下来,可能是因为沙滩太软。

                “柳十岁他们不知道这些,但童颜与赵腊月、白早清楚。她确实知道我会犹豫,才会让我来这里。我也愿意来这里,因为我早就烦了与他们做一路人?!?br />
                卓如岁走到轮椅后方,双手落下,说道:“今次这件事我确实不打算帮他们,可那并不意味我就能眼睁睁看着您把他们都杀了,毕竟我和他们认识的年头更长,吃了他们那么多顿火锅,而您……以前就是个小楼里的一张画像?!?br />
                “现在呢?相处这么长时间,你还觉得我是画像里的那个老家伙?”

                祖师示意他把轮椅推到更深处。

                海水漫上来,打湿了他的脚。

                “您现在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个人?!?br />
                卓如岁说道:“我必须承认,在某种程度上,您完满了一部分我对师父的怀念?!?br />
                祖师说道:“结果你还是说了这一大堆的废话?!?br />
                “因为人们都要死了?!弊咳缢晁档溃骸拔铱醋拍Τ鲋窀?,那些水滴破空而出,想必火星上便死了一个人,我不知道死的是谁,但想着可能是火锅桌边的旧识,便很是难受?!?br />
                祖星是这座太阳系剑阵的阵枢,在这里看不见也能感觉到很多东西,比如远方的死亡。

                已经死了的那两个人是谁呢?朝天大陆的那些家伙都随着尸狗出来了吗?柳十岁还是赵腊月?

                祖师看着海面的波涛,说道:“哪怕死的那个人可能是童颜?”

                “不知道?!弊咳缢暧行┿坏匾×艘⊥?,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他们都死掉?!?br />
                他知道祖师已经变阵,很多人都会死去。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就算是童颜死了,自己也不见得会如何开心。

                “所以你要站出来反对我?”祖师说道。

                卓如岁没有思考太多长时间,说道:“是的?!?br />
                祖师说道:“我让你在这里读了一年时间的书,就是希望能够让你的眼光能高些,开阔些,不想最终还是这般执拗?!?br />
                卓如岁认真说道:“修道本是逆天事,大道之前谁不执拗?”

                这话说的没有错,青山祖师就是这个宇宙里最执拗的人。为了神明的遗志,为了人类的命运,为了奉行自己的道,他不惜做了这么多事。不然他完全可以继续在这颗星球上挖挖墓、看看书,做着星河联盟的精神领袖,何其愉快。

                卓如岁没有再说什么,向沙滩那边走了七步,然后转身唤出剑来。

                飞剑是灰色的,看着极其普通,就像片枯叶,若是落在沙地里,只怕很难找出来。

                换作在朝天大陆或者青天鉴里的时候,他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偷袭,但知道在祖师的面前,偷袭这种事情没有任何意义。

                “吞舟剑?”祖师问道。

                卓如岁说道:“嗯,这些年里断过几次,无法再提升品阶?!?br />
                祖师说道:“何时断的?”

                卓如岁说道:“三百年前一次,二百年前一次,一百年一次,皆为弗思剑所断?!?br />
                祖师说道:“为何还留着?”

                卓如岁的剑道天赋不在赵柳之下,做了几百年青山掌门,更是有整个朝天大陆奉养,他的境界必然早就已经攀致剑道巅峰,根本不需要这样一把剑。

                “剑随人起,这是您在剑典里留给我们的道理?!?br />
                卓如岁说道:“有件事情您肯定不是很清楚,赵腊月一开始就安排我来盯着您或者别的师长,除了因为我容易取信于你们,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比他们都更会杀人?!?br />
                赵腊月是不惮于杀人,柳十岁是敢于杀人,但要说到真正会杀人……还得是他。

                祖师转动轮椅,望向他说道:“可惜了,我现在不能完全算作人?!?br />
                听到这句话,想着这一年多时间的相处,卓如岁神情微变。

                海浪缓缓拍打着沙滩,又涨了一些,淹没了轮椅的下沿。

                他与祖师之前仿佛多出了一条河。

                吞舟?;郝卮铀砬袄肟?,向着祖师飞去,剑身微微颤动。

                飞??此苹郝?,实则迅疾如雷,之所以画面如此,那是因为这条河忽然变得浩荡无垠起来。

                海风徐来,至了河边,去了对岸,落在了卓如岁的身上。

                他的衣衫上出现了数道裂口。

                黑发落了数茎。

                尾指无声而断。

                膝上也出现了深刻见骨的剑洞。

                血从那些伤口里涌了出来,遇着空气便开始燃烧,变成淡金色的火苗。

                他举起双手,用两根食指掩住眉毛,望向身体下方涌来的火焰,眼里没有任何吃惊与痛苦,只是好奇。

                之所以要用手指掩住眉毛,自然不是因为燃眉之急那句旧话,所以怕眉毛点燃了。

                是因为与童颜相比,他的这对剑眉乃是骄傲,自然要护得周全。

                没有吃惊与痛苦,是因为他清楚祖师的剑道境界肯定远在自己之上,只是有些好奇对方用的究竟是什么剑。

                从海上来的微风、拍打着沙滩、像是条横河的海水、那些泛着银色的沙粒,都是剑。

                这当然就是青山剑道的巅峰——万物一剑,却与卓如岁了解的万物一剑有些不同。

                他很快便想了起来,这是很多年前曾经在大原城看到的万物一剑。

                ……

                ……

                卓如岁看着自己身体里淌出的野火,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吞舟?;乖诤用嫔匣郝笄康叵蚯胺尚?。

                他看都没有看一眼自己的剑,也不在意。

                不管大河再宽、看似无垠,但只要往前飞,总有一刻会飞到彼岸。

                在出剑之前,他便已经做好了准备。

                彭郎没有用万物一剑对付自家的祖师。

                他也不会用万物一剑,因为知道肯定不如祖师用的好。

                他用的也不是承天?;蛘弑鸬娜魏谓7?。

                他只是在飞剑。

                所有的剑意精神、气魄执念都在这道剑上,都在飞这个字上。

                就算下一刻他被祖师用万物一剑斩成尘埃,那?;够峒绦蚯胺?,直至飞抵对岸,来到轮椅中的老人身前。

                青山祖师堪比神明,唯一的弱点就是他这具苍老的、快要腐朽的身躯,这是卓如岁观察了一年多时间的结论。

                所以他最终选择了这个方法。

                你让万物为剑。

                我视满天剑意为河,以剑为舟渡之。

                河里水势再如何水,也很难将其间行走的木船打翻,甚至反而会让它走的更快。

                灰色的飞剑在河面缓慢的飞行,不停颤动,真的就像一艘小舟,随时可能被浪头吞噬。

                但就在距离轮椅还有三步的地方,那艘小舟忽然停了下来。

                不是被河里的巨浪掀翻,而是直接从天空里落下,落在了忽然干涸的河床里。

                啪的一声轻响,那艘小舟摔成数截残骸,接着变成碎片。

                为何会如此?

                因为正在上涨的海面忽然下降,向着远方退去。

                那条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河自然消失了。

                潮涨潮落自有规律,只与海面上悬着的那轮血月有关。

                正在涨潮,为何会忽然退潮?

                天地不应如此!

                难道祖师居然能够改变天地法则?

                最后的一道浪花,落在已经变成数十截的吞舟剑上,缓缓将其卷入海里。

                ……

                ……

                卓如岁沉默了会儿,抬起头来望向对面,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

                他的伤很重,不在尾指与膝盖,而是深入仙躯的那些剑痕。

                祖师没有杀他。

                他还有很多极其厉害的剑法没有用——这些年的青山掌门不是白当的。

                但没有意义。

                麦田没有意义,堤岸没有意义,行舟没有意义,承天剑没有意义,鬼剑道没有意义。

                最厉害的剑道可以斩天裂地,天地也不会因之而动容,因为你始终在天地之间。

                卓如岁真诚说道:“祖师面前用剑,就像前些天在书里看的那几个词一样,确实可笑?!?br />
                那些古籍里的词是班门弄斧、关公门前耍大刀,夫子门前卖书。

                他与祖师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祖师说道:“你的剑很好,我只不过多活了这些年,想的更多些罢了?!?br />
                卓如岁懂得。

                那年在大原城看到的万物一剑便是这种。

                天地间存在的万物都是他的剑,这里说的不是花草树木、石头菜刀之类的具体事物,而是一个整体。

                想,是自我意识与世界的相互作用。

                祖师的神识散布在太阳系里,形成了这座宏伟的青山剑阵。

                也就意味着整个太阳系都是他的剑。

                没有人能在这里击败他。

                祖师望向沙滩远处。

                前些天,卓如岁陪他钓鱼的时候,似乎有些无聊,用海水混着沙子在那里堆了一座塔。

                祖师视线落处,那座沙塔无声垮塌,变成一个沙堆,看着像是一座坟。

                “佛家喜欢用这种画面说无常?!?br />
                祖师收回视线看着他说道:“你却忘了沙做的事物风一吹便会化为乌有?!?br />
                卓如岁收起掩眉的手指,把伤口里流出的野火碾息,说道:“假作真时真亦假?!?br />
                远处的椰林里响起一些轻微的簌簌声还有猴子着急的尖叫声。

                祖师说道:“大阵启动以来,你一共布置了十七座沙塔与石塔,现在都没有了?!?br />
                椰林深处幽暗的地方,散布着一些沙堆与乱石堆,甚至崖上某个避风处也有堆石头,只是数量要少一些。

                那些都是沙塔与石塔崩塌后的痕迹。

                这些沙塔与石塔也是卓如岁做的,猴子们帮了很多忙。

                他是青山宗掌门,自然知道如何驱使猴群。

                海边的那座沙塔原来是个障眼法,只可惜这又如何能瞒得过祖师。

                祖师心意一动,所有的塔便都毁了,一个都不剩,他还能如何把那些信息告诉那些人?

                “飞升之前我去了趟果成寺,准备把那座石塔带走,因为我觉得它是我的道心之锚,只是怕打扰老神皇的安眠才作罢?!?br />
                卓如岁说道:“说到剑道这种事情我当然远不及您,但要说到塔这种东西,我真的比您熟?!?br />
                塔,是人类文明童年时代最早出现的高层建筑。

                站在塔上可以望远,可以把喊声、电波传的更远,所以才会有瞭望塔、电视塔之类的存在。

                那些石塔与沙塔就是他用来向太阳系里那些人喊话的手段,只不过做了一些调整。

                “假作真时真亦假?!弊咳缢暝俅嗡党稣饩浠?。

                祖师明白了,视线落在远方的椰林里。

                那些崩落的沙塔与石塔激起了一些烟尘,烟尘由细沙与石粉组成,被海风带动,向着四面八方飘去。

                随着祖师的视线落下,很多细沙如雨般落下,织成极梦幻的帘子。

                但还是有些沙粒飘到去了别的地方,也许下一刻便会飘出大气层,进入太空里。

                这就是卓如岁的方法。

                那些沙塔不是传播信息的工具,而是信息本身。

                当它们垮塌的时候,那些信息便会散于天地之间。

                ……

                ……

                天与地越来越来近。

                被冻凝的天空里有着无数朵美丽而且巨大的雪花,而且每朵都不一样,有着极其复杂又规则的美感。

                无数道剑光把那些雪花照的非常亮,仿佛就在眼前,事实上就在眼前。

                天空离崖边只有数尺距离,过不了多久便会落下。

                那台机器人已经无法坐直,不然上半身便会被切掉,只得向后靠去,用机械臂抵着地面做支撑。

                就像一个人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在如此危险的时刻,这样的姿态在懒散里自然有种大无畏的气概,很是帅气。

                机器人里传出沈云埋真情实感的感慨。

                “我好潇洒啊……”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