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球体育-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滚球体育-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滚球体育-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小雄的故事 第040章 二姐被迷奸

            作者:不详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16-01-11 16:11:17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我在东南亚的日子 一念之间 说服灵魂 重生之大浪淘沙 都市玉皇令 我不是一只猫 紫诏天音 英雄联盟之巅峰十年 

                校长陈义从窗口看见美菱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rg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棉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短襟夹克,外罩灰色风衣。下丰满坚挺的rǔ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修长匀称的双腿穿丝袜,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

                “校长,您找我?”

                “啊,李美菱,你来了?!?br />
                陈义让美菱坐在沙发上,一边说:“省里开了一个新教材培训班,咱学校语文组给了一个名额,我推荐让你去?!?br />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别人会不会……”

                美菱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br />
                陈义的眼睛几乎快钻到美菱衣服里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里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br />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br />
                “我家在这里?!?br />
                陈义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白洁。

                第二天上午,陈义开门一看见美菱,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

                美菱把总结递给陈义,陈义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美菱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br />
                走了这一段路,美菱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美菱没注意到陈义脸上有一丝怪异,美菱又喝了几口陈义又端来的咖啡,和陈义说了几句话,突然觉着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

                美菱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陈义过去叫了几声:“美菱,李老师!”

                一看美菱没声,大胆地用手在美菱丰满的rǔ房上捏了一下。美菱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陈义在刚才给美菱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美菱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陈义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美菱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美菱身上,揭开美菱的马夹,把美菱的肩带往两边一拉,美菱丰满坚挺的rǔ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rǔ罩,陈义迫不及待地把美菱的rǔ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rǔ房就完全地显露在陈义面前,粉红粉红的小rǔ头在ōng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rǔ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陈义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rǔ房,柔软而又有弹性,陈义含住美菱的rǔ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美菱裙子下,在美菱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美菱yīn部,在美菱yīn部用手搓弄着。

                睡梦中的美菱轻轻地扭动着,陈义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yīnjīng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

                陈义把美菱的裙子撩起来,美菱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yīn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yīn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陈义把美菱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美菱一双柔美的长腿,美菱乌黑柔软的yīn毛顺伏地覆在yīn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yīn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陈义的手抚过柔软的yīn毛,摸到了美菱嫩嫩的yīn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陈义把美菱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yīnjīng顶到了美菱柔软的yīn唇上,“美人,我来了!”

                一挺,“滋……”

                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美菱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

                陈义只感觉yīnjīng被美菱的yīn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陈义来回动了几下,才把yīnjīng连根插入。美菱秀眉微微皱起,“嗯……”

                浑身抖了一下。

                美菱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陈义的肩头,右腿在ōng前蜷曲着,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ōng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rǔ房在ōng前颤动着。

                随着陈义yīnjīng向外一拔,粉红的yīn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yīnjīng在美菱的yīn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美菱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陈义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yīnjīng,迅速插到美菱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rǔ白色的jīng液从美菱的嘴角流出来。

                陈义恋恋不舍地从美菱嘴里拔出已经软了的yīnjīng,喘着粗气坐了一会儿,从里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美菱摆了好几个yín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

                陈义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美菱身边,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ōng罩,美菱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rǔ房在ōng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

                陈义光着身子躺在美菱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美菱全身,很快yīnjīng又硬了。

                陈义把手伸到美菱yīn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美菱身上,双手托在美菱腿弯,让美菱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yīn部向上突起着。纷红的yīn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陈义坚硬的yīnjīng顶在美菱yīn唇中间,“唧……”

                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美菱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陈义也知道美菱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美菱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肩头扛着美菱一只小脚,粗大的yīnjīng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美菱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是美菱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

                美菱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美菱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着,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陈义yín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着这个无耻男人的肮脏东西。

                “啊……”

                美菱尖叫一声,一下从陈义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她觉得嘴里黏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黏着什么,用手一擦,全是黏糊糊的白色的东西,美菱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陈义过去拍了拍美菱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br />
                美菱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

                泪花在美菱眼睛里转动着?!案嫖??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

                陈义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

                美菱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陈义,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br />
                陈义拿出两张照片让美菱看。

                美菱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yīnjīng,嘴角流下一股rǔ白色的jīng液。

                “不……”

                美菱去抢照片,陈义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br />
                一边把美菱压到了身下,嘴在美菱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

                美菱用手推陈义,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陈义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rǔ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rǔ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美菱rǔ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美菱全身,美菱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rǔ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

                美菱手无力地晃动着。

                陈义一边吮吸着rǔ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rǔ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yīn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yīn唇上,两片yīn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陈义手分开yīn唇,按在娇嫩的yīn蒂上搓弄着。

                “哎呀……不要……啊……”

                美菱次受到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陈义的yīnjīng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美菱一只裹着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yīnjīng毫不客气地插进了美菱的yīn道。

                “啊……哎呀……”

                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美菱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学校的要粗长很多。

                美菱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肮具蟆具蟆?br />
                美菱的下身水很多,yīn道又很紧,陈义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yín水声音。

                陈义的yīnjīng几乎每下都插到了美菱yīn道最深处,每一插,美菱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陈义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美菱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陈义肩头,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陈义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陈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yīnjīng拉到yīn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陈义的yīn囊打在美菱的屁股上,“啪啪&qt;直响。

                美菱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

                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陈义只感觉到美菱yīn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gī头含住一样,一股股yín水随着yīnjīng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

                美菱一对丰满的rǔ房像浪一样在ōng前涌动,粉红的小rǔ头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高氵朝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美菱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yīnjīng用力、用力、用力干着自己。

                陈义又快速干了几下,把美菱腿放下,yīnjīng拔了出来,美菱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别拔出来?!?br />
                “骚Bī,过不过瘾?趴下?!?br />
                陈义拍了一下美菱的屁股。

                美菱顺从地跪趴在床上,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美菱圆润的屁股,中间两瓣湿漉漉的yīn唇。陈义把美菱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美菱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菱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

                陈义手伸到美菱身下,握住美菱的rǔ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美菱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

                终于陈义在美菱又到了一次高氵朝,在美菱yīn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jīng液射到了美菱身体里。

                美菱浑身不停地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一股rǔ白色的jīng液从美菱微肿起的yīn唇间缓缓流出。

                “肏你妈的,你下药迷奸我啊,你等着?!?br />
                美菱临走的时候狠狠的说。

                美菱回到家中钻进自己的卫生间好一阵冲洗,晚上,美菱把这件事告诉了家人。家人勃然大怒,美娟说:“禽兽,我去抓他?!?br />
                “证据不足??!”

                颖莉说,“别冲动,坐下来好好商量?!?br />
                “二姐,你说吧,想让他咋个死法?”

                小雄面沉如水。

                “我想了一个下午,让他去坐牢是便宜他了,他老婆叫徐美红,在铁路上班,他还有个儿子陈强在税务局,儿媳妇雷娟是我们学校计算机室管理员,女儿陈晓红在工商银行上班。我要他们家的女人都被人玩?!?br />
                “没问题,这事交给我”小雄说。

                颖莉担心的说:“你有什么办法?”

                “呵呵!妈妈,姐姐,放心,我会把这事做的滴水不漏,不过,妈妈,需要钱?!?br />
                “钱不是问题,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br />
                大姐说:“小雄,只要没有确凿证据和你有关,剩下的麻烦大姐给你摆平?!?/div>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girlgames91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滚球体育-官网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sub id="nvd5t"></sub>
            <sub id="nvd5t"></sub>
            <address id="nvd5t"></address>
            <address id="nvd5t"></address>

                    <sub id="nvd5t"></sub>
                      <thead id="nvd5t"></thead>

                      <form id="nvd5t"></form>